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勇敢者的游戏最新章节!

    方严赶到警局时,是下午三点,小狮子已经被羁押了差不多24小时。

    他惶恐地缩在拘留室的一角,紧紧抓住铁栏杆,样子很可怜,几乎是眼泪汪汪地盯着来领他的方严。

    对一个初出社会,又只有十七岁的孩子来说,这个地方有点恐怖,超出他的承受能力。警察刚打开铁门,他便立刻冲出来,心有余悸地跑到方严身边,一刻也不想多呆。看来这个铁笼子对他造成了一定的心里阴影,而他忐忑不安的样子,也让方严很心痛。

    “我什么也没做,可是怎么说他们都不相信。”他低着头,小声辩解。

    “别担心,事情已经查清楚了,你是清白的,我不会让任何人冤枉你。现在我们就离开这个鬼地方,找个餐馆好好吃一顿,给你压压惊。”方严温柔地拍他的背,给他做心理建设,又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你看,警察先生已经把你的护照和证件追回来了,这次要小心放好,别再丢了。”

    克劳德之所以会进警局,全是方严计划中的一部分。

    先抢走他们的行李,再弄几个小流氓挑衅生事,杰森脾气不好,当然不肯忍气吞声。在推搡之间自然有些过激的肢体动作,这时候警察就出现了,二话不说把一群人带走。闹事的街头混混很快被人保释,而刚入境就丢了行李的两人则因为没有护照和证件被扣押下来,并且分别关在两个拘留室内。

    现在,杰森已经被泉的手下带走,剩下又惊又吓的克劳德,只能惴惴不安地等待。

    他瘪着嘴,拽着方严衣袖,显然很担心:“他们把杰森带走了,中午出去以后就没有回来。”

    “杰森·霍普金斯,和你一起来的那个美国人?”这位白人警官的态度还算不错,他翻阅记录,很快找到杰森的档案:“他的女朋友已经把他领走了,时间是12点20分,证件和行李也取走了。”

    “女朋友?”克劳德震惊不已,不由得地加大音量:“不可能,他不会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小鬼,别对我大呼小叫。”一旁的黑人警官脾气就不这么好了,他不悦地握住腰间的警棍,冷冷地说:“拿上你的东西快滚,我们没有义务帮你坚定你的伙伴是否可靠。”

    “可是……”克劳德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在陌生的土地上,对面凶神恶煞的执法者,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的权益,只好向方严投去求助的目光。

    “留在这里也没用,我们先出去再想办法找他,而且他也是成年人了,有办法照顾自己。”也许是想把自己的力量传递给对方,方严用握住他的手,微笑着把他带出警局。虽然不放心杰森,但目前也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小狮子只好点头同意。

    他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像只怕被主人扔掉而小心谨慎的小狗。

    而走在前面的方严露出一个坏笑:杰森,好好享受泉的疼爱,克劳德就交给我了!

    “我还是不放心,我们在柏林没有朋友,怎么会有女孩来接他。我总觉得这是个阴谋,也许有谁想伤害他,我不知道,我不能离开这里,他会找不到我。”出了警局,小狮子依然茫然地站着,他四处张望,想从茫茫人海中找到他的男友。

    “恕我直言,你们看上去不像值得绑架的对象,把他抓走能有什么好处?”看到克劳德失魂落魄的样子,方严也很难受,不过还是努力调节气氛。

    克劳德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皱着眉头认真思考,最后吐出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答案:“搞不好是神秘组织想取他的肾脏,电视上不都这样演吗,观光客莫名其妙失踪,被人发现以后就少了一个肾!”

    “要摘他的肾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埋伏在街角打晕带走多省事,干嘛还精心设计,甚至冒充女友去警察局领人,不怕被监控拍到脸吗?傻孩子,别胡思乱想了,就算是犯罪分子也有一定的智商,不会干这种蠢事。”方严硬挤出一个笑容,其实脸部在抽搐,心想这家伙如果不是天真过头就是电影看多了。

    “真的吗?”小狮子谨慎地看着方严,似乎在犹豫该不该相信他的话。

    这个年纪的克劳德对社会知之甚少,可以用不谙世事来形容,他甚至不知道在境外惹上麻烦可以向驻当地领事馆寻求帮助,也不清楚如何联系律师保护自己的权益。正因为知道他会惊慌失措,会害怕,会惶恐不安,方严才有足够的信心,等他走投无路时投靠自己。

    “先去旅馆安顿下来,你得换身衣服,再吃点东西,然后我们就一起去找他。”这时不能强硬拒绝他的要求,必须软性劝阻:“我有朋友在柏林做律师,人脉很广,让他先找找看,好吗?”

    “方严,我就知道你会帮我。”虽然身材跟成年人一样高大,但他的脑容量显然不够大,几乎被耍得团团转,还把对方当成救命稻草。

    小狮子的天真和信任让方严感到愧疚,他低头,不敢看他的眼睛。

    也许,我不应该这样欺骗他……

    方严百感交集,一时间失了主意,怔怔地望着地面。欺骗克劳德,比多年前他第一次取人性命还难下手。他现在仿正在走一条不归路,脚下是万丈深渊,一个疏忽就会粉身碎骨。

    “杰森脾气不太好,总是对别人大吼大叫,但他不是坏人,这点我可以保证。我知道他在机场时对你很不礼貌,我替他向你道歉,请原谅他。”见他没动静,克劳德怕他因为在旅馆被打的事而不肯出手帮忙,立刻说了许多好话,甚至双手合十地恳求。

    他这样小心地讨好,让方严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原来越远。

    “我早就不介意了,都是误会。”他笑了笑,觉得头很晕,天地都在旋转。

    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似乎错得离谱,但不得不继续下去。最终,他掏出手机,按下一串数字:“泉律师,你好,我是方严……”

    在克劳德恳切的目光的注视下,方严着重了两点,一是他们现在的位置,二是克劳德见不到杰森不肯走。

    泉会意,笑着说:“把电话给小猫。”

    这家伙有很强的人格魅力,不到五分钟就把小狮子忽悠得五体投地,感激涕零。方严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但看到克劳德捧着手机,两眼放光的样子,就没来由地难过。他觉得眼睛很酸,不敢看他充满期望的表情。

    也许,他做错了。

    也许,让他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才会快乐。

    方严犹豫了,他需要缓和一下,给自己一点时间,好好做个决断。

    究竟要怎么做,才会让克劳德幸福……

    “你的朋友是个助人为乐的好人。”结束对话后,克劳德已经从刚才的低落中走出来了,他高兴地说:“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特别是你,方严,如果没有你,我大概还被关在不见天日的监狱里。这真是可怕的回忆,我想我可能一辈子都忘不掉,我在说什么……我是想说,谢谢你帮我找杰森。”

    “我们是朋友,不用这么客气。”只要见到他灿烂的笑容,他也会跟着笑,觉得很幸福:“走吧,先去旅馆,你的衣服脏死了。”

    “可我的行李都丢了,真该死,他们既然能把我的护照找回来,为什么追不回行李?我是说,噢,天啦,这车真他妈的真帅。”克劳德一直在抱怨当地警方办事不利,主要是心痛买衣服的钱,但当他看见方严拉开一辆黑色轿车的门时,立刻发出夸张的吸气声:“我不知道你这么有钱,你开雷克萨斯,还是GS系列的最新款!”

    “喜欢吗?”他对目瞪口呆的小狮子招手:“来试试。”

    本以为他会雀跃地要求试驾,没想到居然拒绝了,他不好意思地抓头:“这种豪华座驾不适合我,你知道,我是个粗人,车门都不会开。再说要给你撞了,把我两个肾卖了也赔不起。”

    “我会要你赔吗?”听他这样说,方严知道事情办砸了。

    他本想用汽车来吸引小狮子,没想到却给对方造成了压力。

    克劳德出生在贫民窟,离开虐待他的养父母后,过得也不好。他经济上一直很拮据,虽然不仇富,但身份地位差别太大的朋友会让他感到很不自信。方严没能和他一起走过最艰苦的岁月,他们在一起时,已经是他在达喀尔拉力赛上取得很好的成绩,代言了不少商品大赚银子的时间段,所以没能预料到现在的他会产生自卑心理。

    “我还是喜欢越野车,只有发动机的咆哮声才能赋予汽车生命力。”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