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天庭最后一个大佬最新章节!

下黑拳的主要原因。

    狮王见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身体再次前扑,左勾拳来势无比凌厉。

    周默连续晃身横躲,脚下不断后挪,这次却将对方快攻连续闪过。

    但周默并没有出拳反击。

    他在等对方露出空隙。

    狮王猛攻几拳,周默矮身朝着左侧闪躲,右手却探出了一个诡异的角度,钻入狮王双拳缝隙抓向狮王的义眼!

    大拇指用力扣压!

    “啊——”

    惨叫声中,这两米高壮汉的机械义眼爆出几滴血珠!

    他怒吼着,双拳轮圆了砸向面前的‘矮子’。

    周默向后闪躲,脚下蓄力,背部撞向了围绳!

    这是他的常用招式,凭腿部发力调整方向,借着围绳的反弹力量朝侧旁避开,顺势从侧方发动下一轮攻击。

    台下突然划过一抹寒光!

    周默瞥到了下方人群,此刻离着自己最近的男人,拿出一把匕首划向他的右脚脚踝!

    他来不及闪躲,本能地抬脚,身体已经被围绳弹起,直接撞向狮王怀里。

    狮王在剧痛的刺激下已近癫狂,铁拳猛地砸开周默举起来的胳膊,两只大手把周默圈住,膝盖猛击!

    周默这个姿势根本没办法防守。

    闷响声中,胸口肋骨不知道断了几根。

    但更要命的是,后续狮王如同擂鼓般砸下的双拳命中了周默的脊柱!

    周默趴倒在了地上,眼前发黑,身体沉重,近乎失去知觉。

    狮王半跪身体,拳头再次朝着周默脸颊砸落……

    拳场贵宾室。

    看着屏幕中的画面,一身白西服的‘庄家’,不由露出少许惋惜。

    “吴狄是个不错的拳手,可惜了,他想再打几场就退圈,年轻人就是不听劝啊。”

    “老大,他其实并不知道多少事,应该也不会出去乱说……”

    “我要的是没有任何隐患,让他完美的退役。”

    西服男动作风骚地弹了弹手里的电子烟,笑道:

    “这个世界上最稳固的关系,就是有共同的利益,当彼此利益不再一致,你用什么保证他会保守秘密?

    “品德?这玩意你也信?”

    “还是老大睿智。”

    说话的那人笑着应了句,低头看着屏幕中的画面,轻轻摇头。

    人群沸腾般尖叫着。

    在鲜血的刺激下,很多人已经忘记手中的票据写着吴狄的名字,忘记如果吴狄倒下了,他们要损失一大笔货币。

    狮王左眼滴着血,把已经半昏迷的周默从背后拽了起来,左臂卡住了周默脖子,向后猛拽。

    周默身体本能地挣扎,试图扒开狮王那粗壮的手臂,但对方手臂外围的金属铁环太过光滑,根本就不受力。

    任何挣扎都已徒劳,那条胳膊如同铁箍般不断收紧。

    甚至,在周默窒息之前,狮王就能挤碎他的脖子!

    自己这就要死了吗?

    确实有点不甘心吧……赚了那么多黑钱,还没来得及花。

    周默的双眼微微睁开。

    映入眼眶的,是人群狰狞的面容;

    钻入耳中的,是糟乱的骂声。

    这种场景自己似乎在哪遇到过,在哪来着?

    在哪……

    那是两面印满狰狞面容的墙壁。

    墙壁长长地看不到头,上面的人像在不断嘶吼。

    而自己,拖沓着脚铐、双手被锁住,朝着前方那浅黄色的漩涡慢慢走去。

    这又是什么?

    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些。

    呼吸越发困难。

    颈部动脉被挤压,周默的大脑已开始缺氧,眼前的光影不断模糊,渐渐只留下几只光斑。

    一颗光斑绽出光亮。

    他仿佛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名字,但却无法将这个名字听的真切。

    光亮中有一片白云,白云上悬浮着一座宏伟的大殿,殿前站满了披挂持枪的人影,而自己跪在那。

    有威严的嗓音缓声问着:

    ‘你可知罪?’

    可知罪?

    光斑隐退,周默的双手已经没多少力气,像是挂在狮王的胳膊上。

    耳旁那些聒噪的喊声渐渐淡去,仿佛又听到了几声呼唤。

    ‘大人啊,您为何就不肯对陛下服个软?’

    最后一个光斑在眼底渐渐淡去,光斑中仿佛出现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端着几颗红枣,递到了自己面前。

    ‘居士何不放下屠刀,吃颗枣?’

    光斑散去,周默的意识即将归于黑暗,双手无力地落向地面。

    ‘喝下这汤,你就是另一人,轮回源苦,早得解脱。’

    解脱?

    什么是解脱?

    自己又为何要解脱?

    此身未入苦海,此魂立于天地,要什么解脱!

    周默仿佛回到了那个大殿前。

    周围没有任何声音。

    ‘他’抬头看向大殿深处,里面有重重人影,却都已看不真切,只能看到他们穿着像是戏服一样的古老长袍。

    ‘他’慢慢站起身来。

    拳击台上,周默突然睁开双眼!

    他眼底有金光闪过,抬起的右手筋肉暴起,抓住了狮王的金属手肘。

    咔。

    骨裂声异常清脆。

    周默原本离地的双脚猛地下坠,身体仿佛有千斤重,一个甩手,竟将狮王那庞大的身躯甩过肩头,摔到身前!

    狮王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只是单纯的错愣。

    他明明已经弄死了这家伙,怎么会……

    全场人声突然静了下去。

    周默仿佛憋了一口气,此刻张开嘴,一缕缕白烟自牙缝中钻出,眼眸只余冰冷。

    狮王此刻终于惨嚎出声,刚要挣扎着站起来,一只脚已经照着他面门踩落。

    彻底昏迷前,狮王只听到了一声奇怪的低喃:

    “臣,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