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星门最新章节!

    天色已暗。

    张远的家不在启明小区,而是在小区外的一条老街上。

    小时候,李皓很喜欢去老街玩耍。

    不过随着银城发展,老街拆迁了一部分,商贩纷纷离去,老街渐渐荒废了下来,如今已经是人烟罕至,很少有人再来老街这边了。

    就连住户,大部分也都搬走了,比启明小区还要死寂。

    寂静的街道上,两侧有些老房子还有一些零星的灯火,显得有些诡异。

    若是时间允许,李皓应该慢慢等待,每天喝一点泡剑水,慢慢强大自己,再去想其他的事。

    可是,时间并不允许李皓这么做。

    每拖一天,对李皓而言,危险更大一分。

    虽然他可能会更厉害一些,然而,泡剑水也只是让他体力更充沛一些,并不足以让李皓现在有对付红影的力量。

    来张远家,李皓就一个目的,他想看看那把石刀还在不在。

    石刀若是还在,对李皓而言,也许是个不错的好消息。

    若是找不到,那就可能被红影和其背后的势力取走了,这也意味着,李皓的剑,有可能暴露了,甚至有人在打他这把剑的主意。

    黑豹无声无息地跟着李皓,黑暗中,黑色的小狗,显得极其不起眼。

    轻微的脚步声,在街道上缓缓传荡。

    李皓面色如常,前面一间老屋,门上贴着封条,那就是张远的家了。

    此刻,他已经可以看到了。

    没看到任何人,黑豹也没示警。

    不过,李皓也不会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黑豹身上。

    当他距离张远家大门不到百米的时候,李皓取出了通讯器,拨通了一个号码。

    黑暗中,通讯器散发出淡淡的光芒,照亮了李皓的脸庞。

    “嘟嘟嘟……”

    片刻后,对面响起了中气十足的人声:“大晚上的,你是不是想通了,在巡检司混不下去了,想回来?”

    嗓门很大!

    通过通讯器的扩音,在黑暗的街道上传荡。

    原本还有些恐惧的李皓,此刻忽然安心了许多,声音带着恭敬,轻声道;“老师,暂时还没那个想法。”

    “那你打个屁的通讯!”

    通讯的另一方,传来了有些恼怒的声音。

    “老师,张远自焚的案子,我这一年一直在追查,我已经查出了一点不同,张远……也许不是意外身亡!”

    “嗯?”

    黑暗中,李皓面色平静,隐约间却是带着一些狰狞,“我查了一下,这些年银城自焚的不止张远一人,而是好几人,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关联,却是隐约有些关系,具体的线索我还没查到。”

    那边,忽然安静了下来。

    李皓此刻已经走到了张远老屋门前,看着那有些破碎的封条,轻声道:“我现在就在张远老家,我想查查看,有没有别的线索,证明张远是被谋杀,而非意外。”

    “李皓!”

    通讯那边,传来了老人的沉重喝声:“张远的事,我也知道,按照你的说法,如果是谋杀,那你不要贸然前往,小心发生意外!”

    说罢,又大声喝道:“你在那边稍等片刻,我和巡检司还有古院这边打声招呼,你要是需要帮助,马上会有人过来!”

    这一刻,对面的袁硕,好像明白了什么。

    不需要李皓多说。

    当李皓打了这个通讯,告诉他发现了张远不是意外,而是可能死于谋杀,而且本人就在张远老屋那边,袁硕瞬间懂了李皓的意思。

    可能有危险!

    李皓,此刻需要一些足够震慑的力量,震慑一些暗中可能存在的危机。

    不需要袁硕做什么,说什么。

    只需要让袁硕知道,他李皓现在人在这,正在追查张远的案子,这就足够了。

    一位银城古院的大佬级人物,只要他在关注,那就足够了。

    任何人都不敢轻易动弹。

    否则,死一个李皓,也许会引出这位古院老人的愤怒,导致更麻烦的事情发生。

    外界传闻,李皓和袁硕之前闹翻了。

    事实证明,并没有。

    在这个夜晚,袁硕的声音,在空寂的街道上传荡的很远,若是真有人一直关注这边,一定可以听到袁硕的话。

    古院和巡检司,可能会来人。

    ……

    就在李皓通话的瞬间,一直不声不响的黑豹,忽然咬了一下李皓的裤腿。

    李皓没发现任何异常。

    然而,黑豹毕竟比他更敏锐,可能感受到了什么,或者袁硕的话,让一些人暴露了点动静出来,引起了黑豹的关注。

    真的有人在盯着这边。

    李皓心中微动,这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有人盯着,代表张远家的石刀,可能真的没被拿走。

    通讯中,袁硕还在继续说着什么。

    李皓却是很快笑道:“老师,没那么严重,我给你致电,只是想简单说说这事,关键不是这个,而是我接下了古院外出考察的保护任务,过些天,我可能会保护老师一起外出考察。”

    “你?”

    那边的袁硕,好像有些意外,很快笑声爽朗道:“也好,那我等你!刚好这次考察任务有些复杂,你跟了我两年,学了不少,却是没有实践过!李皓,这次当成你的实践课如何?你要是表现的好,我可以考虑给你个编外学员的身份,古院的规矩虽然多,可只要你这次考察立功,我照样可以给你毕业!”

    “你要知道,能拿到毕业证,你就算还要留在巡检司,一个毕业证,能让你升两级!成为一级巡检,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比你现在有前途多了!”

    李皓露出了笑容,“老师,回头见面了再说吧。我先进屋看看,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等查清楚了张远的案子,抓到了凶手,不用老师说,我也会想办法重回古院。”

    “也行!”

    袁硕再次叮嘱:“有事随时联系我,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巡检司和古院解决不了,你老师面子还有几分,真到了必要关头,你小子只要以后给我争口气,我豁出去,有些高人也不是请不来!”

    此话一出,李皓心中忽然有些震动和无言的感动。

    他知道袁老师的意思。

    真到了需要的时候,他所谓的高人,恐怕就是巡夜人了。

    以前,李皓从未和老师多说什么。

    他担心将麻烦扩大,影响到老师。

    可是,以老师的智慧,当听到李皓说,张远的自焚也许不是意外,恐怕也会第一时间想到也许是超能因素干扰。

    这才说出了找高人的话。

    然而哪怕袁老身份不低,可巡夜人也不是说请就请的,李皓的事不是公事,而是私事,这可能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知道了,谢谢老师!”

    李皓挂断了通讯,随手撕碎了封条,打开了尘封一年的古屋大门。

    ……

    当李皓带着黑豹进入了古屋。

    寂静的街道外,久久无声。

    黑暗中,一双有些幽蓝光芒的眼睛,若隐若现。

    夜色下,一道黑色身影仿佛本就是夜的一份子,从上到下,都是黑色,唯独那双幽蓝的眼睛有些渗人,脸上戴着一副厉鬼般的面具,遮掩了相貌,不知男女。

    “李皓,张远的同学,死党,银城古院二级学员,去年张远死后退学加入巡检司,一直追查张远自焚事件。今日向巡检司机要室室长王杰汇报,串联六宗自焚案,欲并案处理。”

    关于李皓的信息,瞬间在黑影脑海中闪现。

    李皓去年退学,加入巡检司,其实已经进入眼线。

    何况,好像不止如此,李皓可能还是一位关键人物,只是此事不是黑影管辖范围,暂且不知,只是有人叮嘱,李皓这边,不可轻动,留下有用。

    黑影心中想着,的确不可轻动。

    刚刚李皓是在和他的老师袁硕通话吗?

    袁硕,银城古院顶级元老,古文明探索系主任,和巡夜人有合作,是整个银城少数几位可以和巡夜人直接搭上话的大佬级人物。

    “不用别人说,李皓也不能动……”

    黑影悄悄靠近了张家古屋,他想知道,李皓进去是为了什么?

    线索?

    张远自焚,死在了古院,家中能有什么线索?

    还是为了寻找东西?

    至于寻找什么,黑影不知道,但是他的任务就是盯住每一个进入甚至靠近张家老屋的人。

    ……

    “呜呜!”

    低微的鸣叫声从黑豹喉咙中传出,它咬着李皓的裤脚,有些焦躁。

    好像在诉说什么。

    李皓不动声色,心中却是警惕。

    有人靠近吗?

    自己和老师的通话,难道还不足以打消一些人的念头?

    没有多说,轻轻摸了摸黑豹的脑袋,安抚了一阵,李皓这才看向荒废的张家老宅。

    这是一座不大的小院子。

    正前方,是主屋。

    两侧,一边是张远的次卧,一边是厨房,这地方李皓很熟悉,小时候经常来,哪怕长大了,李皓父母过世之前,家中不大,不适合玩耍,李皓也会经常过来。

    这一次,李皓的主要目标是张家的石刀。

    他扫了一眼,这古屋看似没人进入,不过一定有人来过,不说其他,有些东西的摆放位置,看起来没什么异常,可对李皓而言,却是清晰地知道,都被动过。

    张远家,除了张远,大概就李皓最为熟悉了。

    院落中,连那棵老树都被动过手脚,可能曾被人连根挖起,之后再重新栽种回去的。

    “石刀若是还在张家,一定不在主屋、次卧,百分百的!”

    李皓没少来,自然知道情况,要是在这两处地方,他早就看到了,不会不记得,他没少在张家翻箱倒柜,他那时候把这当自己家,从来不见外。

    “我最后一次看到石刀,就是张叔叔打小远那次,我记得张叔随意丢到了地上,就是不知道后来有没有捡起来。”

    李皓回想着过去,他隐约记得,张远那时候好像也是不知道从哪个旮旯翻出来的石刀。

    张远的父亲,恐怕都不记得自己之前丢哪了,结果被孩子翻了出来,也就借机揍了张远一顿,至于什么祖传物件,恐怕张父都没当回事。

    一块破石头罢了!

    什么祖传物件?

    就算是,也不值钱,要那玩意干嘛,张远不翻出来,张父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想起家里还有一块石头传承下来。

    沿着记忆中不清晰的方位,李皓慢慢踱步,朝院子角落一处走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