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美食]末世求生最新章节!

不会骗我的吧?”

    霍贤一本正经的说:“会。”

    郑砚:“……”不要脸。

    虽然霍贤不仁,结账的时候郑砚还是很大度的不跟他计较,抢先付了两人的账。

    一盘水饺五块,老板找零三十五。霍贤结账没抢过他,从兜里掏出钱,郑砚一边后退一边说:“是男人就别这么斤斤计较啊。”

    心里想吃人嘴软,霍贤欠我两碗水饺的人情……

    霍贤恍若未闻,从兜里掏出钱来,往前欺近两步,硬往他怀里塞了两张钞票。而后大步流星的离开,赶着去工地上工了。

    郑砚呆呆的看着手里的十五块钱,让他吃惊的是霍贤给他的居然都是新钱……最重要的是为什么给十五,这不是换成我吃他嘴软了啊。

    下午霍贤继续搬水泥爬高架盖房子,郑砚在工地坐了半天,想时间就是生命,我不能老守着他啊我又不是小媳妇。于是打听好工地六点半下班,跟霍贤打了个招呼……霍贤看都没看他,郑砚有点寂寞的忙自己的去了。

    汽车站不远有一条衣鞋街,整整一条街都是卖衣服和鞋的,人挤人非常热闹。

    将车留在工地,郑砚从空间翻出一个大背包,徒步往衣鞋街走。人多的地方就有吃的,果然一走过去,就看见许许多多路边小吃。

    卖烤红薯的、糖葫芦、卖鱿鱼串和炸麻辣串的等等,琳琅满目挤满了整个路口。

    郑砚挨家挨份,每样都要一份尝尝,觉得味道还不错就多买点,用方便袋包好假意放进背包,实则借此收进空间。

    最后麻辣串、韭菜盒子、麻酱烧饼。驴肉火烧和粽子一样买了十多份,收进空间备吃。

    买完小吃往街里走,意外的在路摊边看到一个老太太在卖鞋。

    这自然不是名牌鞋,而是农村妇女自家做的那种手工布鞋。郑砚拿起来看看,针脚密密麻麻很细致,看上去不太美观,但是穿上很跟脚,非常舒适和耐穿。

    这老太太年龄大了,别的做不了,却有一手好针线活。

    郑砚试了几双,鞋号很合适,当即也不还价,将十多双鞋尽数包圆了。

    老太太戴着老花镜眯着眼睛找零钱,想了想,用老人特有的干哑的声音问:“小子,还要鞋不要?奶奶家还有鞋。”

    郑砚思考一会,现在鞋倒是次要的,于是问道:“要的要的,您家卖棉被什么的吗?加厚那种的。”

    老太太把钱给他,说:“这个没,不过奶奶会做,俺家儿媳们也会做,小子急着不急?”

    郑砚把钱收起来,说:“我先去您家里看鞋吧,现在方便吗?”

    老太太答应一声,搬起自己的小板凳。她已经很老了,腰弯的很厉害,在前边慢腾腾的带路。

    老太太家不太远,走过几条街,拐进一条破旧的小巷,尽头就是她家。

    不大的院子里住着三代人,老太太有三个儿子,加上儿媳和孙子孙女足足二十多口人。

    推门进去,院子里坐着几个妇女,一边闲谈一边在择韭菜。一个个穿戴都很破旧,好在干净,看到老太太带着个陌生人进来,都楞了一下。

    郑砚清清嗓子,简单介绍自己来意,想要购置农家棉被和棉鞋棉衣的想法,几个人不由都大喜。

    她们是典型的家庭妇女,伺候孩子老人,有农活时帮衬着种地。孩子上学又逢地里没活的时间虽然不少,但因为闲下来的时段很不稳定,因此也没机会打工赚个外快。

    如今买卖送上门来,针线活又是她们的拿手戏,自然是开心不已。

    他们家里多多少少都有地种,晒好的棉花是绝绝对对足够用的。于是双方商定,老太太家出棉花和人工,郑砚自己选喜欢的布料和颜色。订做八十床棉被和一百五十身棉袄棉裤,总共付五万块的酬劳,约定一个月后来取。

    商妥之后,郑砚留下五千块定金,互相交换了手机号,就告辞了。

    在老太太家待了这多半天,出门看看表已经快六点了。

    这下不敢在路上耽搁,郑砚脚步飞快,回到工地。

    在车里吹着空调等了一会,工地才下班。

    工人陆陆续续三两结伴的离开,透过车窗看见霍贤站在距离地面四五米高的架子上,轻松跳下来。

    包工头叼着烟等他,递过一沓人民币。

    他在工地打短工,随时可以来,随时可以走。他身手好,许多对别人而言高难度的活都能轻轻松松完成,有时候工地会特意把不好干的活积攒起来,然后打电话请他来解决。

    霍贤数数钱,随手揣进屁股兜里,跟工头摆摆手说:“走了。”

    工头在背后伸着脖子说:“记得常来啊,霍贤,你不知道你能帮我多大忙。”

    霍贤挥挥手,走到路边的便利店,买了一条口香糖,剥开糖纸吃了两片,将包装丢进垃圾桶。目光不经意的在对面的奔驰停驻,郑砚赶快趴下藏起来,偷偷伸出脑袋的时候霍贤已经走远了。

    没有惊动他,郑砚开车偷偷跟在他身后。霍贤双手插兜,徒步回家。

    黄昏的气候温暖适宜,不冷不热,跟着霍贤走了十多分钟。最后走进菜市场,旁边立着一座老旧的小区,男人踩着吱吱嘎嘎的楼梯上楼了。

    郑砚蹑手蹑脚跟在后边,不知霍贤是否有所察觉,上楼的脚步突然顿住,不等郑砚紧张的屏住呼吸,头也不回继续上楼了。

    青年苦恼的在楼下打转,心说怎么跟他套近乎?

    旁边的电线杆贴着一则小广告,卖房告示。

    郑砚对对地址,发现就是自己身后的店面,离霍贤家很近。

    这种小县城的房子不会太贵,但想想钱花完就没了,还是咬牙忍住,有这几十万不如买成大米。郑砚捏捏自己脸,想大不了不要脸了我去睡霍贤家门口。

    言而有信,于是郑砚真的在他门口铺一张凉席,去他门口蹲着。

    这座小区是拆迁房,里面的住户零零落落搬得差不多。

    霍贤回家脱掉工衣,掀开窗帘往楼下看看,青年徘徊的身影已经消失,只有行人来来往往。

    霍贤闭闭眼睛,抿住嘴唇,放下窗帘呆了片刻,进浴室洗澡。

    水从花洒扑扑落下,打在男人宽厚的胸膛上。男人背靠墙,眼睛微微合起,手在身下上下撸动,哗哗的水声里,男人持续了足有二十多分钟,脑海里反复回味在水饺饭馆,青年惊诧委屈的神情。他加快手上的速度,长吐一口气,紧绷的肩膀放松下来。

    男人眼中恢复一片清明,充满复杂。

    从踏进青春期,情窦初开的年龄,他就发现自己对女孩子没什么冲动。

    然而这也并不表明他对同性就有感觉,从成年以来,身边来往的都是粗制滥造的糙汉子,没有一个看上眼的。

    对男人对女人都没有强烈的冲动,导致他两个意|淫对象都没有……连那事都很少做,又不能yy自己撸|管。

    今天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个唇红齿白,眉清目朗的青年,眼里像是汪着一潭春水……他从未接触过这样的男人,只是回想一番,刚刚平静的下|腹,再次蹿出一股灼人的火苗。

    可对方只是三分钟热度。

    男人冷笑一声,嘲弄自己多情自毙。关上花洒,赤|身|裸|体|的走出来,男人胯|下之物雄伟异常,粗|如|儿|臂,长约一尺,就这样一甩一甩的走出来。

    从卧室找出一套干净衣服换上,天色尚算早,将换下来的工衣装进塑料袋,打算下楼扔掉。

    然后一开门就看见门口坐着个人,因他突然拉门,靠着门的身体措不及防,往后倒来。

    霍贤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嘴角微微勾起,屈膝顶住青年的背部,沉声问道:“你在这干什么?”

    郑砚整个身体挡住门口,像一只流浪狗般抬头看他,“求收养啊,很好养活的。”

    是吗?霍贤心中好笑,中午是谁挑吃挑喝?

    男人从他身上迈过去,往楼梯的方向走。

    郑砚惨叫道:“你干嘛去啊!”

    霍贤走到楼梯尽头的窗户,瞄准,发射。

    郑砚跑过去一看,隔着八楼的高度,垃圾稳稳的躺在垃圾桶。

    郑砚:“……”

    男人走回家门口,敲敲门板,低声说:“还不进来?”

    郑砚愣愣道:“啊?”

    男人啧了一啧,作势就要关门,郑砚哪敢不从,风一样的刮进霍贤家里。

    霍贤默默从后边把他凉席卷起来,拿进屋里。

    虽然外面看起来很破,里面的装潢还是很有格调的。

    很明显的单身男人居所,简单刻板的黑白色调,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地板一尘不染。

    霍贤拎着他的凉席,不自在的咳嗽一声,说:“就此一次,下不为例,明天走人。”

    郑砚使劲点头,心里说我看起来是那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吗?明天走不走哪是你说了算的,我来了就不走了,这条金大腿必须给抱紧。

    然后他就发现霍贤的脸显而易见的黑起来……

    霍贤的生活很单调,家里没有电脑,只有一台黑白电视。

    七点钟,男人坐在沙发上收看新闻联播,郑砚凑过去,从空间取出一包开心果,撕开袋子倒出一把给他,说:“给你吃,好吃。”

    青年没洗澡,清淡的汗味萦绕鼻畔。霍贤冷眼看他白润的脖颈,松垮的上衣两颗红豆若隐若现,身上发热,呼吸变得急促,将青年拨拉一边去。“离我远点。”

    郑砚顺势离他远点,有沙发不坐,坐在地上倚着沙发,咔嚓咔嚓的吃东西,一边玩手机。

    霍贤坐姿端正,裆部微微鼓起,而青年浑然不觉。听完天气预报,就心焦气燥的去睡觉了。

    家里只有一个卧室,一张床,从床柜取出一张毛巾被丢到沙发上,说:“你睡沙发,厕所在那边。”

    郑砚怎会放弃夜黑风高,孤男寡男建立感情的好机会,抱着毛巾被嗯嗯点头。

    他是作息很规律的人,躺在床上酝酿睡意,房门悄然打开,郑砚脖子上搭着毛巾被,跪爬着进来。

    将自己的凉席铺在他床下,侧躺下来,说:“你睡了吗,我们来谈谈人生吧。”

    霍贤叹气。

    最后说要谈人生的人很快睡着了,反是另一人,盯着天花板直到深夜,理清自己心中陌生的悸动。

    第二天五点霍贤就起床,小区十多里外是玉米地,晨跑到地里掰了几个玉米,然后跑回来,用时一小时。

    回家后郑砚还在呼呼大睡,站在床头仔细看青年圆翘的屁股,手指沿着弧线来回摸了摸,才一脚把他踹醒说:“起床。”

    郑砚默默把头埋进床底下,装没听见。

    霍贤没再管他,走进厨房煮玉米,十多分钟玉米香气飘散。又熬一锅小米粥,炒了个土豆丝,端上桌。

    郑砚闻着饭菜的香气不敢醒,默默告诉自己坚持坚持,等霍贤去工地上班了,就顾不上管他了。

    在他晚上回来之前吃饱饭,他回来之后就装睡。

    日复一日,也许就忘记赶撵他了……

    郑砚啪啪啪打算盘。

    他不醒,霍贤也不催,吃完饭就看报纸,然后坐在沙发上一脸凝重的思考,没有半分出门的迹象。

    旷工可耻啊!郑砚苦逼的在地板打滚。

    十二点,霍贤推门进来,淡淡的问:“午饭吃不吃?”

    郑砚借坡下驴,一骨碌爬起来,泣不成声的点点头。

    吃完午饭,霍贤去刷碗,郑砚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夸赞真贤惠我眼光真好。

    然而等他刷好碗,就要面对现实了。

    霍贤擦擦手,在他对面坐下,问:“你什么时候走?”

    郑砚抱住沙发腿,用行动说话。

    按住心中难以形容的感觉,霍贤继续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郑砚放开沙发腿,自嘲道:“我说我喜欢你,你相信吗?”

    上辈子吃过你的杂粮饼,对你的为人、与人为善的作风深感佩服,已经敬慕你很久。

    那时候还不知你长这么帅。

    正待男人质疑,谁知霍贤架起二郎腿,上上下下,角角落落把他端详一遍,摇头点评道:“不行,你太弱了。”

    没有多余的脑细胞思考他话中的深意,郑砚惊讶的抬头看他。

    竟然没有怀疑?

    男人站起身,双手撑在他头两旁,黑亮的眼睛盯住他。不知是不是错觉,他仿佛觉得膝盖碰触到男人的下|身,已经微微勃|起,恍惚中听到男人一字一顿的说:“我怕把你操|死。”

    …………

    !!!

    郑砚表情怦然裂了,变得又烫又热,霍贤退回原座,仿佛刚才的话不是出自他口,面无表情的点出事实道:“你脸红了。”

    真的是人、不、可、貌、相!

    然而更大的炸弹在后面,不等他将这个讯息消化完毕,男人从容的续道:“不过我会轻点。”

    轻点……是什么意思?郑砚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两人谁也也没言语,僵持了五六分钟,霍贤起身走进卧室,拿出一个铁盒子。

    打开盒盖将户口本、身份证取出来,推到他面前,说:“我的证件,你的给我。”

    郑砚呆了呆,下意识拿出自己身份证。霍贤接过来看了一眼,青年的地址讯息身份证号,出生年月日一一印进脑海。

    原来他叫郑砚。

    男人用力看看他,很好听的名字。

    “家有几口人,出|柜了么?”

    想起过世的父母,分道扬镳的郑诗韵,摇摇头说:“一口,就我自己,没出,没人等我出。”

    男人从小无父无母,只有一个瞎叔,亲情观念十分淡薄,难以切身领会青年的伤感。

    外面阳光隔着厚重的窗帘照进室内,只剩一层薄薄的白影。

    互相交换证件之后,男人心情愉快极了。郑砚尚在莫名其妙,他已经开始谈恋爱了。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