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星门最新章节!

    袁家大厅。

    袁硕和刘隆分主宾落座。

    至于李皓……没资格入座,作为袁硕的关门弟子,在这个时候,是很讲究资历和辈分的。

    甭管刘隆是不是他上司,就算是他下级,此刻在这,李皓只有站着的资格,只有端茶倒水的份。

    这就是规矩!

    武师一道的规矩,超能者如今完全就是实力为尊,很多规矩是不会讲的,说不上谁好谁坏,不过武师界一般不太看得上这种关系。

    完全的实力为尊,尊师重道都没了,在一些老武师看来,太过野蛮和原始。

    李皓先给老师倒茶,再给刘隆倒茶。

    然后乖乖站在袁硕一旁,等待双方交谈。

    刘隆看了李皓一眼,没有说什么,又看了看不远处趴着的黑豹……忽然想笑。

    无端端的想笑!

    他此刻居然还有心思在想,老子身边缺个门人弟子,这狗子,怎么不懂事,没来给自己倒杯茶?

    无他,这狗子,他刘隆也传授过功法的。

    比袁硕还早!

    刘隆是真的传了九锻劲,不单单是法,还有术,上次他都教会这狗子三叠劲了。

    没点眼力劲!

    ……

    而李皓,见刘隆看了自己一眼,又转移视线去看黑豹……微微怔神了一会,下一刻,脸色有些尴尬。

    啥意思?

    我和黑豹一样的意思?

    李皓沉默不语,有些无奈,队长这人,居然也有这黑心眼,亏我说你耿直呢!

    袁硕用茶盖掸了掸茶水,吸溜喝了一小口。

    放下茶杯,视线投向刘隆:“事情李皓说过了吧?”

    “说了。”

    “你若是能晋级,以刚跨入斗千之力,能匹敌三位日耀?”

    袁硕说的直接:“不是老夫看不起你,你刘家九锻劲爆发力是强,老夫心中有数。除此之外呢?”

    刘隆微微凝眉。

    “速度快吗?”

    袁硕淡淡说了一句,又轻笑道:“会飞吗?”

    “踏空而行,能走几步?”

    “对方若是土遁、飞天,如何追击?”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也许太过绝对,可一旦三位超能其中一位擅长速度,能够逃脱,你刘隆能靠九锻劲隔空打死对方吗?”

    刘隆欲言又止,半晌之后,选择沉默。

    不行!

    袁硕平静道:“老夫也许爆发力未必比得上你,这一点无需否认,可老夫强在全面,我能追能逃,能攻能防,至于欠缺一些攻击力,我有宝物在身,也可以弥补。”

    “你呢?”

    他看向刘隆:“若是我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帮你跨入了斗千,最后你连三位日耀都无法解决,反而放走了敌人,暴露了我和李皓,那时候……你就算承担责任,你承担的起吗?”

    刘隆面色变幻一阵,摇头,“承担不起!”

    之前的豪言壮语,此刻也被吞入了肚中。

    对啊,若是对方擅长遁逃之术,那自己如何应对?

    刘家的九锻劲,最擅长正面攻杀,敌人最好和他强行碰撞,不逃,这是刘家最喜欢遇到的对手,大家硬碰硬,看看谁死。

    袁硕很现实,也很直接:“刘隆,你是武师,我学生不懂,你应该懂!帮人跨入斗千,跨入所谓的陆地神仙境,这对武师而言,意味着什么。”

    “我这白痴徒弟,还说让我借用秘宝,帮你疗伤……你也知,对武师而言,陈年旧伤恢复有多难!多少武师死在了这一步,他说的轻松,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崽卖爷田不心疼,光动动嘴皮子就行!”

    袁硕说着,有些好笑道:“这家伙,居然还开价,说神秘能归你……开玩笑呢?我现在对外说,我帮谁晋级斗千,让他晋级之后帮我杀三个日耀……刘隆,我问你,武师领域,会不会一瞬间,所有破百圆满层次都会跑来找我,求我?”

    “而且,那些人还领悟了势,比你更容易晋级!”

    刘隆脸色微变,点头:“袁老说的不错!单纯只是这一条,就足够让一位有心武道的武师为之卖命!哪怕死,也在所不惜!”

    袁硕没说错。

    单纯只是一点,晋级斗千,凡是武师没有断了晋级之念想,几乎不可能拒绝这个条件。

    所以,袁硕说,不需要任何条件,只此一条,刘隆就该拼命,不算错。

    刘隆沉默一会,又道;“我可以不要任何神秘能……当然,若是其他人参战,我希望可以分一些给他们,不会需要太多,按功分配即可。”

    一旁,李皓看了一眼老师,强忍着没说话。

    神秘能给刘隆,这其实不是他说的,老师之前也答应了的,可此刻,老师忽然变卦了,李皓正在思考老师的心思。

    袁硕依旧平静:“我也不差这点神秘能,你刘隆也许更需要……其实也无所谓!我说这些,只是为了告诉你,也许我的学生不懂,但是,作为懂这些的你,不能当做理所当然!”

    刘隆沉声道:“不敢!只是刘某之前并未考虑太多……的确有所怠慢,袁老见笑了!此次出手,也是职责所在,另外还有一些私仇在身,本不该收取任何好处……可无奈刘某力有不逮,以破百之身,恐难以胜任!”

    他的确没思考那么多,当李皓说,他可以拿到上千方的神秘能,那时候他光顾着震惊了。

    此刻袁硕点破这些,刘隆也下意识地觉得,是有些不妥。

    袁硕笑了:“作为武师,也许你即将成为第二位银月斗千武师,我们有话便敞开说,免得事后闹出了矛盾,彼此不快。”

    “袁老说的是!”

    袁硕又道:“遗迹,归李皓!神秘能,你我平分!若是还有其他收获,李皓不拿任何东西,都是你我平分。当然,若是你觉得李皓拿遗迹不公平……”

    “绝无此意!”

    刘隆正色:“李皓虽未拜师于我,可他修习九锻劲,已经三叠,算是我刘家武道衣钵,袁老当知,我刘家九锻劲一直不曾外传,既如此……李皓强大,也是我所希望看到的结果!”

    袁硕微微点头,露出了笑容。

    “既然你认可,那就最好!你我这些武师,衣钵传承更胜一切!多余的话不说,我先帮你疗伤,你双臂伤势太重,至于伤势痊愈之后,你能否九叠悟势……那是你的事,你若是能悟势晋级,那此次合作便可以进行,若是失败,之前的话全当放屁!”

    “这是自然!”

    刘隆点头。

    深吸一口气,有些期待,也有些忐忑。

    双臂之伤,不单单是上次导致的,还有常年累月使用九锻劲留下的陈年旧伤,袁硕真的有手段可以疗伤吗?

    他不知道,但是既然袁硕应承了,姑且一试。

    一旦成功……那……想到这,刘隆也难免有些激动。

    “好了,事不宜迟……那就现在开始!”

    袁硕一挥手,一巴掌拍在李皓身上:“你先出去望风,再点几个小菜,就说今天中午,我宴请刘隆,谅他们也不敢窥探我们!”

    “是!”

    李皓急忙应声,很快走出了大厅,摸了摸脖子,小剑已经没了,看来老师决定自己去弄剑能了。

    老师没说那是李皓的,这个人情卖的没意义。

    防人之心不可无。

    李皓和袁硕都觉得刘隆不会有问题,可还是没有直接说,这宝物是李皓的,像柳艳、陈坚两人也知道李皓可以发出一些治疗之力,不过两人也从未提过这事。

    有些事,该装瞎还得装瞎。

    ……

    门外。

    李皓带上了黑豹……黑豹刚刚没出来,还想趁机吸点剑能,结果被袁硕一脚踢飞了出来,此刻正郁闷地跟着李皓。

    李皓也不管它如何,走到小院门前的一个亭子中,这是之前巡夜人他们留下的。

    里面有一部通讯器。

    不需要拨通什么号码,拿起通讯,李皓便道:“准备一些酒菜,到了午饭时间送进来,另外,四周看紧了,不许任何人踏入!”

    通讯对面传来了应话声,李皓也不管是谁,直接挂断了通讯。

    站在凉亭中,李皓手指把玩着一股内劲,轻轻一次内劲涌动,瞬间完成了二次叠加。

    内劲外放,外部叠劲。

    “这只是术,而不是势!”

    此刻的李皓,还在想着势的事。

    外部叠加也好,内部叠加也好,这都只是术,并非势。

    势,又称之为神意。

    涉及到了所谓的精神层次。

    “精神层次……在古籍中也有些记载,又称之为意、念等等,蓄势而发,意念心生,有我无敌!”

    “古籍还记载,古文明时期,有人坚信有我无敌,哪怕不曾感悟真正的势,也能成大势,怕就怕,一朝失败,溃不成军,无敌之势被破,从而一蹶不振。”

    他想起了很多自己背下来的古籍。

    势,不一定要和老师他们一样,非要去亲自观察、模拟。

    古文明中,有人走出了独特的势。

    有人坚信自己无敌,从一而终,到死都信,这也是一种势。

    有人在古文明时期,踏上了无敌路,一路养势,养必胜之势,养无敌之势,大势一成,横扫天下,无敌天地,百战不败,蓄势登顶。

    这和老师他们的势,又不一样。

    “不一样的时代,不一样的修炼方式,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点……以势压人!势成,养气,势由内生!”

    强者之所以是强者,往往不单单是物理层面上的破坏,还有心理上的。

    大势一出,一些弱者就很容易被瞬间击溃。

    “我的势,又该如何蓄?”

    他想到了自己。

    和老师一样,去山中与虎豹作伴?

    和刘隆一样,去观一次海啸,看海啸席卷天地?

    还是和古人一样,走一次无敌路,又或者干脆坚信自己无敌天地,逢战必胜?

    他低头,看向黑豹。

    黑豹,此刻也在玩弄着自己的狗爪子,好像想要学李皓,也完成一次体外劲力叠加……可它又没到破百,内劲无法外放,体外叠个狗屁差不多。

    李皓失笑:“黑豹,你到底是武师狗,还是超能狗?”

    黑豹好像没成为超能者,难道说,这狗子也成武师狗不成?

    “汪汪!”

    黑豹叫唤了一声,李皓不懂,不过看它狗眼俯瞰地面,好像是说,它要成为无敌的狗。

    “势……神意……”

    李皓没再管它,轻声道:“你说,像我这种低调的人,又该领悟什么势才好?无敌之势?走一遍无敌路……那不可能,我不是古人,也没古人那个条件,没人可以帮我做到镇压天下,让同阶和我平等而战,没人可以帮我镇压强敌……”

    这行不通的。

    无敌之势,也要前提的,你家背后有人,靠山强大,足以镇压四方。

    我让你同阶出战,你就同阶出战!

    又或者,和平年代,以武会友。

    否则,就现在这个年代,李皓去红月找破百单挑……人家三阳之上马上跑出来弄死你,吃了熊心豹子胆,跑人家老巢去单挑……打不死你才怪了!

    “若是不行,那就只能悟自然之势。”

    李皓喃喃道:“天地可畏,自然之力也无比强大,以我破百之力,没有资格去俯视大自然的力量!别说破百,就是斗千,甚至更高层次,也没资格去小看这些。”

    “所以,我只能去悟自然!”

    “虎豹之力不如天地自然,若是单纯从五禽术和九锻劲来看,海啸之力,要胜过虎豹之力,当然,还要看人如何用,若是海啸成了洗脚水……那就成笑话了!”

    “黑豹,你说有什么大自然的力量,可以海陆空通用的?我倒是想感悟这种……海浪席卷,也破坏不了大地,飓风也一样,雷霆可破空,可对大地也无所伤……”

    李皓说着说着,再度陷入了沉思。

    “人,立足与地,大地存在无数岁月,任你山崩地裂,大地依旧存在……真正的危机,往往并非来自天空,也非海中,而是地面!”

    这一刻,他想到了地震。

    当地震爆发,从内而外,震荡天地,山崩地裂,万物皆惧。

    这个,他见过。

    真的见过!

    银城发生过一次,规模很小,但是就那一次,也有人葬身其中。

    武师,当立足与地。

    再能飞的超能者,他也会有落地的那一刻。

    这一刻,李皓盯着地面,他好像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了。

    没人可以永远生活在天空中!

    唯独大地的势,大地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

    一脚跺下,三重叠劲爆发。

    地面被震出了一个窟窿。

    一旁,黑豹有样学样,狗爪子拍下,地面也被震荡了一下,李皓的脚都微微麻了一下。

    而黑豹,也被李皓震的起伏不定。

    李皓看着黑豹,黑豹也看着李皓,下一刻,一人一狗,你一脚我一爪,玩的不亦乐乎。

    黑豹在玩,李皓不是。

    他在想,九锻劲,谁说是根据海浪创造的?

    刘隆只是觉得,海浪一浪叠一浪,所以他感悟的势,就是浪!

    而李皓,却是觉得,九锻劲的根本是叠加,是震荡的叠加,并非只有海浪如此,地震也是如此,强大的地震波,一波接着一波,造成的破坏,完全不比海啸弱。

    “地震……也在于一个震!”

    那种威势,李皓见识过,如今回想,依旧心有余悸。

    想到这,李皓好像有了什么决定。

    他不一定非要学两位武师,武师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每个人的势,并非相同的。

    如今,他需要脚踏实地,那就以大地为根基好了。

    再次一脚跺下!

    心中回想着当初的一幕,感受那种灭天之力,李皓一脚跺下,轰隆一声,这一次,居然爆发出了四重叠劲!

    非但如此,隐约间,在黑豹眼中,好像看到了一点不同之处。

    这一刻,李皓好像将自己扎根大地,跺脚的瞬间,他在地面摇晃,却是屹立不倒,隐约间,好像李皓背后伫立着高山。

    “汪汪!”

    黑豹叫唤了一声,眼中有些迷茫。

    这是什么?

    而李皓,却是露出了一些笑容,势,他不会。

    但是他好像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如何去蓄势,如何去养势。

    “古籍还有记载,有古人养剑数年,一剑出,天地惊!藏凶与剑,藏剑与鞘,养剑养势,而我……融身为地,藏身与地,大地不灭我自不灭……”

    当然,这是他的梦想,几乎不可能做到。

    但是李皓不在意!

    今日刘隆来悟势,刘隆还没感悟到,李皓却是有些感觉了,此事也不知刘隆知晓,是何感想。

    所以说,有时候,天赋不在于身体,而在于思想。

    思想有多高,境界就有多高。

    身体是否强大,只能决定现在,思想有多高远,决定了未来。

    “黑豹,要学会认识字,多读书!”

    李皓露出了笑容:“不懂什么是道理,什么是天地自然,那你永远不懂未来到底有多广阔……你看到的只有眼前,而我,却是能看到未来!”

    “汪汪汪!”

    黑豹叫唤一声,狗眼中依旧有些迷茫,但是却是记住了这话。

    李皓闭目,不再说话。

    酝酿一阵,忽然,再次一跺脚。

    双脚之上,这一刻居然都有内劲勃发,内劲外放,渗透大地,而这一次,却不是脚下出现坑洞,地面好像震荡了一下,一瞬间,震荡余波蔓延而出,足足蔓延了两三米,在两三米外,震碎了院外的花坛。

    李皓露出了笑容!

    “四肢外放!”

    就这瞬间,他完成了四肢内劲外放,双腿彻底可以外放内劲,甚至还感悟了一些别的东西。

    屋内,忽然传出一声怒喝:“李皓,你再搞破坏,老子一巴掌拍死你!”

    那小子,又在外面干嘛?

    乒乒乓乓的,还有碎裂声,这是拆家?

    狗子都不拆家,你李皓还拆家?

    比狗子还难搞!

    刚刚还意气风发的李皓,瞬间耷拉着脸,有些无奈。

    我没搞破坏……好吧,我搞了破坏。

    打碎了花坛,踢碎了几块地砖,希望老师不会让我去修,我没钱,刘隆去修好了,他虽然没钱,可他是一把手,可以用公款去修。

    ……

    屋内。

    此刻刘隆双臂正在迅速恢复,听到袁硕怒喝,有些想笑。

    而袁硕,却是扬了扬眉,低沉道:“笑个屁!我隐约有些感觉……外面那个小子,不久的将来,必然可以石破天惊!”

    “天赋不错,可袁老说的也有些夸张了。”

    “不是天赋,身体上的天赋,我从不在乎!”

    袁硕一脸的冷傲:“你刘隆练武的天赋绝对一流,顶级的存在!而我袁硕,不看重这些,我在乎的是智商和反应决断之力!这才是武师走的远的根本!一个没有自己想法的武师,只会按部就班的武师,连斗千都难,就算进入斗千,也只是拾人牙慧!”

    刘隆有些无语,这……是夸我还是骂我呢?

    我天赋好,却是不被你看重,这说明我脑子不好用是吧?

    刘隆从不觉得自己傻,可在袁硕眼中,他永远都是个傻子。

    这一刻,刘隆没忍住:“袁老,就算我没那么聪明,可我那时候还小,你难道就凭一眼之力,就断定我智商不高,达不到你的要求?”

    这个,他还是有些不服气。

    袁硕嗤笑一声:“还需要第二眼吗?当日你父亲带你来我这里,我问了一句,你父亲九锻劲如此强大,为何还要学习外人之术,你是如何回答我的?”

    刘隆回想了一下,半晌才道:“我……我说九锻劲虽强,可有伤身之弊,父亲推崇五禽术,所以我想和袁老学习五禽术!”

    这有何不对吗?

    他还是不解。

    袁硕鄙夷道:“所以说你蠢!我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