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我,还能抢救一下吗?[穿书]最新章节!

    (一)谁是船船?

    苏云景在这个世界, 第一次跟傅寒舟提船船这个小名,是他出车祸被送到医院时,为了确认傅寒舟还有没有过去的记忆。

    苏云景第二次叫傅寒舟船船, 是他转学过来的一个月后。

    傅寒舟转到镇定第三中学,跟苏云景再再次成为了同桌。

    刚转过来时,傅寒舟对苏云景的态度仍旧有些冷淡, 但他能主动找过来,就说明对苏云景是有所不同的。

    只不过傅娇娇还处在傲娇阶段,随着相处时间变多,苏云景对他又特别上心,傅寒舟才慢慢放下防备, 态度也没之前那么骄矜。

    某天夜里, 苏云景都已经睡着了,突然接到了傅寒舟的电话。

    听到对方现在就在他家门外,苏云景立刻睡意全无,穿上凉拖急忙出了卧室。

    傅寒舟这么晚找他, 很有可能又犯病了。

    苏云景打开房门,果然就看见一身狼狈的傅寒舟。

    这两天在降温,连着下了好几天的雨,傅寒舟的黑发被雨水打湿, 一绺一绺地淌着水,灌进修长的脖颈。

    浓长的睫毛也结着细细密密的水珠,银灰色的休闲服湿透了, 紧紧贴在身上。

    看着脸色泛白,薄唇微抖的傅寒舟,苏云景心疼地把他拉回了房间。

    “你先把湿衣服脱下来。”苏云景扒下了傅寒舟的外套,“我去拿条毛巾。”

    见苏云景要走, 傅寒舟眼皮神经质一跳,猛地抓住了苏云景的手。

    苏云景回过头,傅寒舟长睫颤了下,缀在上面的水珠滴进眼里,也滴进了苏云景的心里,在他心脏留下湿漉漉的痕迹。

    “我不走,我是去拿毛巾给你擦擦身上的水。”苏云景温柔地将傅寒舟淌着水的发梢拨弄到了脑后。

    傅寒舟还是抓着苏云景的手,瞳孔缩到了极致,脸色是病态的苍白。

    从苏云景掌心传来的温度,让他觉得非常安心,不由更用力地握着。

    傅寒舟不让他走,苏云景也就不走了,拿自己洗干净的衣服细致耐心地擦着他头发上的水。

    傅寒舟又出现幻觉了,苏云景找了一件自己的睡衣,给他穿上后,就把浑身冰冷的傅寒舟裹进了被窝里。

    一直哄到半夜,傅寒舟才安心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被窝里的人不安分地拱来拱去,苏云景费力支开一条眼缝。

    看见年轻版的傅寒舟,恍惚着还以为自己在做梦,苏云景下意识抱紧身边的人,“别闹,船船。”

    傅寒舟眼睛有一瞬的锐利,脑袋从被窝里探出,闷声问,“谁是船船?”

    苏云景这下是彻底醒了,有些不自然地说,“舟也是船的意思,这是我私下给你起的小名,咳,不好意思。”

    傅寒舟没说什么,垂下的眸却是幽幽的黑。

    十分钟后,苏妈妈在门口催苏云景起床吃早饭。

    苏云景和傅寒舟一块出来时,看见自己儿子房间突然冒出一个人,苏妈妈吓一跳。

    “这是我同学,叫傅寒舟。”苏云景编了个谎,“他忘带家里钥匙,父母都没在这儿住,就来这儿借宿了一个晚上。”

    傅寒舟礼貌冲苏妈妈点了一下头,“阿姨好。”

    苏妈妈打量着傅寒舟觉得有点眼熟,但她一时想不起来,倒是越看越觉得他出奇的好看。

    “快坐快坐。”苏妈妈热情地招待苏云景这个漂亮的男同学,“你想吃点什么,时间还充裕,阿姨再给你单独炒个菜。”

    苏云景:……

    这张脸果然无往不利。

    苏云景过往的亲人,除了闻燕来以外,其他都很喜欢傅寒舟,就连他妈也不能免俗。

    (二)醋精还是过去那个醋精

    傅寒舟没住校,沈年蕴在学校附近给他租了一套房子。

    他跟苏云景混熟后,在苏家落户的契机,是因为沈年蕴帮苏云景他爸解决了工作问题。

    苏妈妈是中学语文老师,苏爸爸是程序员,沈年蕴将他介绍到了朋友的公司,薪酬待遇都非常好。

    为了感谢沈年蕴的帮忙,再加上苏云景在一旁煽风点火,苏妈妈听说傅寒舟现在一个人在外租房子住,就让他搬进来了。

    傅寒舟住进来的第二天正好是周六,苏云景小姨家的表妹高芸芸来借书。

    高芸芸马上就要上初三了,来苏云景家借初三的书跟学习笔记。

    这些东西苏妈妈一早就收好了,专门留给高芸芸。

    兄妹俩关系一直很好,来了之后高芸芸也没声张,想吓一吓苏云景,在苏云景房门外听了会儿动静,然后猛地推开房间门,叫他,“哥……”

    看见苏云景房间的傅寒舟,高芸芸眼睛睁大,尾音立刻软了下来,“哥……哥。”

    高芸芸娴静温婉地将头发挽到耳后,一秒变甜姐儿,温温柔柔地喊苏云景,“哥哥,你们写作业呢,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苏云景:……

    傅寒舟视线扫过高芸芸,最后落在苏云景身上,足有千斤之重,苏云景的肩膀都垮了垮。

    高芸芸在苏云景家吃了午饭,这一整天哥哥长哥哥短,喊的苏云景眼皮直抽,身后的目光也如锥如针,刺的苏云景坐立难安。

    苏云景:女施主别念经了,再念下去你哥就要被超度了。

    等高芸芸走了,房门一关,傅寒舟眼眸压下,神色阴郁,几乎是咬牙切齿,“谁都可以喊你哥哥?”

    苏云景顶着压力解释,“她平时都是喊我哥的,今天是因为看你长的帅,所以想表现得乖巧一点。”

    这事也怪他。

    许久没有见这么少年气的傅寒舟了,他们俩现在又清清白白的,搞得苏云景心里痒痒的,满脑子都是他们小时候,傅寒舟软乎乎叫他哥哥。

    那时哥哥就是哥哥,没有任何歧义。

    所以前几天苏云景像小时候那样逗傅寒舟,说只要他以后喊他哥,就让他住他家。

    哪成想,醋精还是过去那个醋精,对这个称呼仍旧特别计较。

    傅寒舟不仅计较,从那之后他事事都开始计较。

    第二天去买书店买练习题回来时,路过一家礼品店,看见里面的玩偶熊,苏云景想哄一哄他,就拉着傅寒舟进里面买了一只熊送他。

    傅寒舟很认真地问,“只给我一个人买,别人没有是吗?”

    苏云景:“……只给你一个人。”

    傅寒舟这才满意地把熊抱出了礼品店。

    苏云景带他出去喝杯奶茶,傅寒舟都要问问,是不是只跟他一个人出来喝奶茶。

    无论苏云景和傅寒舟单独做点什么,他都要追问一句,是不是只跟他一起做,这都快成傅寒舟口头禅了。

    事事问,事事都要斤斤计较,事事都占有欲爆棚。

    苏云景很明显地感觉出了傅寒舟的不安,他不知道这种不安源自什么地方,明明这次他从来没丢下离开他。

    有一天苏云景被傅寒舟连续问了好多次,他终于忍不住,凑过去重重咬上傅寒舟的唇。

    “我心里只有你,有关你的事都不会跟其他人分享。明白了吗!清楚了吗!”

    见傅寒舟怔怔地看着他,苏云景意识到自己安抚的有点过了。

    以前傅寒舟是吃他这套的,现在就不一定了,毕竟对方也没跟他表露过那方面的意思。

    苏云景刚想缓解气氛,傅寒舟猛地将他摁到床上,胡乱地吻着苏云景。

    傅寒舟的吻很青涩,毫无章法,像头压抑许久的野兽,终于爆发了所有感情。

    他汲取着苏云景的津液,想将眼前这个人完完全全占为己有。

    意识到情况越来越不对劲,苏云景左右闪躲着避开了,“寒舟,等等,等等等……”

    因为苏云景的拒绝,傅寒舟像只小野兽似的呜咽了一声,难受地拱在苏云景颈窝。

    苏云景谆谆教化这头小野兽,“我们现在还小,有些事长大才能做。”

    傅寒舟抬起头,漆黑的眸蒙了一层雾气,迷蒙地看着他,像是不知道所谓长大才能做的,到底是什么事。

    苏云景:……

    不会吧,不会吧,这个时候的船船居然这么纯吗?

    傅寒舟对他动心时,正好是十七八岁感情懵懂的年纪,但当时苏云景不知道他的感情,也没注意到他的异常。

    知道时傅寒舟已经成年,满脑子都是不良颜色。

    国内这方面教育虽然很欠缺,但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懂的都知道,不该懂的也多少知道一点。

    傅寒舟情况特殊,他曾经真的有过特别纯的一段时间,虽然开窍晚,但发育的却好。

    苏云景尴尬地捂上自己脸,语气不自然,“你……自己解决一下。”

    跟傅寒舟在一起这么久,苏云景什么都经历过,但面对眼前的傅寒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觉得很羞耻。

    (三)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