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饮鸩最新章节!

    第二十九章连环扣(二)

    薛升满心以为她会点头,谁想她却轻轻摇头,一瞬怒火中烧,她是在戏耍自己么?素来只有被女人捧着的他,突然觉得被阿古狠狠踩了一脚。虽然恼怒,却没有流露半分,“为何……”

    阿古叹息,“虽说金书明着是我的下人,可实际我们却情同手足,我也没将他看做下人。在山谷也只剩我们相依为命,我将他看的很重。那日如果不是薛三爷救了他,金书可能就没了。”

    “所以你犹豫不决,是想对他报恩,可又想帮我?”薛升见她又轻轻点头,怒意瞬间消散,连他也觉得神奇,怎么这么轻易就来了火气,又被灭了个干净。他果真是……对阿古上心了。

    阿古跟别的姑娘不同,睿智聪慧,善解人意,还会酿酒。更重要的是她事事都会为自己着想,从不给自己脸色看。

    世上哪里再去找这样的姑娘?

    越是如此,就越要让她记得自己的好。薛升柔声,“左右想想,虽说那恩情是金书欠下的,理应他去偿还。但你和他主仆情深,我不能劝你不理。而且那是我兄长,你要帮他,我也不介意,只要你不为难就好,也舍不得让你为难。”

    阿古脸上动容,“六爷……”

    听见姓氏已去,直呼更是悦耳,薛升只怕再待就要克制不住了,轻叹一气,“快去洗手吧,我哪里舍得让你做馄饨给我吃,这种粗活交给厨子就好。就算你做了,我也吃不香。”

    “当真么?”

    “嗯。”

    阿古迟疑许久,这才答应不做了,去洗净了手,和他一起出去,“我送送您。”

    薛升笑道,“这又不是你家,怎么说的这么自在。”

    阿古眉眼微垂,声音飘渺,“本就无家,何以为家?暂且安身的地方兴许就是家了。”

    薛升微顿,试探说道,“薛家并非只有我一人,也并非只有我三哥。还有许多女眷的,到时你以我七妹好友的名义暂住,旁人也不会说什么。”

    阿古眼神犹豫,见他殷勤,低声,“再等等吧……我不是和舍妹还不熟络么?旁人哪里会信。”

    薛升暗喜,这分明是愿意住进薛家了,只是时日问题。回去他便和薛凝说,让她多来找阿古,待时机成熟,她就能顺利住进薛家。近水楼台先得月,他素来是信的。

    阿古见他神采奕奕离开,也一直浅笑目送。她想知道薛凝那日想跟她说什么,可那魏嬷嬷好似不会轻易让她们两人有所接近,可如果是薛升出面,薛凝跟自己在一起的时间长了,总会让她找到缝隙的。

    直至马车不见,她才转身回了酒楼,这才想起为了做戏还没用饭,便让小二送些饭菜来。京城要安排个眼线替她看着薛升何时回来,还是很容易的。以前是薛升在她身边布满眼线,如今反之,有莫名的痛快。

    这么想着,眼神越发残酷起来。

    还未转角,倒是听见金书的声音。走到楼梯口,就见他拽住一人衣裳,不许那人走。阿古只是看见那男子的侧脸,就觉心口疼。可还是得过去,面带浅笑,一如对薛升时的面庞,“薛三爷什么时候来的,我方才在酒楼门口送薛六爷走,也没瞧见你。”

    薛晋恍然,“原来方才是我六弟来了,难怪金书说什么也不说你去了哪里,我要下楼,他也不让。”

    阿古了然,许是她和薛升在厨房说话时,刚好就在那个缝隙薛晋就来了。金书自然不会让他去破坏她和薛升的“好事”,所以将他拉住。不愧是她信赖的人,机灵得很。

    金书也不拽了,松手笑笑,再拽,他下回估计就真不给他带糖了。

    薛晋看看楼下,也没看见薛升的马车,这才说道,“我六弟已回京,那我父亲肯定也回来了。”

    阿古神色变得微妙起来,抬眼看他,“侯爷负伤回家,薛三爷不急?”

    “父亲当年随圣上征战沙场,还为圣上挡过毒箭,还怕一般的伤么?”薛晋笑笑,见她发有银白,凝神看了看,发现是面粉,刚好就在刘海一缕发上。下意识弯身吹了一气,想将面粉吹走。

    温热的风拂在阿古鼻梁眼上,男子净白的脖颈看得一清二楚,身子猛地一僵。薛晋回过神来,也是一顿,低头看去,就见她眼有惊诧,如惊吓小鹿,乱撞入心。他轻眨了眼,缓缓收回身,神情无异,“我还有事,改日再来。”

    说罢,他已缓步往楼梯那走。走下楼时,步子顿时快了许多,走到大门口,又想起阿古,方才他是中邪了不成。等离开酒楼许久,他才想起自己的伞又落在了酒楼,顺带连要对她说的事也忘了。

    酒楼楼顶氤氲热气,在廊道站着的人也觉外面热浪熏热。

    阿古怔了好一会,摸摸额头,又摸摸脸,等瞧见金书瞪大了眼看来,蹙眉,“做什么?”

    金书摇摇头,等随她进屋,才想起刚才觉得哪里不对,“阿古姐姐,你对薛六和薛三很不一样呀。你不讨厌薛三对不对?”

    “是。”阿古淡声,也没遮掩,“薛三于我无仇,我用不着恨他。但他姓薛。”

    所以即便没有仇恨,可也没有办法喜欢。很长一段时间里,她甚至见不得薛姓之人,更何况这还是薛康林的亲生儿子,薛升的手足兄弟!

    想到薛升,她突然又想起来,这兄弟两人素来不合。如果薛升可以利用,兴许会是一柄很好用的毒刃。可薛晋那人……她没有把握操纵。

    &&&&&

    酒楼门庭若市,往来的人拥挤在街道上,不畏炎热。

    *的日头照在一张并不算太白净,却英气飒爽的姑娘身上,映得身影纤长。宋芷抬头看向牌匾,问道,“那叫阿古的姑娘,就住在这楼上?”

    衙役答道,“回大人,就住在地字号房。”

    宋芷微点了头,提步进了里头。

    荣德失踪,贺绿浓自尽前,有个叫阿古的人在。二哥失踪前身败名裂时,那叫阿古的也在。虽说没有任何线索指向她,但颇让她觉得奇怪,这人是做什么的,为什么薛家这么礼待她。

    小二正要端菜上楼,先见着了宋芷,朝掌柜示意。掌柜这才往那看,见有客人来,又身着官服,急忙上前打招呼。拳头刚抱,就见门后又跑进一个衙役,附耳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只见她神色一变,转身步子匆忙走了。看得他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也好,官爷到的地方,不是查案就是吃白食,省得他闹心。

    他拨拨算盘,见小二还站在这,脸一拉,“还不快去送菜!傻站着做什么?”

    小二忙上楼,跑的急了,汤水溢了些。送到客人房前,门一开就赔笑道,“心里急,不小心洒了点,姑娘见谅啊。”

    阿古让金书端进屋里,说道,“不碍事。”

    素来被客人刁难多了的小二心里顿时得了许多安慰,忍不住说道,“都是掌柜吓的,否则汤也不会洒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