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美食]末世求生最新章节!

/>
    帅助手点点头,道:“很深,深不见底,无限深,你别掉进去。”

    郑砚赶紧走远了点。

    帅助手和水壶一见如故,建立深厚的友谊,爪牵爪说:“这个水很好喝。”

    是吗?

    郑砚好奇的掬起一捧水,尝了一口,不禁连连点头。看着和平常水无甚不同,却能从中品尝出清甘的味道,有点冰凉,这水像丝绸一样柔滑,而且很解渴。

    郑砚擦擦嘴,从水边站起来,环视整个空间,心里充斥暖洋洋的踏实感……这是他的私人领地。

    最后他还是忍不住顺着空间边缘走了一遍,边缘尽头全是山峰,圈住这片地。

    郑砚王者一样巡视完自己的领土,从进来空间到现在,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肚子开始咕咕叫,想出去吃饭。空间像是没有天黑,郑砚对着草地吼了一声,“水壶!帅助手!走了!”

    帅助手驮着水壶飞过来,郑砚抱着它们两个,心里默想‘出去’。

    下一秒,回到卧室的地板上。

    郑砚又感叹一番,进去真是太便捷。然而他往窗外一看,愣住了,太阳还明晃晃挂在头顶上。

    现在几点钟?他赶紧拿起手机确认,竟然才三点钟。

    他进空间的时候,大约两点多钟,合着在空间里呆半天,才过去半个小时?!

    郑砚记住手机上的时间,进去空间溜达十分钟,出来后一看表,不由卧|槽了一句,才过去一分钟!

    郑砚问跑去客厅飞翔的帅助手,“空间和外面时间不同步?”

    对比之前刚进空间它带猫飞总摔跤,现在已经飞得很稳了。它一脸理所当然,答道:“当然啦!约10:1,空间10个小时,外面1个小时。你现在知道我以前过得多辛苦了吧!虽然我才开机不久……但是在空间里真是度日如年,你在外面一年,我在里面十年,等你等的主板都裂了……”

    郑砚把帅助手的废话统统屏蔽掉。这是多大的馅饼啊!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空间里的庄稼是不是生长成熟的比外界要更快?!

    种田空间如此,那储物空间呢?

    郑砚问:“储物空间也是10:1?”

    若是如此,储物空间的东西要比外界腐坏的更快。

    帅助手摇摇头,说:“正好相反,据我这些年的观察,储物空间的时间几乎是静止的,外部时间:空间时间约100000000000000000000000……无限循环:1。”

    ……那是不是表明,储存的物品将不会腐坏?

    想到这里,郑砚把之前放进去的沙发冰箱搬出来,触手一摸,茶水和进空间之前一样温热。拉开冰箱,没有电,冰箱里的东西几乎保持原样,冰块没有融化,冻得硬邦邦的依旧冻得硬邦邦。

    操……

    死去活来,老天爷竟给他开这么多挂!

    黄昏时郑砚接到王妈电话,今天周六,小孙子陪爷爷奶奶过周末。今明两天都抽不开身。

    末世前的这段时间,自己必将走南闯北收集物资,公寓也会转手。郑砚想了想,说:“这段时间承蒙您照顾,从今天起您不必来了。”

    王妈呆了呆,推开爬上膝头的孙子,慌忙走到门外,急道:“小先生今个不高兴?老妈子这就去给您做好吃的,您可别辞我啊!”

    这个差事可谓千载难逢,一天两顿饭,偶尔打扫卫生,一个月就五千块!

    她老头子是个环保工人,起早贪黑,一个月也不过区区一千五百元!更何况主家不是个斤斤计较的,她克扣的米油果蔬的费用每月也有近两千,还能时不时拿点零食给孙子解馋,那些零食可都是名牌货!

    因为给郑砚打工,全家人她是挣得最多的!儿子儿媳也因此愿意常常回来看他们老两口。

    可要是没这份工作……

    王妈看了一眼沙发上跷腿玩手机,饭不做碗不刷地不扫的年轻女人,心头沉甸甸的。

    郑砚愣了愣,说:“您误会了,再等几天我就搬家走人了,房子也会转卖。您放心,工钱一分不会少。事发突然,我多加半个月工资,聊表歉意。”

    说完撂下电话,往外一看,商店招牌上的霓虹灯陆陆续续亮起来。

    天黑了。

    他根本不想出门,晚饭吃点什么呢?郑砚摸摸扁扁的肚子,拉开冰箱,大多数熟食被他早上扫荡的干干净净,偌大的冰箱只剩下两包方便面一根火腿肠,角落还蹲着一棵白菜。

    于是决定吃方便面。

    拿出方便面,郑砚端着锅想想,把面放一边,提着锅进空间,舀了小半锅溪水。

    除此另准备鸡蛋一只,火腿切丁,最后拔出白菜最鲜嫩的菜心备用,等锅底开始冒泡,水还没沸腾,将鸡蛋磕进锅里--根据他落难时期吃方便面的经验,这样鸡蛋比较不容易被煮散,果然水面上只漂着极少的蛋清。

    水开后放面块,三十秒后捞出,在冷水中焯一下装盘,然后往锅里加火腿、调料、菜心。

    菜心很嫩,不宜煮得过火,等再次开锅,此时鸡蛋白菜都是八分熟。郑砚不爱吃熟透的,于是关火起锅,将面汤倒进面里。

    他喜酸喜辣,又加入两勺米醋一勺碎辣椒。这时,瓷白的海碗衬着酱色泛着鲜红的汤汁,面条弹q筋道,旁边卧着一颗扁圆的荷包蛋,蛋黄处蛋皮很薄,隐约透出淡淡的鹅黄色。面碗冒着腾腾热气,青黄的菜心和火腿丁浮在表面,交叉相映很是可口。

    郑砚捞起面吃了一口,满意的点头,他煮面的技术还是那么登峰造极……不知是不是心理因素,总觉得小溪水煮的面比以往都好吃。郑砚没多想,毕竟有三年没吃过方便面,低头专心连面带汤吃光,把碗筷叉进厨房洗洗刷刷,回房睡觉。

    卧室里,飞机和帅助手在床上翻来滚去,打得不可开交。真丝床单变抽丝床单,撕得稀烂。

    郑砚立在床头,终于明白自己缘何有幸得到两个空间,原来副作用在这里……他拽住床单一角,猛然提起,想把它们抖个屁|股蹲。地板上没有东西跌下来,拎着床单觉得有重量,低头一看,八只爪子紧紧勾住床单,两颗脑袋仰头,qaq的看着他。

    ……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