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勇敢者的游戏最新章节!

    “喂,你学摩托车干什么,不会真的要去参加达喀尔拉力赛吧。”泉狠狠地把烟头摁在烟灰缸里,有些顾虑地说:“玩玩就好了,别太当真,不然老头子不会放过你,多惹些麻烦。”

    “我心里有数。”方严懒懒地回答,劝说毫无作用。

    这辈子,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做什么,该怎么做,全都有了计划,谁也阻止不了!

    “有数个屁,我看你已经被那只蠢货小猫迷得神魂颠倒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居然叫我假冒神职人员,你知道这是亵渎神明重罪吗?我可没跟你开玩笑,你死以后一定会下地狱!”泉一手夹着香烟,狠狠地吸,又灌了一口烈酒。他身上穿着神父袍,紫色领带挂得整整齐齐,这副打扮烟酒不忌实在有渎神的嫌疑,不过他自己倒不怎么在乎。

    虽然一直抱怨,但没有真的生气,而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就算不冒充神父,你死后也会下地狱。”方严冷冷地回答:“当然,我也一样……”

    “下地狱也比被老头子抓回去好,那才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说这句话时,口气冰冷,眼中带着杀意,但表情很妖艳。

    这很奇妙,泉虽然是黑发黑瞳的东方人,五官却像混血儿一样立体,但不粗犷。他的脸部线条相对柔和,皮肤很苍白,标准的鹅蛋脸,对男人来说有点太清秀了。第一次见他的人,多半会被他那种沉静和典雅吸引,但一切都是假象!

    他不开口,是个性别模糊的美人,但一说话就让人紧皱眉头。那是非常低沉沙哑的男声,而且满口张脏话,动作也很粗鲁,像个在街头混了半辈子的流氓。不但没有一点娇弱无助的感觉,反而能带给人股强烈的压迫感。

    这是个从内到外都很矛盾的人。

    “他现在没心思管我们,沐快把他折腾死了。”嘴里的他,自然就是泉口中的老头子。

    “沐也是个畜生养的混蛋,早晚大卸八块了他,切成肉泥喂狗,狗都不吃!”泉舔舔嘴唇,碎碎念了半天,样子很变态。他感叹一番后,又发出一阵惋惜:“要不是你总护着他,咱们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

    “你话太多了。”除了面对克劳德时会伪装出灿烂的微笑,在其他人面前他连话都懒得多说。

    “抱歉。”泉尴尬地耸肩,主动换了个话题:“你真想要那只小猫,方法多得很。一拳打晕带回去,想上就上,想玩就玩,费这么多心思干嘛。”

    “你不懂,相爱才是世间最幸福的事。”方严抚摸自己的胸口,在心脏的位置,血肉之下有强而有力的搏动,一下一下地跳动着:“在我看来,如果不能彼此相爱成为灵魂伴侣,就没有意义。我要的不是单纯的结合,不是性,也不只是他的身体;我要他的心和灵魂,要他发自内心地爱我,这才是我追求的——灵与肉的完美结合。”

    “变态……”泉小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也许是。”方严没有反驳,他想了一会,又说:“找几个人,等他们一到柏林就把行李抢走,别让他们找到落脚的地方。还有,给我弄辆越野摩托车,办张国际驾照,越快越好。”

    “我草,你当我是万能小叮当吗?”某人爆发了,他可不是来自未来的全能机器人。

    “你比小叮当还管用。”这句夸奖听上去还算悦耳,但泉不为所动。

    他挖挖鼻子,不耐烦地说:“好处呢,虽然你是我的顶头上司,不过这可是工作外的事,别指望我白干。没有报酬的话,最多陪你去柏林,别的休想,摩托车什么的自己想办法吧。”

    “事成之后把杰森给你怎么样,我想他应该是你喜欢的类型。帅气、强壮、脾气火爆,不过不太抗打,玩的时候得小心点。”方严一直在考虑怎么处置这个花心鬼才能出胸中这口恶气,想来想去只有交给泉,才能叫他受尽折磨。

    谁也不能伤害克劳德,凡事让他痛苦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为了能成功吸引泉,他又补充道:“而且他是个男权主义者,只做1号,后面肯定没人碰过,便宜你了。”

    果然,听到这一句,男人眼里射出异样的光彩,用嗜血猎手撕裂猎物时的兴奋腔调喃喃自语:“这种自以为是的男人,面子比命还重要,击垮他的自尊心会格外愉快。真想把他操到哭出来,跪在我脚边求饶,或者在他清醒的时候把肝脏挖出来,沾龙舌兰酒吃。”

    “不知道谁才是变态……”方严皱眉,对同伴的某些爱好不知如何评价。

    “行了,你先休息一会,我去安排其他的事,保证给你办得称心如意,让你早日睡上小猫咪。”泉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容不得一点耽搁,再加上有杰森这个诱饵,当然马不停蹄地办事去了。他火急火燎地往外走,猛地拉开房门,差点撞上门口傻站着的金发笨蛋。

    “我草……”蹦出习惯性的粗口,幸好他反应够快,及时刹车,立马换上一副和蔼可亲的笑容:“我的孩子,有什么事吗?”

    克劳德看他穿着神父袍,立刻心生敬畏,怯生生地问:“请问方严在吗?”

    “方严是?”他现在的角色是神父,当然不认识里面那家伙。

    “就是和你同屋的那位先生,他刚才受了点伤,我有些担心,想来看看他。”克劳德探头往里面望,看见方严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越发担忧。现在天这么冷,屋内就算开了空调,不盖被子的话也容易感冒。他本能地往里面走,想帮他搭上一床毛毯,却被泉单手拦住。

    “他没什么大碍,但是有些头晕,所以先睡了,有什么事等他醒了再说。”方严不出声,泉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拦住小狮子不让进。

    “可我想和他谈谈,我们刚才有点误会,我想他应该知道我的想法。”克劳德为难地看着这位不太像神职人员的神父,犹豫了一会说:“不会耽误太久,我可以保证,就说几句话。”

    “他看上去很累,你应该给他点时间。”泉用身体拦住克劳德,顺手关上房门:“体谅别人能得到上帝的祝福。”

    他说完,抬腿就走,懒得继续跟这家伙废话。

    在他看来,小猫虽然长得不错,但稚气太重,而且脑袋也不太聪明,总之不是他感兴趣的类型。所以他无法理解方严的执着,也不明白他的良苦用心和苦苦追寻。他想,即使他做到如此地步,也不一定就能得到对方的真心。爱情里掺杂了算计,就不是真的爱,搞不好会两败俱伤。

    这不是我该管的事,他摇头,看着手上的烧伤出神。在他左手的掌心,有一块放射性的丑陋疤痕,年代久远,早就不会痛了,但总是存在。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