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镀金时代最新章节!

    将近一百桌,两个大厅合并,还是挤得满满当当。桌上白桌布垂地,鲜花满场,粉玫瑰,白百合,绣球花……

    这么盛大的宴会,就是连婚礼,南音也没经历过这种排场。众人也都惊讶,这么盛大的厅,真是站在门口,都看不到前面的桌子,这么多桌子,应该放在学校操场上才对。

    南音越过鲜花的海,蜡烛跳跃的万水千山,也始终看不清最前面主席台上,白桌上摆着些什么东西,真是隔桌也能如隔海呀!

    桌上摆着姓名牌,更有人给领位,不然都找不到。

    卫太太领着南音的手,一路穿过人群目光,向最前面的主席走去,南音简直后背都要冒出汗来,如此万众瞩目,她从来没有经历过。

    感觉大家都在看她,她每走一步都越发紧张,不知今天裙子穿的够不够得体,头发梳的够不够好看,烛光都变得飘忽,她整个人轻飘飘,低头间看到自己指甲上的粉红色,想到还好彩青给她涂了指甲油……理智稍稍回归,她就觉得脚步原来很僵硬,腿完全无法自然的行走,只能机械地被人牵着。

    试图调整,却发现更加僵硬……

    转眼到了第一排,站在圆桌旁,南音和君家人,彻底茫然了。

    君海川也很意外,他们的桌子被安排在第一排,第一排只摆着四张桌子,中间两张是主席位,一张是演艺圈的,一张应该是专家的,现在谢全带人坐在另一张,他们被安排在和卫钟明一桌,竟然完完全全是全场最重要的位置。

    南音也明白过来这种不对劲,结合师母之前的嘱咐,如果说座次表现出主人的重视程度,那么他们,就成了今晚毋庸置疑的贵客了。

    这是为什么?

    之前完全没说呀?

    一见他们来,谢全也站了起来,走过来对卫钟明说,“刚你们没来,我就让他们开门了来里面坐,外面人太多。”说话的口气,一看俩人关系就不一般。

    南音看他,可怜她平时真的没机会见这么多演艺圈的人,这导演拍过什么,她却实在想不出,只知道人家真的很有名,还真是君海川说的,她就关上门,一个人,成天在古玩里独孤求败了。

    谢全却也正看她,眼神和煦,“是叫许南音是吧?”

    南音心中大感诧异,但也许因为逼负极了,竟然生出冷静来,稳稳地点了点头,“谢老师,您好。”

    她总结出一个经验,管他什么玩意,叫“老师”永远是不会错的,既可以表示出尊敬,又不会太生疏。古玩圈里的万能称呼,到了被古玩圈跨界的文艺圈,一样能用。

    庄妍珊看着南音,知道她心里紧张,却还应对得体,心中生出安慰来,更多的却是一股说不出的心酸。

    就见谢全一抬手,旁边他的助理递过来一个盒子,他亲手接过,递给南音,“小小年纪,为国争光,初次见面,谢叔给你个见面礼。”

    庄妍珊心中大震,他们和演艺圈的这几位可没什么交情,人家这是为什么,总不会是因为君海川的面子吧。看向自己丈夫,看君海川正在望着南音,但一双手却背在后面,多年夫妻,她从丈夫的姿势上,可以判断出他现在隐隐紧张。

    一样紧张的还有南音,她看着那盒子,完全不知道该不该收。

    求助地看向师父,君海川还没说话,谢全就笑了,看了一眼君海川,又对南音和颜悦色地说,“你师父没教你,‘长者赐不敢辞’?”

    君海川点头,示意她手下。

    南音双手从人家手中接过盒子,道了谢,又不知道该不该打开,万一是很贵重的怎么办?

    就见旁边的卫太太伸手过来,直接帮她打开了盒子,说道:“我帮挑的,不是什么贵重东西。”拿出来,是一个翡翠的挂件,碧绿水润,圆嘟嘟的,下面坠着两个碧玺的坠子。

    大家都是内行,周围响起吸气声。

    南音已经彻底傻住!

    那中间圆圆的翡翠,鸽子蛋大小,碧绿通透如一汪碧水,先不说这种东西多难找,做的多可爱,看见就想揉到手里,问题是,现在翡翠什么价?

    “这……这么贵重,我怎么能收?”

    “没事没事,老谢也是不看僧面看佛面,你不收他可要不好过了。”卫太太顺手往南音脖子上一挂,又转身对自己身后的人招手,“快把我的礼物拿过来。”

    南音大惊失色,前面像送白菜一样三言两语给了她这么个烫手东西,还没问清楚,竟然还有礼物。

    后面的人早已准备好,几个人过来,手里都端着精致的方盒子。

    彩青他们也走了过来,看到南音正不知所措,脖子上挂着个能压垮她的翡翠挂件,那东西戴出门,命都少半条。彩青走到庄妍珊身边,心中生出奇怪的感觉来。这几百人的视线都聚焦在南音身上,真是一时风光无限,风头无两,可是——为什么?

    就听卫太太说,“我也不知道该送些什么给你才好,不过想来女孩子都是爱吃零嘴的,”旁边的人打开盒子,南音一看是巧克力。她也不是不识货,人家有个识货的男朋友,但这次她傻眼了,牌子竟然没见过。

    knipschildt,号称世界上最贵的巧克力,一盎司一万七千元,美国货,所以君显并没有给南音买过。他没买过,南音自然没见过,可周围有人识货。

    卫太太看她紧紧攥着手不动,让人把盒子直接放在桌上,对庄妍珊说,“这孩子太老实,不是什么贵重东西,看把她紧张的,您帮她收下吧,弄的我这送礼的都不好意思了,好像在为难她。”

    这话一出,再不收下就太不给面子。庄妍珊知道这里满堂宾客,无论如何不能这时候回绝人家。

    宾客大部分都已经落座,这里越发万众瞩目,外面又有一群人走进来,为首走着谢金铭,孙阁老,还有吕阁老,更有南音不认得的。

    几人面带喜色走到主位,谢金铭对着君海川说,“君老师在这里,总算见到了。”又看向南音说,“你替咱们争了光,名副其实是今晚的主角!”

    此言一出,君家人集体愣在那里。

    卫太太笑着拉住南音,“这宴会,原本是我和老卫结婚周年,搞过一次慈善晚会,筹到了一定款项,本来这次准备再借着谢老师得奖的东风再办一次,可正好得知了你们这消息,所以就谁也没说,临时把今天的宴会改成了给你庆功。”

    庆功?!

    南音的头皮都炸了起来,几百人一起来给自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