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星门最新章节!

  刘隆没说什么,也没在意李皓是不是装的,而是沉声道:“你第一次实战?”

    “是啊!”

    李皓小鸡吃米般地点头,喘息道:“实战太可怕了,我以前就是武术爱好者,虽然学了五禽术,可我都是为了锻炼身体,没想到实战起来,会这么凶险!”

    武术爱好者……第一次实战!

    刘隆眼神有些古怪:“那你下手的时候,就没有任何迟疑,没有任何犹豫?”

    李皓那下手的果决,不像是第一次实战!

    太过铁血了!

    这是老武师才能具备的品质,而且还是那种经历过生死的老武师,才会做出来的选择,不需要犹豫,先击倒对手!

    “迟疑?”

    李皓想了想,这次摇头了,他真没有。

    他解释道;“因为我知道他们是敌人,所以不会同情他们!而且,我老师教我练武的时候就说过,哪天真的和人动手了,不管其他,先放倒了再说!越是厉害的对手,越是要下狠手!不然,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好吧!

    刘隆没想到,李皓还真听话。

    袁硕这么说,那是因为他交手的对象,都是强者,都是生死必杀的对头。

    李皓倒好……

    当然,现在看来,也许是好事。

    这个被他当成菜鸡的小家伙,第一次实战的结果,出乎预料的好。

    一位斩十境,一位接近斩十的武师,两人联手,结果被李皓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直接三分钟结束了战斗,两人重伤垂死,而李皓……拳头破了!

    是的,下手太狠,刚刚好像一拳打到了周贺露出来的骨茬上,被骨头戳破了拳头上的皮,现在有些流血。

    除此之外……好像没有其他了!

    这是一位初入斩十境的新人制造出来的战果!

    刘隆可以说,他见过的武师,几乎没人做到这一点,哪怕他,第一次进入斩十境的时候,也做不到这一点,他第一次实战,对手也是一位斩十境,结果差点没被敌人打死!

    不是他打死对手,是人家差点把他打死了。

    “兄弟,你厉害!”

    陈坚竖起了大拇指!

    真的佩服!

    这家伙,看起来瘦弱,文质彬彬的,有时候被柳艳调笑,还会害羞……就这样一个害羞的小老弟,刚刚在他们眼前,第一次实战,把两个武师打成了破烂!

    瘦子吴超也是一脸后怕:“幸好你之前和我们切磋,下手没这么狠!”

    这小子,尤其是抓功,那真是一抓一块血肉!

    陈坚还好,防御力强大。

    他防御可不行,被李皓这么抓下去,身上几两肉早就被抓光了!

    李皓有些羞涩,有些不好意思,急忙解释:“他们是坏人,我们是正义!我对坏人出手,是伸张正义!怎么会对自己人出手?”

    “正义!”

    刘隆几人微微一怔,纷纷看向他。

    柳艳笑的有些合不拢嘴,俯身捂着胸直笑。

    李皓眼前,却是白花花的一片。

    他忍不住提醒了一句:“柳姐,你上衣没扣扣子!”

    “……”

    瞬间安静了下来。

    柳艳马上起身,一脸震撼地看着李皓,忍不住伸出手指骂道:“你还是个男人吗?这时候,你居然会提醒我没扣扣子?”

    李皓一脸无辜。

    怎么了?

    不可以吗?

    刘隆几人对视一眼,也是一个个忍不住笑了。

    这样的场景下,几人却是笑的开怀!

    连云瑶都有些好笑道:“柳队副,看样子……你这套不是人人都爱吃!”

    “切,你有吗?”

    柳艳虽然忌惮云瑶,可此刻也是忍不住回击了一句,我乐意,你有我的本钱吗?

    云瑶瞬间安静了,看柳艳的眼神不太对劲,那眼神……好像准备找个机会,把柳艳的给打爆!

    而李皓,却是不管他们了。

    他看了一眼两个还在吐血的家伙,忍不住道:“要抓起来问问吗?看看有没有什么情报,云瑶姐,你是医生,能看看他们吗?别死了,那就不好问话了!”

    “你可真心黑!”

    柳艳笑骂一声,这家伙,这时候还惦记这个。

    真行!

    李皓干笑,此刻也站了起来,吐着气,再次发表感慨:“实战真的不一样,好刺激!主要是心理上的紧张,刚刚我超级紧张!都吓死了,尤其是两个人,我生怕他们两人前后夹击我……老大,遇到这种情况,你一般怎么应对的?”

    刘隆看着他,没吭声。

    废话!

    你刚刚不是已经应对了吗?

    先全力打残一个,然后再对付另外一个,这不就行了?

    还要怎么应对?

    这小子问这话,倒是有些欠削的感觉!

    李皓却是诚心发问,又道:“老大,还有一点,我老师也没教我,爪功抓出去伤害性其实不算太强,手上沾了血,还有些影响发挥,血肉模糊的,血液还黏糊,后来交手,还有些手滑,这时候该怎么办?”

    李皓带着学生问老师的态度,很有诚意地发问:“我这时候没空擦擦手,幸好不用兵器,不然兵器上沾血,更容易手滑,老大,你一般怎么办的?”

    “……”

    全场都安静了。

    这是一个……特殊的问题,特殊到,刘隆一时间都有些走神了。

    李皓嫌弃爪功太血腥,不是敌人多痛苦,多受伤,而是嫌弃爪功把自己的手弄脏了,手滑,血液会让他握不住兵器。

    这算实战上的疑惑吗?

    也算是吧!

    可从没有人,像李皓一样问的理所当然,问的毫不心虚,他是真的想解决这个问题。

    云瑶都忍不住问道:“李皓,你……一点都不觉得心虚吗?不是说做错了事心虚,一般情况下,第一次实战,而且还是这种场面,哪怕武师,多少还是有些心虚和负罪感的,你没有吗?”

    这个李皓,是不是心理上有什么问题?

    或者天生的冷血?

    李皓想了想,开口道:“没有负罪感,因为我一开始就知道他们是坏人,要我命的坏人!至于心虚……你说的那种感觉,倒是有一点!不过……这和我提问无关吧?”

    李皓也是郁闷。

    他是有点虚的感觉,可你们什么眼神,这么看我做什么?

    这几个人,都是老江湖了,用得着这样吗?

    刘隆几人没说话,他们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觉得李皓这家伙,简直是天生的战斗胚子,也许……还隐藏着一点冷血的性格。

    刘隆此刻不再去想这些,而是认真解惑道:“你说的爪功抓的满手是血,这种情况下,第一,顺势在敌人身上擦干净!第二,有机会就在地面上摩擦一下,有土的地方更好!第三,尽量避开抓那些大动脉,否则喷你一身血!第四,一把将对手抓个对穿,抽回来的时候擦干净!第五,快,快到血液没喷出来,你就抓完收功了!”

    “……”

    其他人,再次古怪地看着刘隆。

    好家伙,一个敢问,一个敢说啊!

    刘隆居然还一口气给他回了五个解决方案。

    而李皓,也是认真倾听,他一直觉得,自己太新嫩了,和这些武师老前辈多学习,是很有必要的,比如刘隆说的第五点就很好啊。

    尽量的快!

    快到一爪抓出,然后收回来的时候,对方血液还没喷出来,这就可以了!

    快到极致,那就不需要担心这些问题了。

    想到这,李皓露出了崇拜的眼神。

    还是队长有经验!

    其他几位……怪不得都不是破百,一个个什么眼神,也不知道给自己解惑,队长实力最强,那也是应该的。

    刘隆也是哭笑不得。

    他没再说什么,李皓这家伙,真是个好苗子,搁在以前,老武师收下这种徒弟,都是为了养老的。

    武师老了,打不动了,仇人寻仇上门,就需要李皓这样的狠茬子。

    下手黑,狠,毒,偏偏他自己还觉得没问题。

    关门弟子!

    这一刻,刘隆隐约明白,袁硕怎么教的了,那家伙,前两年言传身教,就是把李皓当关门弟子来教的,不经意间,就流露出许多袁硕自己的观念。

    李皓的武道启蒙,都是袁硕在指导。

    所以,这家伙成长起来了,还是受到了袁硕极大的影响。

    袁硕那老家伙,下手也狠!

    要不然,也不会结仇那么多。

    “不说这些了,先审审这两个家伙……云瑶,去止血,别真死了,虽说只是两个小人物,未必知道多少,可也许有意外收获呢!”

    刘隆叮嘱了一句,现在显然是很难审问了,得等这两人活过来。

    而李皓,这时候却是在捡起地上的锦旗,刚刚两人送来的时候,打斗的时候丢地上了。

    柳艳见状,开口道:“还弄那玩意干嘛?”

    “出去挂上!”

    李皓笑呵呵的,“姐,这可是我第一次收到的锦旗!很有纪念意义的!再说了,这两人正大光明的送来的,我不出去挂上不好,我待会就说他们俩走后门离开了,我去把锦旗挂上!”

    瞬间安静!

    正在帮着止血的云瑶,看到周贺瞪大了眼睛,一口气好像喘不上来要挂,顿时心中暗骂一声,牲口!

    李皓就是牲口!

    这时候,他居然要出去挂锦旗,换成自己是这个男人,自己也得活活气死!

    而李皓,不知道其他人的心思,也不在乎。

    他美滋滋地拿着锦旗,越看越是满意。

    “乐于助人,胸怀大爱——

    赠:巡检司巡检李皓”

    李皓看了一会,越看越美,写的真不错。

    胸怀大爱!

    “老大,姐,那我先送锦旗回机要室,等我从机要室调过来了,我把锦旗再带回来……”

    人生中,第一次收到这样的锦旗,李皓美滋滋的,都舍不得丢掉。

    先拿回机要室,然后再带回来!

    “你们慢慢审,我先走了!”

    李皓说完,拿着锦旗,哼着小曲,开开心心地离去了,这时候,好像真的是一位新人巡检收到了群众的表扬锦旗,那种自豪感,那种喜悦感!

    地下室,几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都是无言。

    许久,吴超幽幽道:“诸位,这家伙……是不是有些……变态了?”

    你要知道,你拿走的锦旗,是谁送来的!

    而送锦旗的人,现在是个什么下场!

    好家伙,你还真有脸把锦旗带回去,还要堂而皇之地挂起来!

    艹!

    简直有些无言以对,也深深佩服李皓的大心脏,这……你挂起来,不觉得红色锦旗,好像是被鲜血染红的吗?

    刘隆欲言又止。

    半晌,闷闷道:“随他!”

    还能说什么?

    无话可说!

    当然,今日一战,刘隆知道一点,队伍中,其他人接受李皓了。

    不再是大家眼中的诱饵,一次性道具,打酱油的,拖后腿的……

    之前,不管是谁,包括他刘隆,其实都这么觉得。

    可刚刚李皓的那一战,让众人忽然意识到,这家伙……还真不是路人甲,他若是能活下去,未来绝对比刘隆还要可怕。

    此刻,几位猎魔队员,才有些真把李皓当成队友的意思。

    而这一切,李皓可能根本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