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宠妃重生小户史最新章节!

    暴雨冲刷皇城,暗夜如墓,甬道黑漆,只有一盏盏幽暗的宫灯散发着明光,在皇宫殿宇间蜿蜒。雨下得极大,里外仿若两个不同的世界。

    眼下,一众宫妃正因这场下得突然的大雨,被困在皇后宫殿中。熏笼上燃着红罗香炭,人影映在灯影中,一殿清暖。

    舞乐已罢,丝竹已赏,连皮影戏都试着玩了一把。众妃已无聊至极,便干脆开始编排宫外听来的各种小八卦。

    皇后雍容端雅,笑看各位妃子分享各种收集来的宫外闲话,她目光落到众星捧月的德妃身上时,微微一顿。德妃端坐中心,装扮极为精致用心,眸光流转间,言笑自然又大气。

    皇后移开目光,另一个宫妃与她坐在一处,手里懒洋洋摇着一把紫檀镶银丝宫庭扇,微笑道,“娘娘,您才是主子,德妃当着你的面这么张扬,眼里还有没有你啊?”

    皇后看这位妃子一眼,四妃中年纪最轻的淑妃,容颜光耀明艳,一身雪肤便是那些刚进宫的新人也比不上。若说她们这些年纪渐大的妃子们,哪个最得皇帝的心,非淑妃莫属。

    可惜人无完人。

    淑妃在皇帝那里得了眼,根本不把后宫一众妃看在眼里,但她生的儿子,居然不如那个脑子有毛病的德妃得皇帝的喜爱!私下里,淑妃不知道气倒了多少次。

    皇后微微一笑,深觉得淑妃命苦:想淑妃先前多么的高傲不可一世,整个宫里她唯一看得上的,就是皇后;最想要的,也是皇后宝座;但现在因为儿子的争宠问题,淑妃不得不时时嫉妒地盯着德妃,时时说两句酸话,挑拨离间。

    这不,德妃一夺头筹,淑妃便又忍不住在皇后跟前酸了。

    皇后瞅了说得高兴的德妃一眼,一碗水端平,笑着应淑妃一句,“大家都是姐妹,没有外人在,不必太拘束。”

    “娘娘!”淑妃皱起了眉,她肃起脸,就想跟皇后娘娘科普一下尊卑礼数。但看皇后漫不经心的样子,淑妃便知道皇后不放在心上。她实在不甘,想了想,悄悄跟皇后告状,“德妃昨天跟我嘲笑太子膝下只有一个姑娘呢。”

    皇后果然皱了皱眉,瞥了淑妃一眼,淑妃连连表示自己没说谎。皇后心里也知道淑妃是不想德妃得意,但淑妃又素来瞧不起德妃、觉得跟德妃说话都掉价,就怂恿着皇后教训德妃。

    无可无不可,德妃的性子,确实需要过段时间就压一压——那是位从来不动脑子的人才。

    皇后听了她们的谈话一段时间,在大家喝茶时,加入一句,“你们听没听说,这月上旬,萧大人已经去小倌馆抓了五个犯人了。”

    她们现在八卦的对象,是提督九门步军巡捕五营统领萧豫。各位妃子也有娘家,自家的亲戚啊什么的,有适合说亲的,都会把盛京里提得上号的儿郎数个遍。

    萧大人正是这几年里被提得最多的一个人物。

    此人什么都好——能文能武,官职在身(还是一个不小的官),最重要的是,长得一张小白脸,宽肩窄腰,很合现在小姑娘的眼缘。然后瞧得上的小姑娘们又回家,偷偷找爹娘帮着参详。

    但是萧豫唯一不好的,就是出身差。他根本谈不上什么出身,据说就是一个孤儿,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那种。

    萧豫的热门就热门在:他的出身低,年纪都过二十好久了,还是单身汉一个。有的宫妃瞧得上,有的看不起。每次想起来,大家都会热烈讨论一下萧大人的婚娶情况,然后惊喜发现——“咦,上个月不是说有人说亲吗,怎么现在还没动静,萧大人还没有成亲啊?太好了,可以继续为小侄女留下做备胎了。”

    现在皇后也说起萧豫的八卦,众妃的耳朵齐齐竖起来,“是么?”然后又觉得不对劲,“小倌馆?五个?”扳着手指头数一数,脸色各异。

    宫妃都知道小倌馆是什么地方,去里面抓人也正常。但是半旬就在里面抓了五个人,这频率是不是太高了点啊?

    皇后又慢悠悠道,“所以最近,京里有传他龙阳之好。”

    “呃……”众妃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嫌恶,露出一种“大好良田被猪拱了”的惋惜表情。

    淑妃冰雪聪明,在皇后提起萧豫这桩八卦时,她就知道皇后在小小敲打德妃,让德妃不要太得意。但是淑妃心里一咯噔,往德妃方向一瞧——德妃还一脸无知又天真,就差把“真的假的啊”的疑问挂在脑门上了。

    淑妃一时觉得心好累:枉她在皇后跟前挑拨,对手都没听懂皇后的敲打。

    皇后早猜到了这种结局,面对德妃,要笑话她的话,你得把话说得很直,不然她听不明白。所以皇后又加了一把火,“本宫现在很怀疑整日和萧大人在一起的那些好男儿,他们会不会也有这方面的问题。”

    众妃连点头,这是个问题!回去一定要让娘家人查查!

    德妃只觉得哪里不对劲,却还是一知半解。

    皇后也心累了——跟人说个话,怎么这么费劲呢?

    她直接道,“德妃,萧豫不是从老三手下升上去的吗?老三都快弱冠了,你到现在都不为他考虑婚事?”

    “啊!”德妃悚然一惊,这次终于听明白皇后想说的话了。这个萧豫要是性取向有问题的话,不会带着她儿子学坏吧?

    傅青爵从来没提过娶妻的话题,也从来没见他和哪家姑娘走得近。德妃因为自己和娘家人的那点小九九,也一直不着急给儿子相看。

    但现在,德妃越想越心慌,快要坐不住了:儿子不会不喜欢女人吧?这个问题太严重了!

    ……被亲娘怀疑性取向的傅青爵,在他亲娘忧愁得坐立不安的时候,正抱着楚清露,冒雨先找一处避雨的地方。

    好不容易才寻到一处山洞,把杂草污渍清理一番,便和楚清露进去躲雨。而跟着他的下属,在楚姑娘被找到后,就被王爷派出去找之前的那帮流民。从楚清露口里得知有流民从这里逃入盛京,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傅青爵都不可能当做不知道。

    傅青爵原先以为楚清露快死了,紧张得脸色煞白。弯腰进了山洞,他便询问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楚清露神色萎靡,低声道,“我没事。”

    傅青爵发现她身体除了温度低一些、确实没有大问题后,大半个心放到肚子里。他目光正直地看着怀里*的少女,顿一顿道,“为防冻病了,得把湿衣服换下。”

    “嗯。”楚清露心里有事,应得不冷不热,手放到领口。却发现男子的目光坚定地看着她不动,她抬头,半晌后道,“转过身去。”

    “……我也要换衣服。”傅青爵道。

    楚清露刚经过生死大事,心绪不定,脑子里乱糟糟。此时,也不禁被他给弄得失语,好半天才干干道,“你放心,我绝不偷看。”

    傅青爵再次失望。

    两人各自背过身,在一团黑暗中换衣,悉悉索索的。楚清露梳理着自己脑海中的纷乱记忆,静谧中,忽听到傅青爵开口,“露珠儿,便是遇到什么难事,你也不能寻死啊。”

    “我没有寻死。”

    “可你下了水!”楚清露的手腕突地被抓住,她惊愣中,只记得紧紧抓住身前衣服,僵硬着脸回头,便碰到青年挨着她的身体。

    外面雨下得那么大,天也那么黑,其实什么都看不清。电光一瞬,楚清露却发现傅青爵精准地站在她身边,只着中衣,长发披散,俯着身,气息喷在她面上。

    “露珠儿,你做事不能这样什么都不考虑。事情总有别的解决办法,你不能总想着最粗暴的方式去做。只要你稍微拖那么一会儿,便有转机。你知道那时我找到你……”

    傅青爵这个人其实少情绪波动,不喜欢说话。

    跟她一样。

    傅青爵这个人面对她的时候,大多时候都掩去自己气质中的冷肃一面,露出温和的样子给她看。

    和她相反。

    难得见他对她这么不假辞色、语气严厉地讲话。

    难得她想听他说。

    在黑暗中,听一个男人这样教训自己,对楚清露来说,是很新奇的体验。

    在这样孤身的夜晚,本以为所有的困难要独自面对。在未知面前,她不抱任何依仗于别人的希望,她连父母都不指望,又怎么会指望傅青爵?

    可以说,在最危险最害怕的那一刻,她根本没有想到傅青爵。

    可她落水后,想起的那些片段记忆,和傅青爵有关。

    千里迢迢来把她从水里捞起来的,那个人也是傅青爵。

    傅青爵的情绪难以控制,他有多担心她,就说了多少话。他想把自己的经验告诉她,想告诉她有自己帮着她,他说了那么多,楚清露一声不吭。

    听到雨声,听到她呼吸平稳,傅青爵心里的焦灼并没有得到缓解。

    良久,他听到楚清露平缓沉静的声音,“我没有自寻死路,我下水的时候,就已经想起了一个古方——前些天在藏书阁翻旧书时,找到一个封闭呼吸假死的方子。当时觉得有趣,便记了下来。我也不知道自己会这时候用到。”

    “我和他们动了手,也许……杀了人。他们想侮辱我,我不可能一忍再忍。但我也没能力一个人和所有人周转。所以我下了水,封闭了呼吸。只有这样,他们才会害怕,才会逃走。我也才有一线生机。”

    傅青爵静静地听着她说。她慢悠悠地告诉他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她又是如何做的。当她知道自己逃不掉后,想的是再低迷,也不能让这些人一点罪都不受。言语攻击和陷阱、行为暗示,全是为了后面的突然爆发做准备。

    不可能一个人都剩不下。

    傅青爵只听楚清露说,就好像能想到那时候的惊险。他心里又怕,又自豪。露珠儿这样聪明沉着,换个人,一定没她做的更好。

    “……但是我封闭呼吸后,只能保证自己暂时不死。今天又下大雨,明天雨水会把所有的痕迹都遮盖住。没有线索的话,谁能找到我?如果没有人找到我,在水下睡那么久,我还是要死的。”楚清露望着一片黑暗,嘴角露出一个极其微弱的笑意,反手握住他的手,“所以,傅青爵,你来找我,你找到我,我其实,很高兴。”

    她的声音沉淡,几乎无起伏,却砰的一声,如寒夜中突然绽放的昙花,让人心停一瞬,美妙至此。

    傅青爵一言不发,猛地抱紧她,将她紧搂在怀中。这么近下,楚清露闻到他身上的气味,也终于看到他,利剑一样的眉毛飞斜入鬓,容颜苍色,他长而微卷的睫毛下,那双细长深邃的眼睛,不含任何杂质,幽静地望着她。

    “叫我润之。”他喃声。

    楚清露无声地笑一笑。

    她想起在水下时,觉得自己将死时,脑海里突然涌现的记忆。那么的乱,感情变化很多次,但无可否认,她曾经,确实和傅青爵相爱。

    那个遥远的不真实的前世啊。

    不仅如此,她还想起了前世的今天,发生的这件事。

    前世,她并不是被抛下,而是为了堂姐们逃生,在时间来不及的情况下,主动留下,与人周旋。不过那时事发时,不是在一望无余、四无障碍的湖水边,连逃生的地儿都没有。那时是在树林中,周转的机会远比这一世要多。

    这一世,同一天发生的事,事情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