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最新章节!

    嘴里含含糊糊地嘟囔:“我给你打了好多个电话, 为什么都不接,我生日那天满屋子都是蛋糕,全世界都在和我说生日快乐但是我只想要你给我回一句话呜呜呜……”

    “…………”

    够了, 别鼻涕泡都粘我衬衫上。

    吐槽归吐槽,但是朝辞的的确确是有点心软了, 宠了三年的人,抱着自己哭, 他也不是铁石心肠的。

    一米九几的人, 长手长脚的靠在他怀里哭, 看起来真的怪委屈的。

    他伸手抱住裴疏的肩膀,在他的额上轻轻落下一吻。

    “别哭了,那天是真的有事才没看手机。”朝辞轻声说。

    “真的吗?”裴疏眼睛亮了亮。

    “真的。”朝辞语气特真诚。

    “我不信呜呜呜……”

    “……”

    朝辞强忍着才没直接扔掉这傻逼玩意儿:“……那你要怎么样才信?”

    裴疏抬起脸,露出红肿的眼睛, 磨蹭半天, 指了指自己的嘴唇:“你亲亲我。”

    朝辞:“……”

    他迟疑一瞬,还是慢慢低下头吻上了裴疏的唇。

    才碰一下刚想离开就被裴疏疯狗似的抱着啃, 又是一个极其漫长的吻, 等到朝辞捶打裴疏时他才放开。

    看着直起身大口喘气的朝辞, 他笑着说:“我就知道你心里不可能一点都没有我。”

    他还是喜欢我的。

    自顾自下了这个定论后,他显得格外高兴。

    “你先工作吧, 我在这等你,等五点了我们一起回家。”他说。

    他都这样说了, 朝辞也不好说什么, 只能坐回去继续办公。

    现在已经三点多了,裴疏支着一只手坐在朝辞对面看着他工作,让朝辞微微有些不自在,好在一个多小时也过得很快。

    然后他就拖着一个小尾巴下班了。

    裴疏是自己开车来的, 但是他一点也没有开自己车的打算,就停在朝辞公司的车库里,蹭着朝辞的车回家了。

    朝辞虽然做饭的手艺很好,但到底是忙人,不可能天天自己做饭,从前他只有裴疏在的时候会做饭,或者偶尔自己做一顿,平常时候都是让家里的阿姨做的。

    这次裴疏也没有那优待了,跟着朝辞吃了一顿阿姨做的饭,然后在朝辞坐在沙发上看书资讯的时候挤在朝辞身边,一直到九点多两人一起上楼。

    两人洗漱完后,裴疏自觉地上了朝辞的床,朝辞也没法赶他。他躺在另一边准备睡觉,但是刚闭上眼睛就感觉到裴疏手伸到了他身上,唇上还有些冰凉又湿润的触感——他在吻他。

    朝辞睁开眼,就见裴疏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做嘛。”

    …………

    第二天又是腰酸背痛地醒来,这时才七点半,按理说前一天这么累就算是朝辞第二天早上也醒不了这么早,朝辞之所以会醒是因为电话。

    朝辞一看,是谢骁。

    他接起来,听见另一边语气雀跃地对自己说:“阿辞今天周末,你有空吗,我想来找你。”

    朝辞看了眼睡在旁边的裴疏,而这时裴疏好像也被电话声吵到了,有些醒来的迹象,朝辞顿时有些头皮发麻,语气含糊地说:“我今天有会,明天吧。”

    “哦,那好吧。阿辞记得好好休息!”谢骁有些失望。

    “嗯。”朝辞点头。

    然后他就挂了电话,这时裴疏已经醒了,迷迷糊糊地搂住朝辞的腰,将整个人靠在了朝辞的怀里:“谁啊,大清早给你打电话。”

    朝辞:“…………”

    “公司的人。”朝辞说,面色如常。

    裴疏也没起疑,“哦”了一声后就把朝辞往下拽:“再睡会呗,你才睡多久。”

    朝辞也没挣扎,顺着他的力道躺下,被裴疏死死搂在怀里。

    他闭上眼睛,却压根睡不着。

    感觉一夜就完成了两级反转似的。

    他忍不住又找了系统:【统子……我好像、玩脱了。】

    【有没有办法让聂快点醒过来啊?】他问。

    再不醒过来,就要上演“我绿我自己”的大型狗血连续剧了!!

    系统:【…………】

    【你活该。】

    说是这么说,但系统也没有袖手旁观,他不是为了帮朝辞,而是同情裴疏和谢骁。

    真惨,遇上朝辞这个渣渣,希望能够在发现对方之前让聂醒过来吧。

    系统去问了主系统,没过多久回来告诉朝辞:【主系统说快了,最多还有一星期。】

    很好,一星期!

    朝辞觉得自己熬熬还行。

    …………

    然而翻车却来得特别突然。

    四天后谢骁到朝辞家里,这小子素了半个多月了这会儿难得开荤就恨不得往死里吃,来了就把朝辞往床上拖。

    朝辞正爽着,却听到楼下开门声传来。

    艹!裴疏有钥匙!!

    他顿时慌了,连忙推开谢骁,跟他说:“有人来了,你快把衣服穿上去避避。”

    慌乱之下的言论简直就是渣男经典语录。

    谢骁也听到了楼下的开门声,再加上朝辞这一番话,让他顿时警觉:“有什么人需要让我避避?你妈妈?”

    “……”朝辞不知道怎么说,“不是,反正你先把衣服穿上!”

    一向听话的谢骁这还跟他杠上了:“你不说清楚我不穿。”

    朝辞:“…………”

    他简直想大喊,小祖宗你放过我吧!

    但是时间不等人,他已经听到裴疏上楼的声音了。

    就算谢骁不肯穿,至少他也得把自己衣服穿上,朝辞连忙起身飞快穿衣服。

    勉强穿上了衬衫和裤子,裴疏就直接推门进来了。

    裴疏原本是满脸笑容的进来,一进门却满是暧昧的味道,裴疏对这味道当然不陌生,他抬头看去,便看到衣衫不整的朝辞和一个只披了一件浴袍,露出大半胸膛的谢骁——谢骁虽然觉得事情不对劲不肯听朝辞的话穿衣服,但好歹也没有暴露癖,知道有人要来,也就随意地套上了一件浴袍。

    看到这一幕后,裴疏在原地愣了一秒,随后直接炸了。

    朝辞:“……你听我解释。”

    啊啊啊怎么听怎么渣男。

    问题是他现在除了渣男经典语录之外也没不知道说什么啊??

    裴疏哪里肯听这渣言渣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