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龙图案卷集最新章节!

    沿着台阶而上,看着一路树叶由绿转黄再转成火烧一样赤红,阳光透过斑驳枝杈点缀着地面白石台阶和落叶,让人心情也分外舒爽起来。

    小四子甚少离家,至多也就跟他爹到别县城买个药材什么,一见满山红叶,眼睛都亮了几分。

    又走了一阵,众人到了一处开阔平地附近,眼前有一片茂密枫树林,已经可以听到轰鸣瀑布声音。

    “碧水潭就林子后边。”白玉堂带着众人穿过林子。

    很,眼前出现了好大一个圆形水潭,水潭背靠着黑色高大山体,石壁平整得像是斧头剁出来一样,缓缓延伸开,呈半月形包住了水潭,九条瀑布间隔流下,仿佛是有人丈量过似,间隔都相同,大小也差不多,可谓奇景。

    展昭端详了半天,就纳闷,“这看着不像是天然形成啊。”

    “我也觉得。”赵普边点头,边让赭影紫影下渔网。

    白玉堂无语地看着赭影和紫影张开一张巨大渔网,有些纳闷,“哪儿来那么大网?”

    “你家那个胖丫头给。”欧阳少征笑嘻嘻,“那丫头真能干呀,刚说了句想要张大点儿渔网抓麒麟,她就去给弄来了。”

    白玉堂望天,难怪上午那会儿辰星儿不见踪影,月牙儿找了半天都不见她人,敢情跑出去弄渔网了。

    “这潭水深不见底,一张渔网够不够?”公孙还挺认真。

    展昭见白玉堂站原地一脸无力,就轻轻拍了拍他肩膀,问,“要不要准备个笼子?不然抓上来养哪里?还是准备个缸?”

    白玉堂叹了口气,展昭似笑非笑,明显逗趣。

    小四子跑前跑后,紫影负责抓住他,以免他不小心跌进水潭里去。

    这边正热闹,就听到一阵爽朗笑声传来,“嚯呀,小师叔带了那么多朋友来啊!真是难得。”

    众人往山上看,就见一个六十来岁,头发花白小老头颠儿颠儿地跑下来。他身上穿着一件黄色布袍,显得挺简朴。其貌不扬个儿也不高,不胖不瘦,长得也没什么特别辨识度。总之乍一看,就是个路过老头,吃了饭出来散步那种。

    白玉堂对他点了点头,跟众人介绍,这就是天山派掌门人,陆峰。

    陆峰很和气,跟众人一一认识,看到小四子还拿出包糖来分他吃。连公孙都觉得这老头太和善了点吧?一点没有一派掌门样子,别说天山派这么大一个门派了……真奇怪天尊为什么偏偏找了这样一个人来做掌门?莫非是深藏不露……

    随后,陆峰又跟包拯和庞太师彼此认识了一下,众人就附近石亭子里坐下闲聊。

    白玉堂对展昭使了个眼色,展昭有些不太明白,所以只是呆呆看白玉堂,像是问——你想表达什么?

    白玉堂无奈。

    半个时辰后,展昭明白了白玉堂想表达什么……

    因为陆峰实是太健谈了!

    这位前辈坐下后,就开始漫山遍野地侃了起来,跟赵普从边关战事侃到大漠风光,跟庞太师从古玩玉器谈到茶叶家具,跟公孙先生从琴棋书画说到药草医术,跟包大人从奇闻异事讲到古怪案件,甚至跟小四子从粽子糖聊到了金桔干,就是半天没说一句正经话。

    展昭被侃得有些晕,明白过来,白玉堂估计想表达意思就是——这位师侄很罗嗦。

    后,白玉堂见陆峰把想说差不多都说完了,就拿了一个盒子给他,边问他,“近山上怎么样?”

    陆峰接了盒子,打开一看就眯眼一笑,拿出来,是一袋子上好烟叶。

    陆峰有个喜好,身上带个旱烟袋,没事情就点一壶,找个犄角旮旯蹲着吧嗒吧嗒边抽边看书或者跟人聊天。众人都有些无语——这不像是一派之首了,莫非天尊当年是抓阄抓中他?

    展昭狐疑地看了看白玉堂。

    白玉堂竟然点点头。

    展昭一惊,睁大了眼睛看着白玉堂——真是抓阄?

    白玉堂一挑眉——可不是么!

    展昭回过头,突然有些疑惑,自己都没开口,白玉堂那么有本事么?就能猜到是说抓阄?同时自己怎么会知道他说什么?

    白玉堂低头正想喝茶,就见展昭突然转过脸,睁大两只眼睛盯着自己,那样子像是狠狠确认——真是抓阄?!

    白玉堂到了嘴里茶水差点喷出来,放下杯子咳嗽了一声,转头问陆峰,“他们好奇你怎么当上掌门。”

    众人都尴尬,确很好奇,不过就这么直接说出来……

    陆峰自己倒是乐了,看来没少被问起,就摇着头说,“哎呀,说来也真是惭愧,我是天尊那么多徒子徒孙里头不顶用一个,当年选掌门大家都说要比武,不过天尊有命,天山派门派内部不准械斗,不然一律逐出师门,因此还是要想别方法。”

    众人都明白为什么天山派乱成这样后还是没四分五裂了,果然天尊给他们把底线都定好了,内斗归内斗,不准自相残杀不准门派内打架,果然姜还是老辣。

    “然后用什么方法选出来你啊?”赵普好奇地问陆峰。

    “抓阄咯。”陆峰话一出口,欧阳真把嘴里茶都喷出来。

    展昭看了白玉堂一眼。

    白玉堂对他挑挑眉——看吧,都说了是抓阄。

    展昭一时间有些混乱,自己脑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白玉堂明明没说出口,竟然明白了意思!

    白玉堂似乎也觉得这种沟通方式有些奇怪,看了看展昭……估计他眼睛会说话,表情又比较丰富……应该是这样子吧?

    “你抓阄抓到了,于是让你做了掌门?”公孙惊讶。

    “对啊。”陆峰点头。

    “天山派那帮弟子们竟然会服气啊?”赵普觉得不敢相信。

    “因为连抓了三次都是我,后来剪刀石头布也是我……”陆峰颇为无奈,边摇头,“于是只好委屈师侄们了,说起来我也是不想当这个掌门,可是没办法,天意弄人啊。”

    展昭想了想,“那些不应该都是你师弟么?怎么变成师侄了?”

    “都是天尊排辈分。”陆峰也非常苦恼,“天尊平时比较懒散,而且对排辈分这件事情闹不清楚,所以经常胡乱叫,于是……十大高手里边有我师弟也有我师侄还有我师孙之类……”

    展昭默默看了白玉堂一眼——你师父太不靠谱了!

    白玉堂无所谓地一笑——这叫不拘小节。

    展昭捂胸口——又懂了!邪了门了!

    白玉堂也有些纳闷,展昭会传声不成?怎么就第一时间明白了。

    两人正疑惑,就感觉有视线注视着他俩,一起默契地转过头,就见捧着茶杯小四子正歪着头不解地看着两人,也是一脸狐疑。

    展昭第一反应是——莫非小四子也懂了?

    白玉堂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