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求女最新章节!

    宗亭忽将问题抛给李淳一是诸人未料的,一众人静等李淳一的表态,李淳一速瞥了一眼李乘风,又看向宗亭,不慌不乱道:“相公问得实在太唐突了,教某如何答呢?倘若出家还俗都是临时起意做决定,是对神灵的轻慢。我朝奉道,怎可将此事说得如此随心所欲?”

    她不表态,只说若你逼我当堂做决定那便是你藐视神灵。宗亭接了这话,顺理成章道:“既然如此,那就请陛下深思熟虑之后再作决定,毕竟事关天家,出家还俗便不止是殿下一人之事了。”

    李淳一不再出声,转头看向女皇。女皇昨日半夜未能睡好,此时头风似乎又要发作,甚至觉得这阴天的光也刺目,殿中嘤嘤嗡嗡声响吵得脑仁疼,于是她微微阖目,开口道:“吴王同宗正寺、礼部尽快将郡王的后事料理了吧。”她言罢略略偏头,老内侍忙宣“退朝”,满朝文武即恭送女皇离开。

    李淳一没着急走,朝臣从殿内往外去,人影憧憧,走路声议论声纷至沓来,她有些耳鸣,又似乎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很久没进食的腹中胃液寂寞地翻涌,她张口低喘了一口气,一转头便撞上李乘风。

    李乘风抓住她双臂,下手有力,捏得她骨头疼。

    李淳一按捺下翻涌胃气,两边唇角配合地弯起:“姊姊有事吗?”

    “多吃点,抓起来都是骨头。”李乘风说完,倏地松开手,盯住她眼眸甚是贴心地叮嘱:“身体不好,许多事都是做不成的。”言毕短促地给了个笑脸,转过身往殿外去了。

    许多事都做不成,这一句意有所指太明显,因此即便李乘风已经走了,李淳一仍然身体紧绷,紧张的肩头根本松不下来。她转过身,看见礼部侍郎及宗正卿正站在外边等她,于是快步走了过去。

    周侍郎道:“郡王此事虽十分突然,但有礼制可偱,却也不难办。只是时间紧迫,不好再耽搁,所用物事臣已令人筹备,请殿下看看还有无缺漏。”他办事似十分得力,来朝会之前便安排好了一切,眼下直接将单子取出来给李淳一及宗正卿过目。

    李淳一低头阅毕,问宗正卿:“小舅舅?”

    一旁的宗正卿点点头:“这样妥当,有劳周侍郎。”周侍郎拱拱手:“那某先行一步。”说罢略弓着腰快步走下台阶离去。

    宗正卿又道:“幼如,你还得随我往掖庭去一趟,今日是要小敛的。”

    宗正卿虽是女皇族弟,但很是年轻,只比李淳一大了七八岁。他对李淳一倒无甚偏见,哪怕在这等地方,也亲切称呼她的小字。

    很久没人唤她小字,李淳一甚至愣怔一下,反应过来才随他往前走。她脸色愈发差,宗正卿没发觉她的异常,只兀自轻叹道:“一个孩子无依无靠住在掖庭,不慎得了病也是命中注定的可怜。”他刹住话头,将后面的话留在了心里。今日朝会一众人咄咄逼着查清真相,可都是嘴皮子工夫,哪那么容易?要知道,病中稚童根本无须再格外加害,少喂一顿药都可能要了他的性命。如此,到哪里去找凿凿证据呢?更何况……

    “一大早太女便令郡王身边内侍陪葬谢罪,这时辰,大约该饮的药也都饮了。”宗正卿声音凉凉地说着,“皇家对待性命,真是隆重又轻贱哪。”他不怕死地继续絮叨,忽然瞥向一直沉默的李淳一,这才发觉她面色惨白。

    “呀!怎么了?”

    “小舅舅,等我一会儿。”李淳一走得飞快,她亟需倾吐腹中汹涌胃液。就在宗正卿发愣之际,她已是拐个弯消失在了西侧庑廊尽头。

    她如无头苍蝇,一只手忽伸过来将她抓到身前。李淳一强抑恶心,抬眸看到宗亭的脸。他咬掉一半药丸,按住她唇瓣,将余下的塞给她:“张嘴,咽下去。”

    凉风从北侧入口处涌进来,李淳一咽下半颗药丸,却往前一步将宗亭压在冷硬殿墙上。为平抑呕吐的冲动,她闭上眼一句话也没有,头抵在他肩窝,冷如冰的指头一根根锁住他的手,掌心相贴,这样却还不够,又探进他袍袖攫取热量,手施压的同时,也在微微颤抖。冰冷的,像一条痛苦的蛇。

    三丈远之外便是中书内省,飞阁上有人行走,只要回头就能看到这一幕。

    这需索与依靠,争分夺秒。

    如此强烈地感受到来自亲王殿下的压力和需要,宗亭内心隐秘地溢出一丝微妙的愉悦,方才为让她“信任他”而吞下去的半颗苦药丸,在一个瞬间,有吝啬的回甘。

    她的颤抖逐渐平息,手指头似乎也逐渐回温,紧绷的肩头甚至稍稍放松。然这时却传来宫人行走的脚步声,几乎是在瞬间,李淳一收回手,若无其事地转过身连句道别的话也没有,便沿原路折了回去。

    “小舅舅,走了。”

    掖庭位于宫城西侧,李淳一对此并不陌生,她曾在此住过很长一段时间,同几个话少不爱笑的宫人一起生活。掖庭人多、杂乱,匪夷所思的事常常发生,但多数时候都无人问津,墙外的人也不会知道。

    或许是知道的,只是他们不关心也不在乎罢了。

    她抬头,看到阴云挪开,有惨烈的日光覆下来。天气诡异到超出她的推算,本该轰轰烈烈落下来的一场雨,忽然间就被老天悉数收回。

    李淳一低头敛眸,随宗正卿进门。

    堂内浮动着强烈的气味,是来自沐浴水中的香料。几个宫人将煮好的淘米水端到西边的敛床前,打开帷幕安静地为小郡王擦身。小敛强调善,需精心待之,无人敢在这时多言,气氛堪称压抑。

    宗正卿拢袖站在旁边,面上愁云惨淡。他记忆中的小郡王聪慧可爱,就像志怪里的小神仙,十分生动顽皮;不过如今躺得平平,乖得要命,一点声息也没有。

    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