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勇敢者的游戏最新章节!

    就算在同性恋合法化的德国,两个大男人在公共场合吻得难分难舍,还是会引起他人的侧目。但这里的社会环境相对宽容,所以没有太多好奇的目光,甚至有善意的围观者报以口哨和掌声。

    “我好像做了错事。”在众人的叫好中,小狮子红着脸道歉。

    这绝对是他会做的事,行动前不考虑后果,冲动又直率。而这种大胆宣誓所有权的行为,也让人心跳加速,头晕目眩。方严按捺住内心的狂喜,定定神,用开玩笑的口吻说:“如果你害我找不到女朋友,就代替女人嫁给我。”

    “虽然我不是女人,但也有很多优点。”克劳德傻傻地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不过我死也不要穿裙子,就算你喜欢,也不要!”

    “好吧,裸·体穿围裙怎么样?我很期待你这样下厨,最好能每天都给我做早餐,你知道我最爱你煎的荷包蛋。”看得出小狮子有些紧张,方严不想给他增加压力,尽量调节气氛,希望他能以轻松的心情全力以赴,毫无压力地参加待会的选拔赛。

    “裸·体穿围裙,我吗?”他歪着头想了一下,然后露出一个坏笑:“如果你可以带上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假装猫咪,我也不是不能穿那该死的围裙。”

    就像喜欢体毛丰富的成年男性是非常奇怪的嗜好一样,克劳德无法抵抗对任何肥嘟嘟的生物的诱惑,他发疯一样爱毛球似的猫咪,这是方严无法理解的第二个爱好。

    他会学小猫喵喵地叫,跟猫睡一个被窝,亲密得像热恋中的情侣。

    “寂寞的家庭主妇和他的宠物猫吗,想法挺好,你一个人全包了吧。”方严抱着手,脑中浮现出非常诡异的画面。某个金发笨蛋一身强壮的肌肉,却戴了个卖萌的猫耳朵,屁屁里还塞了条尾巴,再穿上粉红色带蕾丝的可爱围裙,一张嘴就是——主人,欢迎回来,喵。

    真是够惊悚的!

    “看你的脸就知道你又想歪了。”克劳德气急败坏地抓住方严的肩膀摇晃:“快把那些奇怪的想法都忘掉,我绝对不要任你摆布。”

    “好吧,为了逃离我的魔掌,我想你应该去体检了。”目光落到克劳德的领取的号码牌上,上面有各项基本信息,还附带一张体检表格。只有通过体检,确保身体健康无传染性疾病和残疾,才有资格进入选拔。

    克劳德点点头,有点大义凛然的感觉,他朝门外走了几步,忽然回头:“有句话憋在我心里好几天了,一直没找到机会你说。我知道这样有点突然,但经过这段时间相处,我渐渐了解你,知道你的痛苦和压力,想为你分担一切。不管你信不信,我想说,我喜欢你。在我和杰森彻底了断之前,我不敢对你说这句话,但现在不一样了。从今天起,我要和荒唐的过去划清界限,和幼稚鬼克劳德说再见,变成一个值得你依靠的男人。”

    “不,我不需要你的回答。”他把手指压在方严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我喜欢你,这是我的事,不会要求你做出任何回应,也不会让你感到为难。只要你没有伴,我就一直留在你身边照顾你,保护你,直到你找到真心爱你的人,不再需要我时再默默离开。但无论漂泊在何处,只要你发出呼唤,我就会赶到你身边,像风一样快。你记住,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克劳德……”方严有些动容,嘴巴开开合合,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这种肉麻又文艺的对白,方严在重生前听过不知道多少次,多到耳朵都长茧为止,但没有哪一句话能像这段对白一样有感染力,深深敲击他的内心。他有种奇妙的感觉,超脱了*,在内心形成一股敲打的力量。那叩击他灵魂深处的承诺,成了全部的精神支柱,他只觉得热流涌现全身,从头顶到四肢,最后回流到心脏。

    世界变得无限大,又回归到只有他和克劳德,他的眼里再也看不到别的人,别的事。

    “总觉得要下定决心做某件事,跨出去的第一步特别难,但是走出去就好了。我刚才很害怕你推开我,或者狠狠揍我几拳,幸好你没有,谢谢。”难得露出稳重的神情,克劳德就这样看着方严,最后拥抱了他一下:“好了,快回车上休息吧,眼睛都乌青了。”

    “至于我,绝对会不遗余力拿出十二万分精神参加比赛,等我的好消息。”他做了个大力神的动作,信心满满地朝体检区跑去。

    方严站在原地,跟傻了一样动弹不得,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克劳德远去的背影,好半天才回神。他渴望的告白,想要的一切,似乎都垂手可得!

    “你们真幸福。”有工作人员从旁边经过,羡慕地说:“如果我也有这么可爱的男友就好了。”

    幸福,多美好的字眼。

    方严垂下眼睑,低声说了句谢谢,急忙走出大厅。他的脸显得很慌张,表情复杂,任何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个男人不可能露出这样的表情。但他就是晃神了,这很糟糕,如果不能保存冷静地思考,很容易会露出马脚。

    总有一天,克劳德会知道真相,这是他现阶段最害怕的事。

    他坐在花坛边缘,按压酸痛的眼窝,顺便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开始想别的事,如果不分散精力,只想着克劳德的话,他一定会发疯。

    爱一个人到了极致,难免变得卑微,会言听计从,会事事都以对方为标准。但这样不好,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能成为爱情的俘虏。他爱他,但不能表现出离开他就活不下去的样子,这是种手段,一种把他拴在身边的手段。

    就算被告白冲昏了头脑,他也没有忘记本来的目的。重生是为了和克劳德一起,长长久久地相爱下去,而不是昙花一现的露水情。

    “真是精彩的一场吻戏,我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你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如果拍下来寄给老头子,估计他会惊得下巴都掉下来。”耳边传来幸灾乐祸的声音,不用抬头也知道是某个有特殊癖好的混蛋。

    其实方严早就料到了,如果杰森来参加比赛,控制欲极强的泉一定也跟着来,他不是让宠物顺便乱跑的主人。他掏出烟,狠狠地吸了一口:“我以为你会给杰森套条铁链,关在地下室里折磨。”

    “你没说不能给他自由。”泉挑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