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宫妃记最新章节!

    第五十二章

    孙孺人笑看着楚王世子,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殿下可真会夺人所好,妾身就这么一个可心的丫头,殿下还非要从妾身这里要了去。”说着又转头对楚王道:“月奴这丫头,当初妾身一看就很喜欢,要不然也不会不顾王妃不高兴,也从她手上夺了来。妾身现在有孕,侍奉王爷精力有所不济,时常惶恐会怠慢了王爷。妾身原本打算着将月奴□□一段时间,然后让她代我侍奉王爷的。”说着叹口气,又道:“妾身没想到,世子殿下也会看中月奴。”说完脸上又是一副为难的神情,仿佛是不知道该不该成全楚王世子。

    楚王心里一动,他倒是不知道孙孺人还有这样的心思的。他来揽芳院的时候,孙孺人并不让月奴往他跟前凑,他还以为她忌讳月奴呢。

    楚王抬眼看了一眼南玉,跟牡丹一样娇艳的一张脸,此时娇娇柔柔的垂着头,露出脖颈上雪白的一片肌肤,令人看着便忍不住心动。真要将这么一个美人儿给了儿子,他还真有些舍不得。

    他轻轻摩挲着拇指上的一个扳指,面上一阵犹豫。而楚王世子看着,则有些后悔刚才说出的话了,他没想到父王也看中了那丫头。早知道,他绝对不会说出要人的话来。他虽是父王唯一的儿子,但毕竟还不是楚王,父子为了一个女人生隙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事情,女人再好,也比不过前程。

    楚王世子别有意味的看了一眼孙孺人,他上次就跟她讨要过月奴,那次她可没说月奴是父王看上的人,如今这状况,他不得不怀疑孙孺人是不是故意在父王坑他一把,特别是在她也怀有身孕的情况下,是不是现在心就开始大了。

    孙孺人没有说话,面上表现得云淡风轻,好似等着楚王作决定一样,但心却是整颗都吊了起来。

    楚王犹豫了一会,最终放开手上的扳指,道:“罢了,难得你喜欢一个丫头,那就让月奴去服侍你吧。”他心虽有不舍,但左不过一个丫头罢了,而这却是自己唯一的儿子,何况父子争一女,也实在不像话。

    孙孺人娇嗔了楚王一眼,道:“王爷也真是的,月奴可是妾身的丫头,哪有不问妾身一声,就定了月奴的去处的。”说着作伤心状,道:“可见在王爷心里,世子殿下跟你才是一家人呢,王爷根本没将妾身放在心里。”

    楚王拍了拍她的手,道:“好了,镐儿毕竟是小辈,你就大方一点让着他些,将月奴给了他,我赔两个丫头给你。”

    孙孺人正还想说什么,而这时候,南玉却跪了下来,眼含泪水声带哭腔道:“王爷,孺人,婢子不愿意去世子殿下院里,婢子不敢对世子殿下有非分之想,孺人对婢子恩重如山,婢子只愿意一辈子伺候孺人,伺候王爷,以报答孺人的恩情。若是孺人不让婢子伺候,婢子也没了活下去的信念,婢子还不如趁早了解了自己的性命,免得浪费了王府的粮食。”说完从脑袋上拔出了簪子,装作往胸口刺去。

    孙孺人非常及时的抓住她的手阻止了她,道:“你看你这丫头,怎么动不动就说死啊死的,性子怎么这么烈呢。”说着又转头望向楚王,为难道:“王爷,您看。”

    楚王颇觉得她有些不识抬举,只是抬头望向南玉时,美人梨花带雨,正楚楚的望着他,眼里带着丝丝情意,仿佛又千言万语。

    楚王顿时觉得,她不愿意去伺候镐儿,难道是因为喜欢的是他。不得不说,好色的人大多也都是自恋的。楚王顿时一扫刚才的不快,看南玉反而怜惜起来,原本打算将她送给儿子的事也变得没这么坚定了。

    恰好这时孙孺人道:“王爷,妾身看不如先让月奴在妾身的院子多住一阵子,等妾身劝住了她,再好好教一教她规矩,然后再让她去伺候世子殿下。”于是楚王马上就着她的话道:“那就按你说的办吧,等过阵子再让她去镐儿的院子。”说着又转头望向楚王世子,道:“姑娘家,总要等她心甘情愿的伺候你才好。”

    楚王世子有些不自在的笑道:“父王说的是。”说完又转头看着南玉,脸上敛了笑意。

    南玉刚才的拒绝让他觉得扫了面子,让他心里颇为不快。难怪她每次都不待见她,原来是捡了更高的高枝。

    等楚王和楚王世子都离开了之后,孙孺人看着南玉,眼神含着深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南玉被她看得不自在,咧着嘴对她笑了两下,但见到孙孺人用凌厉的眼神瞪着她后,又马上将嘴巴合上。

    她还以为孙孺人会惩罚她的了,毕竟她上次说过了,若是再发生王爷啊世子的来讨要她的事,她就将她丢到池子里去喂鳄鱼的。但没想到孙孺人最后只是叹了一口气,然后道:“算了,你以后少出门,躲着世子和王爷一些。”

    说着又喃喃道:“如今也只能应付得了一时,万一真让楚王的手伸到了她身上,主上怕会要了我的命,我真是天生命苦。”接着叹口气,又继续喃喃道:“所幸主上应该快来了,若不然我就只能让这尊佛装死,然后送出王府去了。”

    她说得太小声,南玉没听清她在说什么,于是问道:“孺人,您在说什么?”

    孙孺人摇了摇头,道:“没什么。”说着又问道:“今天是腊月二十了吧?快过年了。”

    最迟,最迟明年开了春之后,洛京就该有消息传来了。

    而同一时间,在揽芳院外面,楚王世子追上楚王,对楚王解释道:“父王,今天的事,儿子……”他说着顿了顿,又继续道:“儿子并不知道月奴是孙孺人给您准备的丫头。”

    楚王停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