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天庭最后一个大佬最新章节!

    这篇感言的篇幅略长。

    先道歉。

    《天庭》这本书算是创作上失败了,因为我能力上的欠缺。

    对于这本书而言,结症在于走错了路,想探索的方向完全错了,想去写‘普通人’主角,却发现自己还没有驾驭这种角色的阅历,只能努力把这个故事讲完。

    整体构架是给出来了的,因为不想去写升级打怪文,所以能选取的剧情很少,但因为男主立不住,这类文风就变得彻底松散,只剩下了一个无戾气的特征。

    写到几万字时,我心里一咯噔,主角没记忆点啊。

    写到十几万字时,我连续补救人设却陷入了剧情停滞,写作多年的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心情开始迅速灰暗,却又强撑着不断辩解,说这样没问题,肯定有一条路能走,然后不断去填补男主的人设。我疯狂去找自己的状态,去通过配角填补这方面的空缺,写出了木吒、黑熊、啸月。

    但主角人设模糊的问题越发致命。

    这东西就是第一眼立下的,第一印象不行了就不行了,我开始犹豫要不要重开,但重开大修相当于直接废书,对追读的读者而言是不尊重的。

    渐渐的,现行主角跟我构思出的故事出现了严重偏差,我的灵感出现了连续的空荡。

    那种有力完全使不出的感觉,确实很难受。

    写到上架时,我在感言里写了一句‘篇幅可能会很短’,其实就是已经决定,把这本书作为师兄、人仙的世界观补充,而不是世界观开辟。

    上架之后,我不去争榜、安安静静推剧情,任由公众号嘲讽,自己没写好,被嘲讽就嘲讽嘛,又不是什么大事,下本书搞出色点、花点钱争榜就行了。

    我本来是想,把《天庭》慢悠悠地写到两百万字再结束,虽然男主立不住,但也算是一瓶软性饮料了,就当给自己做个负压练习。

    但我没想到,我因为书外面的事破防了。

    我参加了一次比较高规格的文学培训,为期几个月的那种。

    我热爱文学创作,想要成为能在文学史上留下名字的作者,对文学圈子有着莫大的向往,我在《师兄》完结后不肯重复自己套路,不肯再去写稳健类大男主,就是因为有文青病。

    很神奇的,这次培训治愈了我的文青病。

    培训是很不错的,有很多文学大家、文学教授熏陶,我也获益匪浅。

    让我破防的是两句话。

    ‘你那只是文化产品,算什么文学。’

    ‘你们以后的历史定位,是文学史家的笔来定的。’

    是的,网文只是文化产品。

    我这次切切实实地接触到了这个圈子,了解了圈子的运作体系。

    我开始确信。

    网文有可能成为新兴文化的发动机。

    因为网文是为广大读者提供故事样本的,是真正立足于读者、服务广大读者的。

    我何必从充满希望的新文学体裁跳出去呢?

    我像是打开了多年的心结,思路豁然开朗,自人仙后期因为病痛开始缩减的灵感再次浮现。

    但因为《天庭》结症太深,男主人设已经没办法补救,还是有力使不出。

    所以我试着搞出了心魔那章,但效果并不好。

    网文读者并不是要看生硬挖掘内心的东西,而是要看好的剧情和冲突激烈的故事,或者角色之间的美妙互动。

    灵感的喷涌,反而让我创作过程更难受。

    过去这几個月,我拒绝了已经谈的天庭版权(漫画是十几万字就找,我回绝了,因为主角立不住,写出来的东西软绵绵的,没脸去让别人改编),也拒绝了天庭动漫版权(师兄和人仙给的福利,因为师兄动画今年年底上,人仙版权给B站了)。

    其实还是蛮心疼这部分稿费的,但这也是我一点坚持吧。

    我需要这种方式来救赎我的创作欲。

    失败了就认,总结经验教训,跌倒了再爬起来。

    我开始不断反思《天庭》这本书的男主为什么立不住,然后发现……

    还真是我自己的锅。

    这个还真就怨不得别人。

    我在二三月份,有过一次不自信。

    现在的故事版本开头,是我最初构思故事、故事还不完整时写的开头,很软性、偏轻松、弱化矛盾冲突。

    但我构思完整个故事后,重写的故事开头,得到的是全面的否定。

    大佬们那句“跟你原本风格相差太大了”,让我一个月疯狂改稿、构思的心血完全崩塌,我直接懵逼了。

    跟旧作风格相差太大,也是问题吗?

    我不理解。

    天庭现在的男主之所以立不住,是从那时开始,我选择了躺平和接受。

    大佬们只是给出专业意见,这属于我本身的问题。

    再往前算,《人仙》创作后期职业病爆发对我精神状态打击很大,所以开新书的时候完全没了自信,觉得自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