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勇敢者的游戏最新章节!

    想让专情的克劳德对一个陌生人产生兴趣,不是件容易的事。方严必须改变自己,变得更有魅力,对他的胃口,使出浑身解数吸引他,让他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不可多得的灵魂伴侣。

    这很难,因为本性难移,但他愿意尝试新的生活,为了他的爱人。

    过了很久,克劳德才回来,他的手插在裤兜里,眉眼间都是笑意。

    和刚才的失落完全不同,他一个人,但步伐轻快,看上去很兴奋。他这么愉快,无非是因为杰森那几句虚假的甜言蜜语,或者是存积的*得到满足,但无论什么原因,都让方严感到难受。

    “你看上去很好。”他倔强地别过头,看窗外白茫茫的大雪,谁也没有察觉他此刻的失落。

    “你也不错。”克劳德爽朗地回答,靠着椅背坐下,脚不安分地抖动。每当他愉快或兴奋时就会这样,不是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打电动,就是翘脚晃来晃去。方严觉得这摸样很不礼貌,曾经想改造他,让他变成彬彬有礼的绅士,但从未成功过,他的这些小毛病到死都没有改掉。

    “是吗?谢谢。”心爱的人就坐在旁边,他很想多说几句,但不知为何难以开口。

    他变得很陌生,让方严不知如何相处。

    这很奇怪,他还是克劳德,但又不完全是。或者说,他的*是方严熟悉的克劳德,精神却完全陌生。

    现在,可他的身体很热,即使坐在旁边也能清晰地感觉到从内而外散发的暖意。方严十分熟悉这种气息,他在*过后总是保持极高的体温,直到很久才能平息下来。这些原本属于他的温度、强而有力的怀抱、柔情的细语和甜蜜的亲吻,如今都献给另一个男人。

    他感到恐惧,如果这辈子,克劳德对他毫无兴趣,不会再多看他一眼,那他一定会绝望而死。

    他在胡思乱想,年轻的克劳德却在看那袋吃的:“怎么买这么多,你一个人吃得完吗?丢掉的话太可惜了,不珍惜食物可不行。”

    “一起吃吧。”方严把袋子推过去,礼貌地邀请:“或者你可以请我喝咖啡,用来交换汉堡。”

    “那你可亏死了。”他笑着站起来,大步朝自动贩卖机走去:“别后悔。”

    方严看着他的背影,低声说道:“这些本来就是给你买的。”

    他有些晃神,刚才那一瞬间,好像回到了十年后。

    每当晚餐太过丰盛,他吃不下时,克劳德一定会板着脸说教:“嘿,中国人不是常说说‘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句话吗?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总是不在乎盘子里剩下的东西,乖,再吃一口,太浪费了!”

    这个男人虽然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在生活上却十分节俭。

    是的,你没听错,他是个在吃饭方面很节约的人,虽然这一点也不像他。他开始赚钱后购置大量的收藏品,但对待食物依然带着虔诚的态度。他会把当天剩下的面包储存起来,第二天做成土司,或者用各种没吃完的材料加工成馅饼之类的物体。总之,他无法接受接受盘子里剩下食物。

    就算是在餐厅吃饭,剩下的点心也一定会打包带走,而且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目光。

    他总是说:“你没有饥饿过,所以不知道食物的可贵。”

    他会这样珍惜粮食,源于儿时的痛苦回忆……

    克劳德的母亲是个怀揣淘金梦的偷渡客,但美国并不是传说中的天堂。

    为了生计,她沦为脱衣舞女郎,在廉价的地下酒吧表演大腿舞,赚取为数不多的小费。再后来,她交上了一些坏朋友,染上毒瘾,不得不出卖*。她没有太多的选择,也没有避孕,所以怀上了克劳德。

    而这个计划外的孩子,让快要腐烂的她燃起了希望。

    她开始戒毒,努力摆脱糜烂的生活,并在一位好心嫖客的帮助下找了一份新工作。

    很快,孩子出生了,尽管她选择了一家私人诊所,还是被投诉到移民局,很快被遣送回国。克劳德很幸运,他在美国出生,所以是合法公民,避免了遣送的厄运。

    不幸的是,他再也没见过自己的母亲!

    他先被一对老年夫妻收养,这对看上去非常慈祥的夫妇实际上是喜欢虐童的变态。克劳德在那里呆了七年,受尽虐待。他们喜欢把他关在地下室,不开灯,也没有饭吃,饥饿让他撕扯壁纸果腹,活得比狗还没有尊严。他甚至没有接受教育的机会,被迫听关于生母的污言秽语……

    方严不知道他是怎么逃出来的,之后又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他从不谈论过去。

    但他总是做噩梦,在睡梦中痛苦地挣扎,喃喃自语。从他呓语中,方严拼凑出这个故事,但不知道全部。

    想起这些,他忽然很愧疚,比起自己的恋人,他更在乎没完没了的工作,所以对克劳德关心很少。重生前,他没想过要主动了解他的过去,也不在乎曾经受过的心灵创伤。当他被噩梦惊醒后,也没有体贴的拥抱,甚至没有礼貌性的嘘寒问暖。

    他们在一起,主动的一方永远是克劳德。

    在难得的休息日,他会精心安排旅行路线,让方严度过一个美好的周末。

    他喜欢驾驶亲手改装的越野车,在豪迈的马达声中驶向郊外,寻找有美丽风景的河谷或森林露营。他们在清澈见底的小溪中游泳,看黄昏的落日,吃热腾腾的烤肉,奶油蘑菇汤,在篝火旁边做·爱……

    那是无比温柔的结合,克劳德会吻遍他的全身,用温暖的口腔给他安慰。

    即使是方严,也难免会沉迷在颇有默契的性·事中,但他并不疯狂,至少表面上十分克制。

    比他年轻的恋人有强壮的体魄,几乎用不完的体力,总让他神魂颠倒,感受完全契合的美妙滋味。他会在冲上顶点时意乱情迷,不能自己,从绷紧的状态解放,紧紧抱住克劳德的后背,在他的皮肤上留下指痕。但狂乱到此为止,他不会放纵,也不能原谅自己发出可耻的声音,所以无论对方如何挑逗,都是一声不响。

    “拜托,不出声的话,和充气娃娃有什么区别?”克劳德有时候会抱怨,他不喜欢沉默的结合,这让他产生一种强烈的挫败感:“好吧,充气娃娃还能叫几声,你就是个飞机杯。”

    “那你去买个会唱歌的吧。”方严翻身,无法理解为什么他这么在意叫声,这么喜欢声音的话,把GV录下来反复听不就好了。

    “我要去买个梅根·福克斯造型的!”他在咆哮。

    “如果有的话。”方严无心搭理他,打了个哈欠,心里想的是第二天的重要会议。在入睡前,他忽然认真地补充了一句:“记得选一个带发声功能的。”

    “等着瞧,你会后悔的。”这不是气话,一周后,克劳德还真从日本订购了一个纤腰翘臀胸前雄伟的高仿真充气娃娃,但不是金刚女的造型,而是一个非常萌的亚裔短发少女。货到的那天,他用马克笔在娃娃的额头上歪歪扭扭地写下方严两个字,然后嘿咻了一天!

    想起这些又好气又好笑的过去,方严眼里蒙上一层水雾,眼头酸痛。在克劳德回来之前,他不得不深呼吸了好几下,才让自己平静下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