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勇敢者的游戏最新章节!

    光从体能上看,克劳德绝对是最优秀的,他跑五千米只用了21分,在普通人中算相当不错的成绩了。在考验爆发力、力量和柔韧性的几个项目中,也名列前茅,令工作人员频频点头称赞。反观杰森,他应该不比别人差,却显得十分狼狈,每个动作都很笨拙,这和泉动的手脚有关。体内含着震动中的按摩球去参加比赛,想必是相当痛苦的经历,但方严对他的表现毫无兴趣。

    一切结束后,他赶紧送上早就准备好的矿泉水和毛巾:“我都不知道你能跑这么快,真厉害。”

    得到夸奖,小狮子腼腆地说:“比起专业运动员差远了。”

    “如果让我去跑,大概只能爬到终点,我体力很差。”这绝对是睁眼说瞎话,但演技一流的方严就算说谎也不会脸红:“所以我很羡慕体育好的人,而且你奔跑的样子,很有男子汉气概。”

    “真的吗?这是我听过的最棒的赞美了。”小狮子嘿嘿地笑,一口气喝掉半瓶水,又洒了很多在头上。

    真是个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的孩子。

    方严温柔地拿起毛巾,细心地擦拭水迹:“工作人员给大家安排了住宿的地方,今天不用赶回家了。”

    “不愧是传说中的车队,出手真阔绰。”克劳德热血地大吼,对红龙赞誉有加。他牵着方严的手往回走,目光不小心扫到杰森。他看上去不太好,坐在地上休息,脸色惨白。方严当然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于是大方地说:“去看看他,你们在柏林也没什么亲人,别断了联系。”

    “可以吗?”小狮子紧张地看方严,得到允许后,才大步赶到杰森身边。

    他说了几句话,对方的反应很冷淡,接着他又想把他扶起来,却被粗鲁地推开。杰森抬起头,脸上写满了不甘和仇恨,他阴狠地瞪了方严一眼,似乎在说——等着瞧!

    但方严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不动声色地走过去:“我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但克劳德很关心你,你不该这样对他,这不公平。”

    “让人恶心的伪君子,你应该下地狱!”虽然恐惧站在不远处的泉,但他却无法压制心头的怒火,恶狠狠地咒骂。

    “杰森,你够了!”方严没什么反应,倒是旁边的克劳德彻底爆发,他大吼道:“拒绝我的帮助就算了,只当你对我有意见,但你凭什么侮辱他?天啊,我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你真是一头自命不凡的蠢猪。你以为你自己真的那么抢手吗,还是觉得任何人离开你的庇护就活不下去?你错了,混蛋,没有你的日子,我比往常的每一天都快乐一百倍。如果我对你还有一点怜悯之心,都被那些恶毒的诅咒消耗得一干二净。”

    “别管了,我们走!”他怒气冲冲地往前走,所以没看到方严得意的表情。

    “别生气了。”方严追上去,不忘给泉一个好好教训宠物的眼神。

    “我觉得我像个傻瓜。”小狮子很沮丧:“我以为他……”

    “不,别说让人扫兴的话,关于杰森的话题,到此为止。”方严勾住克劳德的脖子,语气十分诱惑:“反正我们也在大庭广众下接过吻了,不用在乎其他人的目光,不如去做些更愉快的事情。比如,先填饱肚子,然后到房间去好好享受一下。”

    “是个好主意,可我还得比赛。”小狮子无奈地耸肩:“明天参加完赛道测试,就得回家等消息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进车队。”

    “就算进不了红龙,还有别的选择,只要努力过就可以了。”当初他只是不想克劳德和杰森在一起,才去拜访迪恩,实际上也可以弄走那个绊脚石,让小狮子加入红龙。

    但他还没有想好,因为到纪律严格的职业车队,势必有很多不便之处。比如长期艰苦的集训,半封闭式的管理,会让他们见面的时间变得少之又少,最后成为牛郎织女,这不是方严期望的结果。相比之下,业余车队就可爱的多,虽然没有强大的技术顾问和后勤保障,但时间自由。

    MARS是他的首选,这个位于慕尼黑的小型车队全是自费的发烧友,他们没有赞助商,费用由好者们自己支出,一年中只有四个月在准备比赛。最重要的是,MARS的成员都很喜欢克劳德,他们相处得十分愉快。

    “我现在饿得能吃掉一头牛!”和思维缜密的方严不同,小狮子是喜形于色的类型,他大口嚼着汉堡,含糊不清地说:“而且全身酸痛,也许是太久没锻炼了。”

    “你不是每天都在整理花园吗?”那个荒废已久的花园已经初步成型,克劳德很有想法,经过他的打整,院子焕然一新。

    “那点运动量算什么。”说到花园,他又来了精神:“对了,我移栽的报春花都活下来了,等天气暖和一点再种到院子去,今年大概能开花。希望是大红色,我最喜欢红色的报春花。”

    红色报春花。

    方严沉默了,他在克劳德的日记中见过这段叙述,是属于他和杰森的记忆。这种感觉很不好,因为当他用不正当的手段得知某些事情后,根本不能坦白质问,只能假装不知道。他毫无办法,只能憋在心里,直到这件事腐烂成灰。

    “你怎么了?”察觉到方严的情绪不对,克劳德有点紧张。

    “没什么,只是不太喜欢报春花。”他看着窗外,今天是难得的好天气:“小时候贪玩,把报春花偷偷放进汤锅里,结果吃了以后拉肚子,好几天才好,有阴影了。”

    “你也会干这种事,真看不出来。”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克劳德十分惊讶。

    “真是不堪回首的往事。”他笑着摇头,解决掉最后一口汉堡。

    晚餐后,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他们找到自己的房间。不知什么原因,分配的是一间单人房,只有一张小床。克劳德有些傻眼,犹豫地问:“怎么办,要不我去找他们问问,可能还有房间。”

    “算了,我本来就不是选手,还占别人一间房,不太好。”他这几天确实很累,加上昨天没睡好,连澡都懒得洗,直接上床。

    小床很袖珍,躺一个大男人还可以,再加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