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在他怀里撒野最新章节!

    唐遇对喻嘉树的感觉很复杂。

    一方面他承认他的优秀,另一方面他又羡慕他和蔚蓝的感情。

    明明他占尽了先机,却远远地被喻嘉树甩在了身后。

    感情这种东西实在是毫无道理可言。

    唐遇经过这半年多的暗中观察,其实已经看得很开了。

    以往他还期待过喻嘉树或许不是个良人什么的,现在想想他还真是幼稚得可以。

    事到如今,他已经能够很自然地和他们相处了。

    但唐遇也是万万没想到,喻嘉树会主动找上门来。

    要知道他和喻嘉树接触全看蔚蓝。

    没有蔚蓝的场所,他和喻嘉树都不可能共同出现。

    “你找我?”唐遇诧异地看着眼前的喻嘉树。

    茶几上凌乱的纸张记录着他完成了一半的歌词。

    这是他在校外租的公寓,也算是他的工作室。

    蔚蓝、林妙露和薛采来参观过一次,喻嘉树却是头一回来这里。

    唐遇甚至不知道喻嘉树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在写歌?”喻嘉树随意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看起来比唐遇还要自在,仿佛他才是公寓的主人一样。

    唐遇抬头看向喻嘉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就乱写的。”

    “我想找你帮个忙。”喻嘉树没有多问,转头和他说起了正事。

    “帮什么忙?”唐遇还真不知道他有什么地方能帮上喻嘉树的。

    “甜甜的生日快到了。”喻嘉树为那一天准备了很多,也已经有了大致的雏形,“你这里有没有和她有关的视频,不论什么,可以都发给我。”

    蔚蓝也是个什么都不缺的主儿。

    要说演唱会的话,她已经替他办过了,他再弄的话就没什么新意。

    刚好她这段时间喜欢发vlog,他就也替她剪一段视频,最好把他也给加上。

    在来找唐遇之前,喻嘉树已经从蔚晟、高芷辛以及林妙露手里拿了不少。

    就连蔚蓝以前参加过的各大赛事,他也想办法找来了视频。

    “我找找发给你。”唐遇愣了愣,很快答应了下来。

    说是找,其实也不费什么功夫。

    他有专门的文件夹,存放的都是蔚蓝的照片和视频。

    “谢谢。”喻嘉树很认真地和唐遇道谢。

    唐遇平常很少和喻嘉树单独接触,但他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喜欢极了蔚蓝。

    他本就对喻嘉树反感不起来,久而久之也难免生出了好感来。

    “不用。”唐遇不太自在地抓了下后脖子,“你好好对她就行了。”

    他也是没想到,有生之年他还会对喻嘉树说这种话。

    好在喻嘉树也没介意,还顺带着帮唐遇修了修歌词。

    别说。

    被他这么一改,明显亮眼了许多。

    “甜甜是最喜欢翟老没错吧?”喻嘉树走之前最后和唐遇确认了一遍。

    翟长泽翟老是蔚蓝除了她姥爷之外最崇拜的古琴演奏家。

    他应该说是学琴最早的名家,四岁开始接触古琴,七岁就能够登台演奏。

    至今已经习琴七十载,是国家级非遗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

    喻嘉树听蔚蓝提过一次就记了下来。

    蔚蓝很小的时候在古琴比赛上见过他,有幸得到了他的点拨。

    翟老年纪大了身体不太好,说起来已经好些年没有出现在舞台上了。

    “嗯……”唐遇有点意外地看着喻嘉树,“你是打算请翟老吗?”

    “上个月登门拜访过一次,过两天再去看看。”

    喻嘉树要找关系见到翟长泽并不难。

    他是想先确认翟老的身体状况,后来又觉得比起让翟老替蔚蓝演奏一曲,不如直接带蔚蓝去探望他。

    没准她也会有别的收获。

    “那需要我们做什么吗?”唐遇是根本没想到喻嘉树早在上个月,或者是更早的时候就在准备了。

    “不用。”喻嘉树拒绝了唐遇的好意,“我们两个人待着就很好。”

    “……”行吧,又是一碗狗粮。

    唐遇目送着喻嘉树离开,完完全全地认命了。

    他轻啧了一声,拿出手机给林妙露发了条消息。

    y(唐遇):【a神是不是也找过你了?】

    lulu:【嗯?你说视频吗】

    lulu:【是找过了】

    lulu:【他居然连你那里也没放过】

    y(唐遇):【你是在酸吗】

    lulu:【瞎说】

    lulu:【我只是在想a神这么搞下去,明年要搞什么】

    y(唐遇):【哦你是在酸】

    lulu:【……】

    lulu:【告辞】

    林妙露确实操心得有点多了。

    喻嘉树要是知道的话,大概会回她一句“duck不必”。

    他最近可没闲着,既要上课、实习,又要和蔚蓝维持感情,还得暗自找时间准备她的生日。

    或许是喻嘉树隐藏得好,蔚蓝也没发现什么端倪。

    就连一向咋咋呼呼的林妙露,都很配合地没有大嘴巴。

    蔚蓝的生活过得平静而又充实。

    练琴、上课、约会,偶尔兴致来了就录个小视频这样。

    时间不经意地就到了蔚蓝生日的这一天。

    她没怎么注意农历,连她自己都记不太得了。

    因为刚好是周末的缘故,她是睡在喻嘉树的别墅的。

    晚上照旧是喻嘉树亲自下厨的。

    过后他们看了一场电影,喻嘉树还很有兴致地学着电影男主角,带她去琴房弹起了钢琴来。

    他弹的是《bethena》。

    黑白琴键上沾染了他充沛的情感,委婉缠绵的曲调在黑夜里娓娓动听着。

    蔚蓝坐在喻嘉树身旁,微仰着头看他的侧脸。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