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古代偏执狂的喂养日常最新章节!

    陆墨甄一身锦衣,迈着步子挺着身板,神色淡淡的走在日光下,出色的五官会令人觉得赏心悦目。少年虽还稚嫩,却也看得出他生的很好看,默不动声观察他的侯夫人先是对他的容貌有些好感,后是对他彬彬有礼,极有宗室风范的姿态感到满意。

    宗室之子,高洁清贵,在世家圈子里有着比较高的地位。皇室宗亲,尊贵地位,名流教养,争教世家为首。摒弃有关于端王府的流言,侯夫人还是颇为喜爱陆墨甄的,她态度柔和的让陆墨甄在侯府里不要过于拘束,少年天性应是最烂漫的。

    “是个好孩子。”侯夫人笑颜微展,对一旁的二嫂柔声道:“早在一年前,将娉娉送去寒山寺修行后娉娉曾写信回来,多次提及这位小世子。而今从寒山寺回来,她身边的婢女也对他多有夸赞,可见是对娉娉极好的。”

    谢氏目光落在走开的陆墨甄的背影上,一边赞同的点头,一边细细观察他的举手投足,等再看见同这小世子站在一起的小儿子黑壮的身影后微微一顿,神情似颇为无奈,道:“是个俊秀绝伦的模子,这样的少年府里应当将他教的极好吧,你可瞧瞧我那小儿子……当真,跟座小煤山似的。”

    这话倒真埋汰夏侯苒了,被亲娘这样说道,不知怎地羞耻呢。还好隔得远听不见,谢氏也顾忌小儿子的颜面,只是在小姑子的面前稍稍提一句,也算是抒发她内心的无奈了。明明自己同丈夫都不是狂莽大汉的模样,肤色白净,即便不多出色也是数一数二的好颜色,怎地大儿子不负期待温文尔雅,气质如玉,小儿子就平白又黑又壮了?若不是那五官同丈夫有五分相,怕是怎么都说不清了。

    侯夫人听的犹自发笑,片刻又捂住嘴压下笑意,眼神沉静起来。她看一眼正同娉娉在一处的陆墨甄一眼,淡淡道:“二嫂也不必将心都挂在苒儿身上,不过是模样罢了,日后什么样还长着呢。你可别轻看了这小世子,他也是个好的,可惜了端王同端王妃都是不靠谱的,平白可怜了孩子。”

    有关于陆墨甄,侯夫人早有耳闻。在陆墨甄去寒山寺之前,早在都城的贵夫人圈子里就流传了不少端王府的闲话了。尤其是这些夫人举办的宴会里还经常有宗室王妃、公主参加啊,往日里端王妃是个什么样的,大家都是明白人,不明说的。谢氏听的微微一怔,投在陆墨甄身上的目光又久了些,似是想不明白这样一个看似风光月霁的小世子为何会有哪里不顺遂的。若是因为王位,身为嫡子的他就不需要为此担忧,若是因为府中姨娘,庶出兄弟,大多的世家不都是这样一个情况么。

    看出谢氏略微疑惑的神情,侯夫人心中慨然,却因为陆墨甄如今就在府中做客,她身为主人不好对客人,还是小小的少年有所非议,只得端起茶一饮然后委婉道:“等妹妹我将帖子散出去,三日后举办赏花宴邀请诸多夫人过来,二嫂便可对都城有所了解了。”

    谢氏见小姑子拒绝继续说下去也不感到遗憾,活在世上,哪有所有事情都顺遂的,更何况是人呢。她还是多留心一下三日后在赏花宴上如何同那些贵夫人打交道好了,于是收回落在少年身上的淡淡目光。

    察觉到投在自己背后的目光离开,陆墨甄悄然松了口气,微皱的眉宇渐渐松落。而袖中的手指还在微微颤动,实在是太紧张了。从来时的路上就在想,初次登府做客要是娉娉阿娘不喜欢自己肿么办( ̄艸 ̄\\\”)那是不是下次就不能这么轻而易举的见娉娉拉!?不要不要不要,想着娉娉露出清淡有礼的微笑,收敛全身的阴沉黑气,这样应该能讨娉娉阿娘欢心了吧!

    一只十分有肉感的白嫩小手突然握住他微微发颤的指尖,温暖笑颜出现在视线中,正是卢娉莞发现他在走神既不会生气,只得微笑又大度的看着他。“小甄哥哦,大兄问你如今在哪间书院上学哦。”小甄哥走神的样子也很好看呢,卢娉莞悄悄想。

    陆墨甄:娉娉喜欢我的脸,确定以及肯定,好高兴!顿时以脸为荣的陆墨甄心里激动的不行,反客为主的握紧卢娉莞的小胖手,在卢泯然快要吃人的目光中清冷的和声音稍显柔和道:“没有去书院,学习的课业是大舅舅在教导的。”

    卢泯然眼神鄙视的看着他,哼,又是个不多文化的臭小子,哪里配得上我可爱软萌的娉娉,不爱读书跟智商不高的夏侯苒一样可怕。中枪这叫一个准的夏侯苒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躺地了,他看看对话的陆墨甄、卢泯然,最后看着他大兄默默小声问了一句:“这位世子可真轻松,阿苒以后可否跟着他……”

    看他越说声音越小的样子,在夏侯茗温柔微笑的注视下,卢泯然在心里默默替他补完后面的字“混”。夏侯茗虽然在温柔微笑,可他眼神却是没有变化的,看着亲弟弟的眼神那一刻就跟卢泯然嫌弃夏侯苒的时候一个样子!一!个!样!子!

    夏侯苒:噗……吐血=皿=

    陆墨甄清淡的扫一眼夏侯苒和夏侯茗,他可是知道这两兄弟一个叫聪明,一个叫单蠢了,特别是这个老二,娉娉的小表哥黑大壮是吧?哼,他已经不把他放在心上了。倒是这个叫夏侯茗的大表哥,别以为他没看见刚刚他差一点就牵住娉娉的手了!还好娉娉最喜欢他,主动握住他的手,心情愉悦的陆墨甄舒服的差点想打滚了。

    卢娉莞仰着小脑袋看陆墨甄,突然觉得小甄哥不像马厩里的小马崽拉,倒是门房养的狗狗好像,那只狗好像一旦有什么高兴的事就喜欢跑出去晒太阳打滚呢。嗯……小甄哥快跟那只狗差不多了。当然,这种想法是不能说出口的,卢娉莞聪明的只是自己想一想,忽然想起关于自己的重要事情。

    小手扯扯卢泯然的衣角,软软问:“大兄,去书院了是不是就是女学生了,那娉娉是不是也要当女学生了啊。”回想起某天晚上侯爷同侯夫人闲聊几句时谈起的话题,这点事情卢娉莞还是愿意去记下的。

    卢娉莞一语,惊醒了忙着吃陆墨甄醋的卢泯然。是哒,娉娉也早就到了受教育的年龄拉(而且还超过了)三岁起只是在府里有自己和爹娘启蒙,四岁时去了寒山寺避劫,而今已经五岁,同她现在一般大的小姑娘已经早早去了女学读书拉!

    卢泯然:天凉了,就让寒山寺消失吧。

    如果不是那老和尚说娉娉命有一小劫,偏偏要她去寺里修行,也不会就此耽误娉娉上学的时间!妹妹成了大龄学童(=_=)怎么办,身为兄长的他好愧疚好愧疚!

    比起卢泯然的心绪复杂,陆墨甄就更加了不得了!!书院是个什么鬼,娉娉去上学了以后岂不是少了很多和自己在一起的时间了!

    陆墨甄:天凉了,让这世间都没有叫“书院”的东西吧。

    这样一来会措施很多同娉娉相处的日子,陆墨甄登时就机警起来,内心一紧张,外表就显得冷冽的小少年默默道:“你去哪个书院,带上我,一起。”

    卢娉莞欢喜答应:“好。好。好哒。”

    被他们二人你一言我一语无视掉的旁观者们:……

    卢泯然:好想拧掉这小子的头怎么办?

    夏侯茗:……表妹到底是怎么招惹上这样一个人的。

    夏侯苒:两眼放光呢~能跟认识的人一起上学好像也不错哦?表妹,一起求带啊。

    被陆墨甄颇为无耻的心理给震惊到了的卢泯然瞬间冷下脸色,对他道:“那是姑娘家上学的地方,郎子书院是璜洙书院,你去做什么。”璜洙书院是历来就有的书院,多是贵族子弟和宗室子弟读书的地方,卢泯然如陆墨甄那么大的时候也曾在那里呆过。

    冷冷讽刺着少年,妹妹身边总有个跟屁虫是怎么回事,而且这个跟屁虫有时候还会比自己在妹妹面前更得宠,简直要不得!卢泯然说完,心里才稍稍舒畅一些。哪知陆墨甄全然不受影响,似是没听见般,也说出了让夏侯苒崇拜再崇拜,坚定更坚定要跟着这小世子混的决定——

    “璜洙书院有什么好去的,我要在女子书院上学。”坚定、执着、无法摧毁的许诺。小世子的神情平淡,眼珠如墨,偏执是他现在唯一的情绪。

    “且,若是娉娉在书院被欺负了怎么办。”

    “我可以为她,欺负回去。”

    ……卢泯然:说的好像有点道理让人突然无法反驳怎么回事。

    戳中卢泯然的弱点,担心卢娉莞在女子书院里被人欺负这一理由,叫陆墨甄首次赢了他一局。

    憋了一会,微微松动的卢泯然严肃又认真的补上一句:“若是真收男学生……”他扭头,看向夏侯苒:“表弟,你也去。”

    夏侯苒:=口=

    做一个安静的旁听者的夏侯茗已经很难维持脸上温柔淡雅的君子笑容了。?_?这是在逗我?

    **

    对于无原则宠溺卢娉莞的卢泯然和陆墨甄好像不是平白一说的,在不知什么时候突然达成一致的二人居然派出了身边看中的小厮给卢娉莞即将上学的书院,也就是琳琅书院送了拜访帖,请出来一聚,详谈可否让他(让表弟)进入琳琅书院上学的事情。

    收到拜访帖,一时眼晕答应一聚的书院院长当时脸色就不好看了,荒唐!简!直!荒!唐!饭都没吃下去就离开回府去了,翌日就对书院的门房下达了“一定、绝对、必须、不能让郎子踏进琳琅书院半步”的命令。

    本不想放弃,却不知何时被下朝路遇琳琅书院院长的卢侯爷知道个一清二楚,登时脸色青黑青黑的回府。“混账!简直混账!”卢侯爷原本的好心情在得知儿子给他丢了个脸以后彻底消散了,他冷声咆哮着让下人去找卢泯然,命令道:“让这混账给我滚过来!”

    侯夫人睨他一眼,不大高兴道:“你这是做什么,刚下朝回来就大发雷霆的。若他是混账,那我是个甚么?”卢侯爷瞪大眼,又在侯夫人的注视下慢慢消了气焰,无奈又好气道:“我哪里是说你,你可知道我方才回来之前遇见谁了?”

    侯夫人:“谁?”

    卢侯爷直接道:“琳琅书院的院长周道玲。”说完,又见侯夫人一副这有什么的神情,默默看她一眼又不说了。想等你儿子过来把他做的事情说出来马上吓死你!

    对儿子比较生气,是以,在卢泯然一手牵着蹦蹦跳跳的卢娉莞进来的时候,想要大声咆哮责问他的卢侯爷卡住了。对上乖女儿疑惑的小眼神突然有种责问不出来的感觉,只得弱弱道:“娉娉明日要去琳琅书院了,你、你可要阿爹去送你?”

    等着夫君大发雷霆的侯夫人:……也就只有这个德性了。

    似是已经预料到父亲把自己叫来是为什么事了,等进门以后就见父亲一腔怒火突然被浇了盆水冷却下来还说出这样一句话,简直不能叫他再鄙视了。呵呵。

    卢侯爷显然已经在儿子眼中看出了“只能如此”的意思,登时脸一红,又在夫人默默注视的眼神中色厉内荏道:“还有你,阿然你身为兄长今日怎能私下去找琳琅书院的院长,啊?”

    此话一出,侯夫人同卢娉莞疑惑的小眼神转移了对象。

    卢泯然淡淡一笑,弯腰抱起咬着小手指看着自己的卢娉莞,镇定淡然道:“是我有所不周,本想一击即破,没想到那院长是个吃硬不吃软的。”

    卢侯爷&侯夫人:(⊙o⊙)

    卢泯然把玩着妹妹柔软顺滑的青丝,道:“听闻琳琅书院年纪最小的是六岁,娉娉虚岁也才六岁,我担心她去了会有人同她相处不好,没有人照顾她便想让陆世子和阿苒也进去上学,这样应是极好的。”他亲亲卢娉莞的额头,逗的她咧牙微笑。

    这温情脉脉的一幕让卢侯爷登时就没了撒火的心思了,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好像自家女儿就是同诸多小姑娘相处不来,明明不会招惹别人还会被欺负,难道是她没有继承到自己的英气和勇猛吗?

    莫名有些失落,卢侯爷张张嘴,想要说话就被侯夫人抹眼泪的动作给打断了,震惊的他搂过心爱的夫人连声问候:“这是怎么了?”多年没掉过眼泪的夫人居然哭了,简直吓尿卢侯爷,眼珠子来回在儿子女儿和夫人之间扫。

    收到父亲示意的卢泯然走过来将卢娉莞往侯夫人怀里一放,然后假装就要松开手,让泪眼朦胧的侯夫人立马接过来,“阿娘不哭,不哭哦,娉娉乖乖哒。”卢娉莞扁着小嘴软软道,有种只要侯夫人继续落泪,她也会马上哭出来。

    三双眼睛都看着自己,侯夫人心里的酸涩一过,轻声道:“我的娉娉年纪小小去了山寺修行,而今一去书院又要为她担忧,早知如此就应当给她生个男儿身的。”若不是长子做为嫡子先出生,女儿也不会有这样好的日子。只是没想到生出来以后身边养不过几年就分开了,而今她人天生心宽不爱跟人勾心斗角,在书院那么多世家姑娘在地方难免不会受为难。想想都城世家里,哪家姑娘不是小小年纪就已经可以算计来算计去了,就是自己这个小姑娘如同一张白纸,未曾染上过分毫色彩。

    卢侯爷同她是多年夫妻,夫人这一番话说出来他就明白了,那是娉娉出生的那年,侯夫人有了血崩之事,险些丧命,后来御医就说她日后怕是不能再轻易生育了。为此当时卢氏一脉中的长辈都非常不满,也是那时候侯夫人种下心结,而深爱她的卢侯爷也打发了几个连妾室都算不上的通房。而那时候的卢泯然则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了惊人的话:“侯府郎子有我一人即可,子焉敢有二心视我为无物?吾将十年为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样霸气测漏的话果然只有总裁才能说出!

    这样的壮志雄心连许多郎子都不敢说,于是在卢氏长辈眼中,这个还非常年少的下一任侯爷他大胆、妄为、有野心、敢说、敢认,比憋在心里跟个后宅夫人的算计一样的郎子好太多了,已经有些沉寂了卢氏如今正需要他这样的新鲜血液。

    如此说来,卢娉莞的出生,能快快乐乐的长大到现在,一路也并不是没有波折的。只是这些波折,被爱她如生命的家人都提前一一摆平了。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