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宠妃重生小户史最新章节!

    许文容领着二人回到了她暂租的院子,有仆人四五人,在院中请傅青爵和楚清露入座喝茶。许文容进屋换衣,出来时,她已经变了一种装扮。

    之前许文容在脸上稍微遮掩,扮了男儿模样,再着文士衫,行动间毫无女气,任谁见了都觉得她乃一长相普通的文弱书生。

    换装后的许文容,恢复了自己的本色。她年纪三十多,与楚清露的母亲年纪相仿,气质却胜出一大截。在官场蛰伏二十年,她容颜文秀,脸上并无多少岁月的痕迹,鸦青长发用桃木簪低挽,换了一身女士纱罩青色文士袍。洒然行来,眉目间高远淡潦,仿若立于青天之上。

    楚清露和傅青爵对望一下,心中赞叹:许大人真是风格多变,之前演技那么浮夸,如今这一副典型才女的模样,当真能唬得住人。

    在许文容被傅青爵认出后,便不能再装作没见过二人了。她本来出京一行,就是为了夺傅青爵,不想扯上人情债。谁料到傅青爵神通广大,运气也极好,都到了这一层,仍能找到许文容。

    院中一棵粗槐下,一张石桌隔开两方人。许文容坐于对面,神色仍然淡淡的,吩咐下人上茶。许文容亲自为二人倒茶,手高高扬起,姿势优美成画。叮叮叮的水声中,碧绿叶尖在沸水中旋转,在一团雪白中,开出一簇簇清新的茶花。

    这倒茶的手艺,足见此人的功底,一般人也做不到。

    楚清露接过茶盏,细细打量下,声音清越如玉落,“一流的名器配一流的茶,墨盏青茶,可比水墨花开。许大人是懂茶之人。”

    “你看清楚了,这不过是普通的一杯茶而已。”许文容冷淡道。

    楚清露同样没有多热情,跟受天下学子尊敬的国子监祭酒说话,节奏也掌握在她自己手中,“我翻看前人书卷,得知前朝喜好斗茶。茶色贵白,只有黑釉茶具方能显现茶之本色。此风今朝早已遗失,难得在大人这里重见。”

    许文容这才抬目看向这个漂亮的小姑娘,眼底浮波微动。半晌,她慢吞吞道,“你这样的小孩子,我以为该读些圣贤书,好考取功名。前朝遗失了许多书籍,能被你读到……唔,你不怕杂书读多了,废了本业吗?”

    楚清露读的书确实挺杂的。

    她今世十五岁,表面一本正经,内心极为跳脱,好读闲书。她前世读的闲书也多,随着记忆一日日的清晰,读过的书也被她慢慢想起来。由此两世加起来,她不敢称“博”,却当得“杂”称。

    她不认为这是废业,读书人的思维不该只被限制在四书五经中。若只知道读三纲五常,那就是书呆子了。

    楚清露和许文容侃侃而谈,傅青爵在一边坐得沉静,借着低头品茶的掩饰,他半低的目光一刻不离开楚清露,眼中有明显的热情和陶醉:不愧是他最爱的露珠儿!

    许文容既然带他们回来,便是有服软的倾向。对楚清露的考察,其实从他们一进院子,便开始了。傅青爵心知许文容愿意见楚清露,是看在他的面子上,他实不能给楚清露再多的提示;不然,许文容那本来就不多的探寻心,也要被他的画蛇添足,给弄得消失殆尽。

    这些,傅青爵不说,楚清露心里一想,也能猜出。

    许文容和傅青爵的博弈,傅青爵暂时略胜一筹,之后的,傅青爵必得给许文容面子。许文容不是一般的博士,她不会因为自己和傅青爵的亲戚关系,就对楚清露照顾有加——多加刁难,才是可能发生的。

    楚清露心底也生了好胜心:我并不是依仗傅青爵,才能站到你面前。我所有的学问,都是我自己的,和傅青爵并没有半点关系。你因为不待见傅青爵,把怨气发到我身上,实是不应该的。你看不起我,我非要凭我自己的本事,证明给你看。

    许文容在国子监时为她改过一次规定,那她定要出色到,让她为自己再改一次原则。

    许文容倒茶,默默听着小姑娘的茶道,时而插上一句,让小姑娘思索片刻。她自然能看出楚清露眼底的野火被自己点亮,她的神色却从来没变过,一直一副并不太当回事的样子。

    “先五百年前虏人入侵,占地八千,焚书改制,神灵震怒,以半日无日月警戒九州……”

    “神灵警告不过是野史。”

    “野史必与正史相连,史书也提到这段时间,京都不见天日……”

    “钦天监的监制中有记录,你大约没看过。”

    ……此言彼语,思路清晰。

    话题越来越深入,楚清露的语速越来越慢,思索的时间越来越多。她以茶入手,谈及古人旧制。新朝初建不到百年,礼制不全,旧书残缺,楚清露认为很少有人在这方面下功夫。她绞尽脑汁,把自己的博学展示给许文容。可无论她谈什么,许文容看着心不在焉,却能很快接话。

    楚清露暗暗心惊:这位尚书大人记忆力出众,阅书极广。自己故意谈一些少见的野史,她也能从正史中找到依据,可见自己今日的思量,这位大人之前都有过。

    楚清露心中有些沮丧,在盛京养的一身傲慢之气,去了七八分。在同龄姑娘中,她觉得自己很厉害,又素有急才,往往凭小计谋能胜一局。

    而现在,许文容给她上了一课:在真正的大儒面前,一切小聪明都没用,只会自取其辱罢了。

    楚清露之前有些不服气,现在却极为敬佩这个人。她想拜对方为师的决心,也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但许文容对她挑刺的态度,给她一种感觉:这位大人一点都不满意她。

    到后来,楚清露已经谈不下去,沉默逼仄。

    傅青爵倒杯茶,递给许文容,“姨母,您请!”

    许文容与傅青爵的目光对视,少年目色并无压迫,维护心爱女子的神情却也不隐瞒。许文容心里不屑,虽说现在许家和傅青爵的关系不太好,按说她作为许家人,为了和傅青爵交好,该给对方一些面子。但是,许文容要是那么好说话,她至于躲了端王一路吗?

    许文容对楚清露道,“你写篇文章给我看看吧。”

    楚清露不知道之前一关,自己有没有过。但进入了新的一关,她便要全力以赴。她积极地调整着自己的状态,以应付许文容的出题。

    许文容让书童端来笔墨,望着对面小姑娘伏桌执笔的模样,她说话语气有些怪异,“百家之论,独小说家最末,你便论一论小说家的学说吧。”

    “……!”傅青爵脸色铁青,他猛地瞪向许文容,手中茶盏被他握得发紧。

    楚清露一开始只低低应了一声“嗯”,觉得这个文章不太好写,小说家,乃百家中最末等,不说此朝,便在先朝时,也多为人瞧不起。他们家的学说,要想起来,有些麻烦。

    咔擦。

    瓷器碎声,让出神思考的楚清露惊起。她不明所以地看向傅青爵,发现他脸色青白,所有的血色,都到了他手上——他硬生生捏碎了手中杯盏。

    傅青爵压低声音,“你故意的?”

    他一把将楚清露拉起,直面仍坐着不语的许文容,冷声,“小说家式微,百家中,你也素来不喜这家,小说家最后一代传人告老,乃是你所批。小说家的学说?你根本对这个没兴趣没研究,却要露珠儿做文章?!”

    许文容的回答是嘲讽语调,“露珠儿?端王这是正式和许家分道扬镳啊。”谁都知道,许家一直想把本家姑娘嫁给他。

    傅青爵一滞,发觉自己竟在许文容这里露了底。露珠儿的名号,现在还不应该让许家人知道。他相信许文容不会把楚清露的存在告诉许家人,但现在看许文容的态度,他有些不确定了。

    楚清露这时才想清楚:傅青爵之前给她开小灶时,告诉了她许文容的偏好。这位吏部大人,最喜兵家和法家学说,兼修儒家和墨家,道家和杂家也在她兴趣之中。依许文容的往年出题所好,她一般会在兵家和法家的学说中出题,最为难人的时候,也是在道家和杂家的范畴。

    结果现在,她用小说家的学术来考楚清露。

    这根本不是许文容的专长,她出这样的题,打脸的意思更重:我猜你傅青爵为了你的小情人,肯定泄了题,泄了我的喜好。那我就非要为难你,把题目难度上升数道。

    她并不是真想考楚清露这样的题,她是在当面骂傅青爵和楚清露。

    文人的骂法,都要拐这么好多弯。

    楚清露一时也心中气恼:往常出题,主考官的喜好,本来就不会多加隐瞒,没有人觉得这是作弊。但许文容却走极端路线,怀疑她的人品,怀疑她作弊,怀疑她的真才实学。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