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综]没人写信给嘉莉最新章节!

    嘉莉·怀特入住精神病院的第四天,汉尼拔·莱克特医生来访。

    听到脚步声之前嘉莉正在看昨天fbi送过来的资料。

    苏的案子似乎是陷入了僵局,那个模仿自己的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线索,他们希望自己能回想起什么有用的细节来。递送资料的fbi是个年轻的亚裔女士,她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戒备与好奇,这让嘉莉稍微感到了冒犯,可与此同时自己又感激她没有用伪装出的温和与善意面对自己。

    当然这并不是嘉莉配合她的主要理由,她只是想确认——

    “嘉莉。”

    握着纸张的手指因为突如其来的声音一抖,拆除了书钉的资料散落了一地。意识到这熟悉的声线属于何人时,嘉莉狼狈地从床边站起来,甚至顾不得捡起地上的纸:“莱克特医生!”

    嘉莉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粗鲁又无礼,她不该如此随便的在这个地狱的分店中高呼使者的名字,然而她根本遏制不住一同袭上心头的惊讶于喜悦。

    “我以为你不会这么快……就来探望我。”

    今日的医生仍然是一身妥帖的西装,他的大衣整齐地搭在手臂上,听到嘉莉的话语后医生并没有责怪她的冒失,反而露出了一抹礼貌的笑容。嘉莉能感觉到他的眼睛在不着痕迹的打量自己,片刻之后他收回了那种探寻的目光:“你的状态很好,嘉莉。”

    是的,嘉莉自己也这么觉得。虽然病人们时不时竭嘶底里的尖叫和哭喊会惊吓到自己,但当嘉莉意识到她是与其他罪犯关押在一起时,她或多或少体会到了几分归属感——和罪犯住在一起的只能是罪犯,即使她认为自己不再需要除了使者之外的认同,嘉莉还是感觉到了安心。

    除了上次威尔·格雷厄姆故意激怒自己外,她再也没失控过。

    所以嘉莉·怀特扬起了笑容,她望着莱克特医生,由衷地感激道:“这都是您的功劳,医生。这里的护工不仅没有把我绑起来,还允许我阅读报刊,比在医院里自由的多。”

    “这是一个好的开端。”医生的目光挪到散落在地的纸张上面,“……fbi的人告诉我,他们请求你的帮助,而你同意了。”

    “是的。”嘉莉像是这才注意到资料掉了一地似的,匆忙地弯下腰将它们捡起来,“他们想通过我获得一些线索,毕竟苏的死……与我有关。”

    说完她把攥在手里的资料随手扔在了床上,有些急切地扶住了横亘在她与医生之间的栏栅:“您不会介意的,对吗?如果您介意的话——”

    “——你应该知道,嘉莉。”莱克特医生平静地打断了嘉莉的话,“在你被转入精神病院时,我就不再是你的负责人,奇尔顿医生才是。”

    嘉莉咬紧了嘴唇。

    她当然知道,那个杵着拐杖语调奇怪的男人在她入住这里的第一晚就出现了。奇尔顿医生与她的使者一样穿着整齐得体的西装,可是在他得意洋洋地宣布主权时,嘉莉只觉得他活像是效仿国王的跳梁小丑一般拙劣可笑。

    “我……”她握着铁栏杆的手不自觉地颤抖起来,“我知道,医生。但是……”

    她不在乎自己的心理医生是谁,她在乎的是自己的使者是谁。

    这句话嘉莉并没有说出口,但是莱克特医生能明白她的意思:“如果帮助fbi能让你感到安宁,我非但不会阻止,还会支持你,嘉莉。”

    她也知道他会这么说。

    使者总是这么慷慨无私,不是吗?他的话语并没有安抚嘉莉变得沉重的心灵,但得到医生的首肯后她找回了精神世界的平衡,嘉莉缓缓地舒了口气,小声开口:“……谢谢。”

    “那么,你有什么新发现吗?”

    “或许……是有一点。”

    嘉莉的这句话说得缓慢又小心,随着单词一个一个从她口中道出时,嘉莉看到莱克特医生的眼神中闪过几分意味不明的神色,那使得他端庄的面庞出现了极其细微的变化,嘉莉无法用言语描述出那种变化,她只能察觉到这种变化如同羽毛扫过皮肤一样让她心悸。

    她问过莱克特医生是否动过杀人的念头,他没有回答。

    避开问题时他的目光与现在的如出一辙。

    “那些资料里说苏和克瑞丝的关系亲密,实际上她们的关系没那么好。”嘉莉回想起那些纸张上陈列的话语,继续说道,“在……在毕业舞会之前,她们甚至起过不小的争执。”

    “校方说克瑞丝是欺凌你最严重的学生,她已经被你杀死了。”医生陈述道,“你认为她与苏为什么发生争执?”

    “我……我不清楚。”嘉莉垂眸看向自己的手指,“我只是按照fbi的话找出不一样的细节而已。”

    “我知道了。”莱克特医生颔首,步伐随意地向后挪了挪,“我会将这件事告诉fbi的。”

    然后呢?

    嘉莉自然把他的动作看在眼里,他准备离开了。这很正常,医生到来的目的只是探望她,而她现在状态良好,他没有逗留的理由。

    然而嘉莉觉得这还不够。

    是的,这怎么能够?在医院时他会在病房坐很久,甚至会亲手喂东西给自己吃。嘉莉很想接触医生,哪怕只是碰触他的衣角,哪怕只是近距离地观察他。然而束缚带困住了她的行动,躺在病床上的她只能等待医生的主动靠近。

    现在她自由了,却离她的使者更加遥远。他站在牢笼之外,向前多垮一步都会被护工警告。嘉莉站在铁栏栅的后面可以自由挥舞自己的双手,但依然不能碰触他。

    嘉莉想要的根本不止是短暂的探望。

    “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