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HP]里德尔小姐和斯内普先生最新章节!

    和萨拉查的谈判没有什么结果,他们都不肯轻易妥协,又都有着各自的顾忌,说再多也劝服不了对方,最后只能僵持了下来。

    回到房间,玛格丽特一个人躺在她那张超大尺寸的大床上,睁眼看着天花板,脑子怎么也静不下来,更不要说能够入睡了。

    最后,玛格丽特到底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床上爬了起来。

    在打开密道暗门的时候,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睡袍,手抓在领扣处犹豫了一秒,还是直接走了进去。

    从另一端出口出来的时候,漆黑的环境让玛格丽特原本就糟糕透顶的心情更加糟糕了。

    虽然她并不愿意承认在这样四面受敌的时候,她对西弗勒斯这个男人是怀抱着某种期待的,但现在无人的房间却让她感觉愈发焦躁了。

    在原地站了一会,玛格丽特朝着记忆中沙发的位置走了过去,然后抬起手中的魔杖指向墙壁上的魔法灯的位置……

    脚下好像绊到了什么,同时,房间里亮了起来,玛格丽特瞪着眼前这个用笔挺的姿势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胸口的闷气憋的更厉害了。

    她愤愤的狠狠的踢了一下男人的小腿。

    “您以为自己已经是名垂千古的雕像了吗,魔法界最伟大最杰出贡献的魔药大师——西弗勒斯·斯内普阁下?!”

    玛格丽特嘴上嘲笑着,边在西弗勒斯旁边的位置坐下。

    西弗勒斯这才解除了用来隐藏自己气息的咒语。

    他也不说话,就这么微微扭头看向玛格丽特的方向,但除了女孩墨绿色的衣袍外他并不能看到更多的东西,因为玛格丽特已经把自己陷进了柔软沙发的最里面,半躺着靠着靠背,舒服地眯上了眼睛。

    虽然过来之前,玛格丽特还专门找了理由是有事要和男人商量,但等到真的坐在这里了,感受着男人身上的气息,她却只剩下满身的疲惫了,她觉得这会儿她已经累到连说话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只想要先休息一会。

    不管她愿不愿意承认,在西弗勒斯身边,她确实能够休息的更好。

    开始的时候,玛格丽特的脑子里还来回转着‘复活’‘孩子’‘羽蛇族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不大一会,她就有些迷糊了。

    西弗勒斯等了很久,等到他已经忍不住,想要先开口说些什么,扭头看过去,却看到玛格丽特已经睡着了。他的表情霎间就有些傻,愣了好一会,才轻轻的站了起来,无声的长吐一口气,又从房间里拿来一条毯子给她盖上。

    玛格丽特似有所觉的挣动了一下身体,西弗勒斯俯身轻轻的拍拍她,她就又歪着安静了。

    西弗勒斯站在那里看了她很长时间,才走到房间的另一边,架起了一个坩埚……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房间角落里突然“撕拉”一声响,玛格丽特顿时被惊醒。她瞬间坐了起来,看过去,看到的却是站在操作台前严肃专注的熬制着药剂的男人。

    看着看着,玛格丽特就有些入迷了……

    等到西弗勒斯放下搅拌棒,开始整理台面的时候,玛格丽特突然开口说道,“西弗勒斯,如果……(我们生)多一个孩子,你(想要)接受吗?”到底是女孩子,哪怕是心里有着诸多其他算计,真要亲口说要为男人生孩子,还是不容易说出口的。

    西弗勒斯手上的动作顿了一顿,他好像没有太听清女孩的话,又好像已经听懂了。从早上喝下复方汤剂和邓布利多周旋,到听说了两个黑魔王在魔法部战斗的事,再到终于等到女孩平安归来,却又得知斯莱特林另有打算……这一天,不只是玛格丽特,西弗勒斯也过的一点都不轻松,他现在不仅焦虑着两个黑魔王同时出现对局势的影响,担心着玛格丽特的安危,担心着朋友卢修斯的处境,还因为今天晚上金的行为而多了一层焦躁。

    之前在走廊上的那一场对峙,西弗勒斯对金对他的挑衅和杀意其实是不太在乎的,但最后金那个胜券在握的得意眼神却让他不能不多想了一些,再加上玛格丽特最后离开的原因确实是因为萨拉查先生,那个千年之前就掌控着整个斯莱特林的纯血主义□□者。所以在回到办公室之后,西弗勒斯其实想的更多的还是斯莱特林和萨拉查先生的各种传说,以及斯莱特林近亲结婚的传统。

    玛格丽特会在深夜过来,西弗勒斯是意外的,也是惊喜的,可他却在听到动静的瞬间把自己藏在了黑暗里。而到了现在,他才恍惚觉得他是预感到了女孩要说的话。

    多一个孩子?什么孩子?他为什么要接受一个别人的孩子,又凭什么她那么笃定的觉得他轻易就能答应这么荒谬的事情……西弗勒斯这一刻的脑子是非常混乱的,也许是太累的原因,他很多思维都不清晰,因此,他在听到玛格丽特的话之后,只是停顿了一下,就又逃避般的继续擦拭着手中的器具。

    他慢慢的把所有改整理的东西都整理好了,桌子也擦拭干净了,再没有什么其他可做的了,只好又找出一个布巾开始擦手。

    他仔仔细细的用布巾擦拭着自己的每一根手指,脑子里也终于找出了一句能够试探的话,“斯莱特林将要拥有新的继承人这样的大消息,你就这样随便告诉我会不会太轻率了?”

    斯莱特林、继承人这些词汇迅速触动了玛格丽特一直紧绷着的敏感神经,她瞬间就警惕起来,“什么意思?”她冷声问道。

    “难道你说的孩子不是你将要和那个不知道算不算人的东西生的小蛇吗?”西弗勒斯的语气淡淡的,反而有一种笃定的味道。

    而话语中再出现的魂器和小蛇的信息,让玛格丽特进一步证实着自己的假想和怀疑,瞬间她就想多了,‘难道刚刚在她和萨拉查交谈的时候,西弗勒斯进去过她的房间?'‘要让警戒咒对他不设防是极可能的事情,而他现在这么说,又是什么目的,质问还是要挟?’更重要的是,现在消息走漏了吗?……

    玛格丽特定定的看着西弗勒斯,脑子快速转动,猜测着各种可能。

    越想越多,也越想越怀疑,她看着西弗勒斯的表情也就越来越戒备,魔杖握在了掌心,人往前走了两步,盯着西弗勒斯的眼睛,“你知道了什么,说。”

    看玛格丽特这么大的反应,西弗勒斯怔住了,他很快就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下意识的就开始运转大脑封闭术,神情木然的看着玛格丽特,“我以为斯莱特林的传统是全魔法界众所周知的秘密。”

    “斯莱特林的传统?——什么秘密?”

    玛格丽特满脑子都是萨拉查的复活计划,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她自己就先疑心上了。而对于西弗勒斯,玛格丽特再愿意信任他,理智的那部分对他还是有所保留的,因为他的经历,也因为邓布利多和波特。

    西弗勒斯敏锐的意识到他们相互之间应该是说岔了,事实真相完全不同于他之前一心纠结的小情小爱,而是斯莱特林内部真的出了大问题了,还和斯莱特林下一代的继承人有关。十几年的间谍素养让他迅速转变心态,习惯性的开始想要挖掘真相,他紧紧的盯着玛格丽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再一次试探道,“斯莱特林一直都崇尚着最纯净的血统,我以为……”

    话故意说得含一半漏一半,企图让玛格丽特自己说出更多的东西。

    但玛格丽特本来就在怀疑他,现在再听到这样带着明显打探痕迹的话,就更落实了罪名。原本她还想着如果萨拉查的复活计划真的被偷听了,只要他能够坦诚,接下来的事情还是可以再商量的。而现在这么一弄,玛格丽特就只觉得西弗勒斯是想要把这件事当做筹码卖出去,至于卖给谁,想换取什么……

    心电转念之间,玛格丽特眨了眨眼睛,神色古怪的笑了起来,“所以你只是在吃醋?因为斯莱特林近亲结婚的传统?”说着,她走过去环抱住西弗勒斯的腰,不顾他僵硬的反应,轻轻的晃了两下,软声说道,“亲爱的,你吓到我了,刚刚金为了让我听话,还威胁我说他有办法弄一个新的继承人来替代我,你偏也来说这样的话。”顿了一顿,又说:“好吧,是我太紧张了。”

    西弗勒斯看了玛格丽特一眼,神色莫测,“抱歉,之前在走廊上……应该是我想错了。”

    玛格丽特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男人眼睛里的怀疑,她侧身跨步从正面抱住西弗勒斯,面对面的看着他的眼睛,“你刚刚熬制魔法的时候太帅,我都被你迷住了,又因为金想要和我争继承人的位置,其实我刚刚的意思是……我们要个孩子,是我们。不过,现在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