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神棍的忠犬养成史最新章节!

    怀揣着李大人夫人想怎样便怎样的承诺,第二天天光微亮,宋三才便欢欢喜喜的梳妆打扮,逗弄了一下两个女儿,待到时辰差不多了,便踏上了前往谢家的马车。

    谢家早有人在门口候着,一下马车便见到有一位穿着华丽的贵妇人站在门口翘首以盼——却不是谢家当家谢庭之的夫人,而是谢夫人身边信重的媳妇子。

    府间传言不是说谢庭之与李昭情同手足吗?而且以她当年的印象,两人确实好得无话不谈。然而这样私交甚好的两人,如今李昭的地位反而隐隐高上一筹,若谢家真的有意与李昭走动的话,站在这里的完全应该是谢夫人。哪怕不是谢夫人,也应当是她的妯娌之流来才是。——而如今这样的处理方式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这些念头飞快的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宋三才的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受了那媳妇子一礼后便跟随她向内行去,倒是身旁的秋兰有些微微变了颜色。

    谢府的宅院很大,毕竟那么大一家子人,想想也不可能挤在一个不慎宽敞的房子里。如今东都的情况算不得顶好,因此院子里没有什么珍奇之物作为点缀,一派朴素之风。

    行到正厅,宋三才总算遇见了那位传说中的谢夫人。

    当年他们还在西京之时,翰林清贵的状元郎赐婚郡主,十里红妆,还有名动京城的第一美人裴珮珮献舞,一时无双。当时作为吃瓜群众的宋三才站在人群中看了好久的热闹,不过这位郡主的真颜自然是看不见的。

    如今倒是亲眼见着了。

    谢夫人不算是顶尖美人,但眉眼都是细细的,第一眼看上去就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感觉。嘴唇的颜色有些偏深,因此年纪轻轻的倒显得十分老成,也有几分威严,让人不敢因为她年轻而轻易的小瞧了去。

    她一见着宋三才便万分热情的迎了上来,握住她的手热情的说道:“宋姐姐来得真早,长宁都还没有准备好呢,连发髻都还没来得及盘上,请姐姐原谅未能亲自相迎。”

    长宁郡主这话说得也极其有意思,并没有以夫姓来称呼宋三才,直接叫了她原本的姓氏以显亲密,却没有告知宋三才自己的闺名,而是以封号代替,又隐隐透露着一丝疏离。

    宋三才瞅见她并没有盘着时下妇人在正式场合十分流行的假发髻,嘴角勾起,反握住她的手,微微一笑:“哪里,郡主客气了。夫君在妾身来之前就交代过,他与谢大人恰如伯牙子期,不必在意太多繁文缛节。”

    这话虽然说的是不在意,但却直接将长宁郡主有些失礼的事实拍板定钉了。

    长宁郡主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想不到这位李夫人居然如此不好惹,这与她此前听说的宋三才粗暴形象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但到底是公侯之家出来的贵女,从小深谙此道的长宁郡主抿了抿唇,亲自引着宋三才入了座,也不再提之前的话题,却是捧着茶盏说道:“姐姐初来东都,想必对于京中的贵妇人们都不太了解,也巧,今儿长宁还邀请了几家有身份的夫人,不如姐姐也一起入席,长宁为姐姐引荐一番。”

    到底是老派的贵女,无论李昭现在的地位与荣宠有多高,她们依然觉得自己这般行事是抬举了宋三才。

    用现代的角度来说,长宁郡主的话翻译过来便是:我晓得你是个暴发户,不过没关系我不嫌弃你一起吃顿饭,给你介绍一下我们上流社会的人。

    宋三才不喜交际,但人又不傻,自然看出长宁郡主行为的种种矛盾之处。如今看来,这谢家并没有因为谢庭之的得势而水涨船高,相反却有些奇怪,至于具体哪里奇怪以及原因,宋三才就不太明白了。

    长宁郡主没有盘厚重的假发髻,想来今日来的都是与她或谢家相熟之人,宋三才倒也想看看这是唱的哪一出,于是顺口应承了下来。果然复又听长宁郡主含笑道:“也没什么外道人家,都是夫君从前在翰林院的同僚夫人们罢了,姐姐不必拘谨,只需跟着长宁便好了。”

    主人家的语调显露无疑。

    可如今李昭的地位比谢庭之要高上不少,即使她长宁郡主的地位贵重,却也不该与宋三才这般随意吩咐来说话,明显来者不善。

    宋三才咧了咧嘴,心里的那点忍耐彻底没了——她一向都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而如今向来谨慎的李昭都发话了,在妇人的交际上她想怎样就怎样,既然不会因此惹来杀身之祸,宋三才可不是会委屈了自己的人。

    于是她不客气的将背靠在了椅子上,冲长宁郡主微微抬了抬下巴,翘起嘴角:“哦?那还真是麻烦郡主了。”

    长宁郡主听出了她语气中的不耐与火气,微微睁大了眼睛,似乎有些吃惊,然而情势已由不得她再作改变了——

    “郡主,几位翰林夫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