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宠妃重生小户史最新章节!

    傅青爵从来没把楚弥凤放在眼里,楚弥凤的所有行为,他都没有兴趣。这也导致在楚清露重生前,在楚清露和楚弥凤的矛盾激化前,傅青爵根本没想过楚弥凤也有前世记忆。

    即使楚弥凤盗用前世楚清露的诗赋文章,傅青爵都不知情。

    没有了楚清露的永平侯府,就是一个空架子,他不关心这个家族的人做了什么没做什么。就算楚弥凤被夸成盛京第一美,在他这里,也和白骨骷髅差不多。况且,傅青爵喜欢楚清露又不是因为楚清露才情好,他本质是个糙汉子,文墨嘛,够用就行,没必要成为天下第一。傅青爵挖掘人才的准则,又不是看谁写诗写得好……所以,他居然一直没发现楚弥凤的异常。

    一直到最近,因为楚清露的原因,傅青爵调查楚弥凤这个人,才发现了不对劲。盖因楚弥凤走的路子,居然和前世未入宫前的楚清露一样。面对楚清露的各种刁难,用看不顺眼来做理由实在牵强,除非她早就预知一切……

    傅青爵脸色难看:有将近八成的可能,他肯定楚弥凤有前世记忆。

    但楚弥凤的前世记忆,到哪个阶段为止?她对前世皇帝和皇贵妃之间的事情,作为魏国夫人,作为旁观者,她知道多少?

    有一个知晓前世一切来去的对手在,很容易刺激楚清露想起一些事。那些事,也许是傅青爵一直隐瞒、不想让楚清露知道的……

    傅青爵希望楚清露想起一些事,又不希望楚清露想起另一些事。楚清露自身,傅青爵不太担心她的前世记忆,因为他不想让楚清露记得的那些,楚清露应该确实不知道。但是楚弥凤的记忆,傅青爵就无法确定了。

    他清楚记得,前世,魏国夫人和他的皇贵妃死在同一天。魏国夫人常出入后宫,那时和皇贵妃关系称不上热络,但也不疏离。在楚清露过世后,傅青爵伤心欲绝,从没心思关心魏国夫人为什么和皇贵妃在同一天死。

    但现在,由不得他不多想了。也许楚弥凤正是发现了一些事,不得不死……做过皇帝的,多多少少都有些疑心重。傅青爵的疑心,对楚清露都不能幸免,导致他和楚清露后期关系的复杂,更何况对楚弥凤?

    只要发散思维,傅青爵能脑补出楚弥凤的十大罪恶来。

    他一瞬间,对楚弥凤动了杀心!

    这个人作为楚清露的对手,傅青爵可以留她;但作为知晓前世阴私的人,傅青爵希望这个人从来没出现过。

    站在端王面前汇报事情的下属望着端王殿下阴晴不定的脸色,心里很是忐忑。一会儿,端王殿下恢复了冰山脸,示意下属过来,发了一道命令。

    楚弥凤自然是不知道端王殿下对她起了杀心的,她只是清晨醒来后,觉得眼睛一直跳,极为不舒服。静珠端着面盆架子伺候姑娘起身时,惊慌道,“姑娘,你眼睛肿了。”

    楚弥凤一惊,拿过菱花镜相照,看到镜中的丽人乌发垂落,雪一般的面颊上,两眼红肿,眼皮沉重地覆着,美色直接损三分。她心头重重一跳,怔怔出神,有不太好的预感涌上心来。

    静珠趁着姑娘没有大发脾气前,招呼侍女们取冰块毛巾,帮楚弥凤敷一下眼睛,口里不断安慰姑娘,却也问,“姑娘还出门吗?”

    楚弥凤抓着一根老银簪,指甲掐进肉里,却不觉得如何疼。一醒来便这样不顺,似乎是老天爷在提醒她不要出门。可今天是钟氏兄妹离京的日子,国子监去送行的人极多,她都跟人安排好了,借这样的机会毁楚清露闺誉。错过今天,再没有更好的日子了。

    楚弥凤安慰自己:自己气运一向极好,应该不会出什么事。能出什么事呢?顶多是楚清露反驳她,两败俱伤而已。

    有了这层心理建设,楚弥凤道,“当然要出门,我还要风风光光、打扮得美艳十分地出门!”

    可作为心灵窗口的眼睛无征兆地就肿了,还能怎么美艳?

    花了一个时辰,侍女们的成效依然不让楚弥凤满意。楚弥凤大发一通脾气,在屋子里摔了不少东西后,见时辰不早了,才沉着脸,勉强同意戴帷帽出门。

    静珠追捧道,“有一道纱子挡着,若隐若现,衬得姑娘更好看了。”

    “你是说我露着脸,不如不露脸吗?”楚弥凤的语气里带着森森寒气。

    静珠瑟缩下,拍马屁拍到马肚上,让她再不敢胡乱开口了。

    楚弥凤的倒霉,却没有到此终结。

    她去跟祖母请安告别,出门过长廊时,和一群戏迷藏的丫鬟们迎头撞上,被狠狠踩了一脚。楚弥凤颤抖着身子,忍无可忍尖叫一声,让永平侯府的清晨乱成了一团。

    楚弥凤在哭闹了一场后,得知楚弥月病了,在国子监请了假,不和她一同出门。这在往常不是大事,楚弥凤甚至不正眼看楚弥月。但今天,却把她的火气又提升了一道。

    楚弥月知道自己是家中的小透明,她是预先知道楚清露和楚弥凤之间的战争,才不想掺和。生病只是一个借口,她自然不是真的病了。她在自己院子里指挥侍女们剪花修草,她的大姐楚弥凤提着裙裾,风风火火地冲进来,指着她鼻子大骂一通。

    楚弥月就算是小透明,那也是永平侯府的小姐,娇生惯养的。楚弥凤脾气不好,可也从来看不上楚弥月,怎么今天就把火烧到了她这里?

    楚弥月懵了后,被姐姐的尖锐刺激,也哭开了。

    女儿被欺负,刘氏自然坐不住。大清早的,楚弥凤就跟疯狗一样到处咬人,还咬到了二房这里。都是爹生娘养,都是永平侯府小姐,谁比谁身份低啊?

    一团乱。

    等终于送走楚弥凤后,楚家老太君在两个儿媳的恭谨伺候下,也皱了皱眉,看姜氏一眼,“凤丫头被宠过了。”

    老太君从来疼爱楚弥凤,她一辈子顺昌,没谁忤逆她,小辈们在她面前,向来战战兢兢。同辈之间,也是互相吹捧。孙辈里,每个孩子都讨好老太君,在老太君面前大气不敢喘,老太君觉得很无趣。只有楚弥凤这个孙女天真活泼,什么都敢跟她说,也敢发脾气,老太君乐意宠着这个孩子,谁也不许骂。

    小孩子天真活泼真性情,显得可爱率真。但一直这个样子,把握不住度,老太君就不高兴了。

    这是楚家老太君对楚弥凤第一次说重话。

    姜氏僵着脸伏身,“媳妇会好好教导的。”

    可楚弥凤即使出了门,她的运气依然没有得到好转。在去国子监的路上,要经过一条极为繁华的主街。只是今日主街前面有两班人马争吵,挡了路,马车不好通过。楚弥凤无法,只好带着一腔怨气下车。

    她心情不虞,耳边被争吵声弄得嗡嗡嗡,整个人情绪一团糟。因为她一早上的乱发脾气,下人们都不敢靠近她,静珠也只敢不远不近地跟着。过一条巷子时,忽然一只胳膊拉住了她,并用巾帕捂住了她的口鼻。楚弥凤心下大慌,捂住口鼻的药物让她头脑昏然,脖颈后方又被人重击,直接晕了过去。

    静珠最先发现了不对劲,睁直了眼。光天化日之下,就有人敢行凶?她转头要呼救命,耳边便传来阴声,“想要你家姑娘活命,就跟我来。”

    人来人往,根本看不到人影,却听到了威胁。静珠后背出了汗,身体僵硬。

    进了巷子里,就别想再出去了。

    类似的手段,楚弥凤带出的这些下人,进了巷子后,都被击昏,藏了起来,马车也被人不动声色地赶走。整个过程进行得悄无声息,竟没有一个人发现。

    当然,顶多能瞒下来一天时间。之后,永平侯府一定会发现不对劲。不过到时候,该来的,早就来了。

    楚弥凤清醒后,发现自己被扔在草地上,孤零零的一个人。旁有湖水清澈,泛着粼光;远有冷风袭来,松涛声阵。楚弥凤呆呆地坐一会儿,惶惶喊自己的侍女。

    声音在山中显得空荡寂寥,没有一个人回应。

    这是怎么回事?

    她被人挟持后,对方总该有什么目的吧?有利益有目的的话,总是能商量的。但把她扔到这片荒地上自生自灭,是什么意思?

    “有人么?!”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大声喊。

    山松寂寞,只有回声。

    楚弥凤看向旁边的湖水,突然生了一阵寒气。就在这时,她听到远处有脚步声,带着慌乱害怕又期待的心情回望,看到向她这边奔来的穿着破烂的流民,楚弥凤脸上的血色彻底褪去,变得煞白。

    这场景,何其熟悉!

    几日前,她就是哄骗楚清露下了马车,就是在这样的地方,背靠湖水,把楚清露丢给了一群危险的流民!

    这是楚清露给她的报复?!

    楚弥凤想思考,但气势汹汹的坏人们会给她时间思考吗?她仿佛看到昔日发生在楚清露身上的事,在自己身上重现。

    怎么办?怎么办?

    只有逃!

    逃不了也得逃!

    楚弥凤转身就向和流民相反的方向跑去。她跌跌撞撞、慌不择路,后面传来各种调、笑声——

    “小娘子别跑啊!”

    “再跑打断你的腿!”

    “运气真好碰上个小美人哈哈!”

    ……那些淫、邪至极的话,让楚弥凤害怕万分,同时又愤怒十足。

    楚清露!

    一定是楚……

    不、不对!

    楚清露只是个初到盛京的小姑娘,家里无权无势,她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手段?这是用钱也买不来的!

    楚弥凤抬头,忽然看到湖对面负手对峙的黑衣青年。

    衣着冷冽,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逃。

    “端王……殿下!殿下,救命、救我……”楚弥凤高声呼救。

    对面的王爷目光平静地看着她,这种静到没变化的目光,让楚弥凤口中若堵,轰的一下,想通了所有的关键点。

    就在这时,她被身后追来的流民抓住了,再也挣扎不开。

    楚弥凤满心绝望地看着端王殿下背手离去——是他!是他!

    对!只有端王殿下有这样的手段!

    她一直不知道那时候楚清露有没有出事,现在她知道了,当然没有出事,有傅青爵救了楚清露啊。只有傅青爵才会抓住那些流民,才有手段让旧日重现。

    她如何对付楚清露!

    傅青爵就如何对付她!

    楚弥凤哭道,“殿下,您别走!我错了,我再也不跟她作对了……您饶了我,放过我……”

    端王殿下步伐不紧不慢,可几步距离,他就已经走得很远。少女的哭声在冷风中断断续续,夹着深层次的恐惧绝望,傅青爵心黑胆大,这对他完全没影响。

    昨日重现!

    何止是昨日重现!

    傅青爵不仅要楚弥凤体验楚清露当日的无助,还要她死在这里!

    只有她死了!他那不堪的过去才不会被挖掘!露珠儿才会永远是那个傲娇又可爱的小姑娘。

    到这一刻,楚弥凤才深知何谓绝望——要对付她的人是端王!她如何抗衡?!

    就算她得救,她敢说挟持自己、伤害自己的人,是端王吗?不说端王殿下位高权重,会把所有痕迹掩去,便是永平侯府信了楚弥凤的话,相信是端王要针对自己,永平侯府有勇气跟端王对着干吗?

    楚弥凤这才知道,自己惹到的人是谁!

    那些流民围住了这个惊恐抱臂的姑娘,当然不会让她离去。他们想着那位陌生男子的话——“虽说法不责众,但你们落到我手里,我一样会让你们蜕层皮。只要把那天发生的、即将发生的,重新演绎一遍,我就不追究你们,放你们隐于市。”

    他们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可在他手里受到的刑罚,却让这些流民害怕了。那个人说他们杀了人,要问斩。眼下给他们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谁会放弃?

    愚蠢的流民们不通律法,却也知道自己把当日那个小姑娘逼得跳了河。是生是死,都让他们害怕!

    唯一的办法,就是之后逃入人群中,把这段可怕的过去藏去,一辈子不被人提起!

    所以,现在面对楚弥凤,这几个恶徒,鼓起了全部的勇气,怀着不安的心,把那天重现——

    “放开我!我是永平侯府千金,你们敢这样对我,我让你们不得好死!”楚弥凤尖叫连连,挣扎得厉害,但被人抓住,根本逃不开。

    她说得越大声,对方心越慌。

    现在才知道,那位陌生男子,是把他们逼入了绝路——敢对付永平侯府千金,除非照着那个人的话做,除非寄希望于那个人不食言,他们胆敢有侥幸想法,就等着承受永平侯府的疯狂报复吧!

    这样心一狠,一个巴掌打向了楚弥凤,“闭嘴!老子奸了你!”

    “不、不要!你们放过我,今天的事我保证不说出去。不不不,我们定个暗号,让我家人来恕我好不好?金银财宝,我们都给!我是家里最受宠的,我……”

    其实她越说,对方越坚定了杀她的心。身份这样高的姑娘,是家里掌上明珠的姑娘,到了这一步,除了她死,还有别的办法吗?

    刺拉。

    楚弥凤的衣衫被撕开,嘴被臭布堵住,她眼角渗下泪水,被人按着躺在透凉潮湿的草地上。前世今生,恐怕她都没有遇到过这么害怕的时候吧?

    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

    她不是天之娇女,不是运势好到极点吗?

    为什么会遭遇这一切!

    好恨、好恨!

    恨楚清露!也恨傅青爵!

    同时也有后悔:她不知道傅青爵和楚清露的感情已经好到了这个地步!傅青爵怎么可能出手吗?如果楚清露没出事,傅青爵为什么要出手这么狠呢?!

    她的心早已沉入泥沼,被扑上来的肮脏泥水压住,喘气不定,来不及想那么多。

    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她是不是要死在这里了?

    楚弥凤眼角的泪水越流越多。

    “啊!什么人?!”流民中却突然起了骚乱。

    他们惶恐回头,看到一个和尚把手里的铜钹扔了过来,怒视他们!

    空间如滞,金刚怒目。佛陀低眉,踩着金莲一步步走来。

    楚弥凤躺在地上,无视那些逃散流民们的害怕与不安。她只痴痴看着这个向自己走来的白衣小和尚,当年的情形一幕幕在她眼前流转。

    她丈夫已死,她觉得自己下半辈子没有了指望,她凄然流泪时,抬头便看到堂外站着的年轻和尚;

    据说他是慧觉大师的高徒,她曾听他谈起一个乞丐的命途。这个单纯至极的和尚,她说什么,他就以为是什么。她无处可放的黑暗面,在他面前,被放大无数倍;

    他端坐佛堂,敲着木鱼,她一次次地进出,次次要生点动静;

    她自导自演无数剧目,把这个和尚收入手中。她要让这个和尚自甘堕落,为她沉沦,为她做尽坏事,去承受反噬;

    她只要光鲜华丽,腌臜污渍由他承担!

    檀机、檀机……

    在寒音寺没有见到他,却没想到在她最绝望的时候,碰到了他。而他一来,她便知道,自己的困境已解。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