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勇敢者的游戏最新章节!

    “来到这里,就能找到真爱吗?”七月的一个下午,克劳德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从巴登巴登火车站疾步走出,手上握了一张温泉旅馆的招待券,那是他此行的目的地。租约到期后,因为想逃离充满回忆的地方而没有续租,这些包袱就成了他的全部家当,陪他一同踏上寻找伴侣的旅行。

    尽管有些疑惑,但可能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他竟然选择相信那位看上去非常不靠谱的占卜师。

    “你的恋情一直不顺利,是因为还没有遇到命中注定的爱人。不管你信不信,事实是你未来的伴侣已经出现了。他在过去和现在的某一刻来到你的身边,在你人生的重要转折点与你擦肩而过。你们都没有注意到彼此,所以不知道茫茫人海中还有这样一个值得托付的人,但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当你第三次遇见他时,就是爱情之花绽放的时候。”这位叫泉的占卜师长得很美,有种忍让人无法拒绝的魔力。

    所以当他把一张温泉旅馆的招待券递过来时,克劳德没有推脱,默默地接下了,这就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这是寻找真爱的旅行,他充满期待,准备迎接新的开始!

    踏进陌生的小镇,第一眼看到的是印着巴登巴登欢迎你的巨大广告牌,他仰着头,被画面上的美景吸引。空气中弥漫着湿润的气息,阳光也跟着柔和起来,他乘上驶往温泉区的公交车,在每一次颠簸中变得兴趣盎然。

    和充满高楼大厦的现代化都市不同,巴登巴登是一座古朴的小镇,红砖白墙的尖顶小楼随处可见。

    沿路有穿着蓬裙的少女,系着传统的格子头巾,在自家的院子里晾晒谷物。狗汪汪叫着四处奔跑,偶尔还能看到温顺的奶牛或者一群群的洁白的鹅。警察穿着漂亮的制服,骑着马沿着街道巡逻,也接受友好的观光客的拍摄。这看上去是个温馨但很平凡的度假地点,远离浮躁,连生活节奏也变慢了。但它其实并不是一个乡下地方,这个有着奇怪名字的小镇拥有全欧洲最丰富的地热资源和最大最古老的赌场。

    克劳德按照地图指示,一路找到入住的旅馆,放下行李后,便迫不及待地开始温泉之旅。

    为了节约所剩不多的存款,他选择了相对便宜的大浴场,而且这里游客更多,遇到那位命中注定的爱人的机会就更大。

    但泡了大半天,直到头晕眼花被工作人员关切地请出浴池为止,他也没能见到一个熟悉的人。

    占卜师说,这个人他已经见过两次了,一定会有印象。

    “噢,克劳德,你可能是天地下最蠢的白痴了,为什么要把自己搞成这样?难道你害怕孤独终老吗,不不,你不该感到恐惧,独自一人生活也很好。”在更衣室的镜子里,能清楚地看到他烫到全身发红的身体,像煮熟的虾子一样。

    一切实在太滑稽。太荒唐了!

    他套上衣服,匆忙地走出浴室,理智告诉他应该离开这里,但他没有任何地方落脚。失去了工作,没有能帮的上忙的朋友,口袋里的钞票也很有限,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他开始思考今后应该怎么办,是放弃梦想回美国,还是在这里找一份工作,边打工边等待新的机会。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在对未来的焦虑中吃了一顿便餐,连欣赏美丽夜景的精神也没有,径直回到房间休息。

    这一夜睡得很不踏实,还在半梦半醒之间听到某种细微的响动。

    似乎有人闯入他的房间,然后又退到阳台,但没有立刻离开。克劳德张开眼睛,出于安全的考量,他顺手抓起床头的台灯当武器,蹑手蹑脚地走到半开的落地窗边,声音是从外面传出来的。

    据说旅游胜地总有很多盗窃犯,专门偷观光客。

    他贴在门边往外看,在微弱的月光和远处街灯的照射下,能隐约看见一个瘫倒在地上的人影。果然是贼,克劳德紧张地握住台灯,大吼一声:“谁在哪,出来!”

    对方似乎不把他中气十足的吼声放在眼里,依然一动不动。

    他等了一会,总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那个人似乎受伤了,暂时不能动。不管怎么样,半夜三更带着一身血迹爬到别人的阳台,无论如何也不会是什么好人,于是他抓起电话准备报警。

    “不想死的话把手举起来。”刚拿起听筒,阳台上就传来有气无力的威胁。

    穿黑色夜行衣还带着面罩的男人似乎受了重伤,连说话也很费力,像坏掉的风箱一样发出呼哧声。他举着枪的右手有些颤抖,左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腹部,黑红色的鲜血正汩汩而出,一路滴进内室。

    “别开枪!”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克劳德听话地放下手里的东西,高举双手。

    男人贴着墙壁,打开大灯,看到克劳德脸的瞬间,手又抖了一下。他皱着眉头,似乎充满了疑惑,但还是冷冷地下令:“站到墙边去,把手机踢过来。”

    “你受伤了,这样流血会死的。”克劳德老实地退到角落,却忘了现在的处境,忍不住发出善意的提醒。

    他的眼睛一直盯着男人的伤口看,不断从指缝中涌出的鲜血表示他伤得不轻,也许连内脏也受创了。他虽然不愿惹麻烦,但一个陌生人死在自己的房间也不太好,而且面对警察的轮番盘问也很讨厌。

    “闭嘴!”男人不领情,冷冷地呵斥。

    两人对峙了一会,沉默的房间里,血滴在地板上的声音被无限放大,令人发毛。

    男人似乎想走,刚迈步,身体踉跄了一下,倒在地上。

    “喂……”克劳德举着双手,十分纠结。

    他小心翼翼地走过去,轻轻踢了他几下,发现对方一动不动,这才知道是真的晕过去了。于是他立刻夺下男人的枪,又在立刻报警和先救人中间犹豫了半分钟,最后才决定先处理伤口。从流血量来看,伤似乎很严重,创口却不大。看样子应该是某个手术后留下的刀口,没有完全愈合的情况下崩开了,边缘还有缝合的痕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流这么多血。

    在车队时,克劳德受过急救训练,包括接骨这样的外伤处理,所以没有出现手忙脚乱的现象。他先用干净的毛巾捂住他的出血处,把床单撕成细条充当止血带,最终阻止了不断涌出的鲜血。

    床单的用途很多,最后又变成了绷带,很好地裹住男人的腹部。

    处理完这些,克劳德忽然觉得这个人的眼睛很熟悉,他闭着眼睛沉睡的样子好像在哪里见过。出于好奇,他扯下男人的面罩,顿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方严?”这位一周前还和他同病房的中国人,为什么会满身是血地出现在这里?

    克劳德愣在原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反复拿起电话,最后又心情复杂地放下。换做别人,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报警,但对象是方严,他就有些说不清的怜悯。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他却在心中认定这个寡言的男人绝不是坏人,这是没有根据的臆测,完全凭他的直觉,但他愿意相信这种奇怪的感觉。

    他用热毛巾擦掉他身上的污迹,换上干净的衣服,然后去处理阳台上的血迹。

    “你这样无害的人,为什么会惹上麻烦?”克劳德蹲在阳台刷洗血污,一边回头看床上昏睡的人。送他去医院会更好,但他不确定这个人到底做了什么,不敢轻举妄动,心里很担忧。他对这个中国人有些莫名的好感,坚信他不是作恶多端的歹徒,会变成现在这样一定是被人陷害,或者身不由己。

    想到这里,他又看了方严一眼,更加同情他的遭遇。

    替方严处理血衣时,他的口袋里掉出一个证件,克劳德捡起来看,眉间的郁结终于散开。他像孩子一样高兴,兴奋地说:“我就知道,你一定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