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大雾最新章节!

    黎明将近。兽控局东南分局队长叼着刚出锅的水煎包,打开手机里的工作通讯系统,发现西南那边的考核直播竟然还在继续。

    “严峭你在搞什么,”权限识别通过,东南队长进入直播及多人通话,手机屏上出现密密麻麻的实时监控画面,随便点开一个放到最大,收获一位神情疲惫双目无光的绝望面试者,“就算昨天没考核完,也不用这么早把人拉起来继续吧,天还没亮呢。”

    西北队长趴自己办公桌上都快睡着了,听见耳机里的声音一瞬惊醒,本能进入警觉防御状态,但下一秒就反应过来说话的是谁,随之放松:“来啦。”

    “不是天没亮就把人拉起来,是考核了一天一宿根本没让人休息。”华北队长毫无困意,因为一闭上眼就想到自己还欠着五千九百九十四个字的工作报告,于是彻夜精神抖擞。

    “一天一宿?”东南队长知道严峭狠,但没想到他这么狠,“严峭人呢?”

    华北:“屏蔽通讯了,说要专心考核。”

    东南队长:“现在进展到什么程度?”

    华北:“最后一轮,三十进十,目前淘汰12人,剩余18人,还没一个到终点。”

    西北:“就严峭设那些缺德带冒烟的陷阱,能全须全尾到终点都怪了。”

    “不过能挨到现在的都不傻,”华北队长说,“后半夜基本没人动了,全等天亮呢。”

    雨林,考核指挥部。

    密密麻麻放大的监控画面里,夜视效果被自然光取代。晨曦穿过宽大叶片的间隙,在地上投下漂亮的剪影。

    严峭像是算好了时间,从假寐中睁眼,起身来到监控前。

    “队长,”监控前的队员见老大来了,立刻汇报,“都开始动了。”

    新一天来临,蛰伏半宿的面试者们纷纷重新冒头。

    严峭看了监控一会儿,转身走向一张有人睡着的行军床,于床边悠悠坐下。

    睡梦中的副队长,仿佛感应到了来自队长的“关切”,本来平展的眉头渐渐皱起,最后一个激灵,霍地睁开眼。

    “该你上场了。”严峭微笑。

    副队长:“”

    ——人生最悲惨的不是加班睡着被上司叫醒,而是被叫醒之后还要继续加班。

    “吓唬一次还行,两次就不灵了。”副队长不是不想干活,主要是怕做无用功。

    “谁让你吓唬了,”严峭慢条斯理,“这次来真的。”

    副队的眼神逐渐警惕:“来真的?”

    严峭点头:“能坚持到现在的都不会太弱,你过分一点没关系,他们扛得住。”

    都不弱?

    副队现在担心自己能不能扛得住了,那一个个的被折磨到现在,可都憋着火呢:“他们要是联合起来反扑,我可得报工伤。”

    严峭眉毛轻轻挑了挑,眼底闪过失望:“一群初出茅庐的,你也怕?”

    “少给我来激将法。”副队不吃这套,起身离开帐篷。

    一分钟后,虎啸震天,响彻雨林。

    帐篷内众队员:“”嘴上有多倔强,身体就有多诚实。

    雨林某处。

    刚出山洞的林雾和王野蓦地顿住,彼此相望。

    林雾:“听见了?”

    “老虎,”王野不光听见了,作为同类,他听虎啸就像听人说话一样,可以轻易分辨,“还是第一轮面试那个。”

    昨天是陷阱遍布,今天是恶虎拦路,林雾很难不怀疑这场考核是奔着“无人生还”去的。

    虎啸还在雨林回荡,无人机的声音便从相同方向传来。距离太远,那声音飘到林雾和王野这里已经断断续续。

    “6号弃权第三轮面试剩余17人”

    王野听着,微微眯了眼。

    林雾眺望声音来自的方向,眉心渐渐收紧。

    体测排在第六名,这样的人即使落入陷阱也应该有能力脱困。除非,他遇到的是比陷阱更要命的难关。

    那头老虎。或者说辅助严峭考核的,虎类兽化觉醒者。

    “这不是乱搞吗。”东南队长看不下去了。

    “他都乱搞一天一宿了。”西北队长昨天喝枸杞,今天泡红枣,以一颗养生的心佛系面对。

    “你俩就让他这么胡来?”东南队长说,“老于这是没空上线,要是上来看到严峭这么卡他的人,绝对要骂娘。”

    老于,东北分局队长。

    “什么意思,”西北队长听出门道,“这回招的人都要给东北?”

    “你们还没听说?”东南队长道,“已经定了,这批录取的先统一去东北分局帮忙,等那边的保护区完成,再按照地域和个人意愿往各分局分配。”

    东北分局的长白山原始森林兽化保护区,从一个成功的小型试点,正逐步扩展成一个规模极大的示范区,是今年整个兽控局工作的重中之重。

    “老于呢?”提到东北队长,东南队长才发现人不在。

    华北:“一直没来,估计保护区那边忙得脚打后脑勺了。”

    监控里,又一个面试者和猛虎狭路相逢,但比上一个淘汰者幸运,他的科属是大鹅。该物种天生的战斗气质,使他即使在逃窜时都气势如虹,没有因恐惧而慌不择路,鸟类科属带来的骨骼变轻,又让他的奔跑有了半飞翔的速度优势,最后凭借耐力成功甩开拦路虎。

    东南队长一眼就认出,这是在东南分局记录在案的兽化者:“这个家伙第一次兽化的时候才热闹呢,直接飞进了野生动物园的天鹅区,当时一湖面的天鹅啊”

    华北队长可以想象东南兄弟们的辛苦,大鹅和天鹅外貌虽然有区别,但放眼望去白花花一片,视力再好也没辙:“是有点难找。”

    “哦,这个并没有,”东南队长说,“一湖面都是黑天鹅,就他一个雪白雪白。”

    俩队长:“”

    东南:“但是难抓啊,我们人一进去就被围攻了,让一帮大鹅从湖里追着打到岸上。”

    那之后东南分局就有了一条大家默认的潜规则:鹅类觉醒者从普通鸟科划到猛禽科,相关任务一律按照对待猛兽的标准进行人员部署。

    谈到兽化,东南队长索性把监控画面逐一看遍,结果发现归属东南的兽化者就大鹅同学一个,其他面试者全不认识,便问另外两位队长,里面有没有西北和华北的兽化者。

    当然有。

    西北:“4号,10号,12号。”

    华北:“15号。”

    除此之外,1号毛硕在陷阱脱困的时候直接局部兽化,虽然做得很隐蔽,而2号王野在体测中表现出的强悍身体素质,也基本可以判定兽化者身份。这两人的档案不是在东北就是西南。

    “还有这个30号,”华北队长将其中一个监控放大,画面中纤细娇小的赵盈正蹑手蹑脚地穿过一片藤蔓地,大眼睛警惕地左右四顾,“她虽然是通过体测的最后一名,体格、力量都不行,但速度奇快。”

    剩余19人,确定兽化者6人,基本确定2人,兽化占比47%,很高了。

    “这个17号呢?”东南队长将唯一两人同框的监控放大,对比其他单打独斗的,2号与17号的组合十分特别,“他好像和2号很熟,他俩组队了?”

    西北队长默默喝红枣水。

    华北队长:“我觉得吧,他俩可能不只组队这么简单。”

    就在这里,所有监控画面里同时传出通报音,前所未有的响亮。

    “第1名面试者抵达终点!再重复一遍,第1名面试者抵达终点,考核通过名额剩余9个——”

    远比通报淘汰者更大的阵势,像一个中气十足的巨人俯瞰着整个雨林大吼,吼得人心头狂跳。

    肉眼可见,所有面试者都紧迫起来。

    尽管兽化占比如此高,可截至目前,除了毛硕为了脱困隐蔽地局部兽化一下,其余面试者还没有兽化的。

    但现在高压之下,西北队长摸摸下巴上一夜长出的胡茬:“会不会有人兽化?”

    “不能,”华北队长果断否定,“户外兽化,就算没引发骚乱也是绝对违规,保密协议写得很清楚。”

    “从昨天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完全兽化过?”东南队长意外。

    “这帮年轻人自律性都不错,”西北队长老怀安慰,“不冲动”

    “吼——”

    截然不同的另一种虎啸,打断华北队长的话,也打碎无人机播报的回音,更凶猛,更威风,像新的兽王莅临。

    三位队长惧是一震,循声锁定监控画面,正是先前2号、17号同框那里。

    棕榈树宽大的叶片下,条纹斑斓,皮毛发亮,一头从没在监控里出现过的老虎。惊人的体长绝对是虎类中的顶格,有力的躯干与四肢,即便闲庭信步,也带着俾睨天下的气势。

    “东北虎。”西北队长缓缓吐出三个字。

    科属普查里,虎类不少见,但在虎类金字塔顶端的西伯利亚虎,是这一科属里最稀少的,更别说还能兽化。

    正在考核区里四处欺负面试者的西南分局副队长,科属华南虎,纵横林间,百兽退避三舍,面试者落荒而逃。然而两个监控画面放在一起,仨队长立刻觉得西南副队虎清瘦一圈,连气质都文质彬彬起来。

    虎啸未落,狼嚎又起。

    “嗷呜——”

    同一个画面,同一个地点,声音没有东北虎那样凶猛,却更悠远,更苍凉,仿佛将旭日下的雨林瞬间带入夜晚,月凉如水,旷野苍穹。

    一头丛林狼自堆叠交错的杂叶里走出,来到东北虎身边。东北虎低下头,像大猫一样用脑袋使劲蹭丛林狼的脸,不料力道没控制住,一脑袋将丛林狼顶得翻了肚皮。

    丛林狼不满地“呜呜”两声,撒娇的劲儿简直让人怀疑先前帅气的狼嚎是“假唱”。

    西北队长有点懵。东北虎出来的时候,他毫不怀疑这是2号,但现在又来了一头狼:“17号也是兽化者?”忽地,他有点拿不准了,“哪个是2号,哪个是17号?”

    华北队长为同僚的迟钝心累:“你想想昨天晚上他俩那样,再看看现在这个互动模式,谁是谁还分不清?”

    东南队长满头问号:“昨晚?他俩做什么了?”

    西北队长:“不重要。”

    华北队长:“知道多了对你没好处。”

    东南队长更迷惑了,但野性的直觉又隐隐告诉他,有些事情可能的确是不要深挖得好:“那就问个重要的,”果断换话题,“刚才谁说他们肯定不能违规兽化?”

    华北队长:“”

    东南队长:“好像还有谁说他们自律性不错?”

    西北队长:“”

    所以这俩不省心的家伙到底要干啥?!

    五分钟前。

    首位面试者抵达终点的通报,一遍遍在雨林上空盘旋,像是要播放到地老天荒。

    王野被吵得闹心:“故意的吧。”

    “他们就是希望我们乱了阵脚。”林雾思忖着,“现在大家肯定都开始加速了,就算想稳扎稳打的,一想到其他人可能提速,也会着急。”

    昨天一直迂回绕路,王野早就想提速了:“就沿方向走直线,真踩了陷阱我保证把你安全带出来。”

    林雾沉默片刻,抬头:“按你说的办。”

    王野没想到他那么痛快同意,转身望刚刚东升的太阳,锁定终点方向,回头看林雾:“走?”

    “这么走不行。”林雾说。

    两人隐于茂密树丛,片刻后,一狼一虎轻装上阵。

    衣服、手机、背包通讯器都留在原地,他们靠太阳和野性的本能辨方向。还有嗅觉,犬科动物敏锐的嗅觉能够让林雾轻易捕捉到雨林里留下的气息。动物的,人类的,陌生的,熟悉的

    熟悉?

    丛林狼身形猛然一顿,鼻尖再度紧贴地面,细细地闻,没错,就是严峭的味道。

    那个让人恨得牙痒痒的面试官,在最近的几天里到过这儿,不过味道很淡,应该是单纯经过,没有做什么停留。

    那在这片雨林里,有没有他近期停留过的地方?

    一定有的。

    他是面试官,是设计这一切的“总导演”,就算不彩排,也总要在正式开演之前,检查一下准备工作是否妥当,比如,陷阱。

    “嗷呜——”丛林狼再次长嚎,带着显而易见的开心,而后狂奔起来,敏捷的身形擦着草木沙沙作响。

    东北虎一跃跟上,明明那样凶猛有力,奔跑起来却安静优雅,恍若在林间滑行。

    仨队长不知道考核区的陷阱都布置在哪里,严峭却是门清儿。于是面试官坐在监控前,眼睁睁看着一狼一虎轻易绕开他的陷阱——不管是已经暴露的,还是尚未被触发的。

    “队长”负责监控的队员犹豫地看向严峭,“要不要派无人机提醒一下他俩?”

    严峭目视屏幕:“提醒什么?”

    队员:“在考核中兽化不太好吧,万一被其他面试者看见”

    严峭:“没提前说的规则,就不是规则。”

    队员意识到自己多嘴了,悻悻收声,不料自家队长单手托腮,优哉游哉地又补一句:“但捣乱,可以随时随地。”

    “吼(啥)?”雨林某处,副队虎抬头望着无人机,百兽之王的眼里都是大大的困惑。

    “队长让你跟着我走。”无人机那边的队员又重复一遍。

    “吼吼(干什么去)?”

    无人机里传出严峭声音:“给你找点有挑战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