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求女最新章节!

    桓绣绣到长安的那个夜晚一直在下雨,车驾冒着风雨驶进城门,艰难又落魄。她八岁,无亲眷陪同,几乎孤身一人。因政权初定,当初与先帝逐鹿天下的关陇桓家遭遇猜忌与监控,这个身份尊贵的小女孩,便被送到了长安。

    被权力风雨笼罩的孤弱女童,只有远亲宗家给她递了一把伞,容她喘一口气,暂不受这风雨侵扰。

    宗家人心不齐各自为政,本家尽管接纳了她,分家却颇有微词,生怕被牵涉到。那一日,桓绣绣到宗宅,出来迎接的只有本家嫡子宗如舟。

    天将明未明,白衣少年郎面上还有颓废倦意,只因奉了长辈之命才出来迎远客。桓绣绣淋了些雨,一身狼狈,写满稚气的脸抬起来看向他,身旁仆人小声道:“三娘,这是表舅。”

    她规规矩矩喊了声表舅,然这位远房表舅却是个没耐心的少年,潦草应了一声,将一块干手巾搭在她脑袋上,示意她好好擦擦湿嗒嗒的头发,二话没说丢下她便走了。

    桓绣绣聪慧早熟,虽力量单薄,人情世故却是一点就透。在宗本家待上几日,许多事便都明了,宗如舟生母早逝,他阿爷此后没有续弦,只收了两个侍妾,庶子又都早夭,他便没有亲兄弟可来往。

    这家伙孤孤单单长大,性情古怪又散漫,能看的唯有一张脸,偏偏阿爷又对他要求极严苛,于是关起门来兀自读书,连太学也不去,更不用说与宗族里的从兄弟们往来或是外出交游。

    他在家也不与桓绣绣讲话,只在吃饭时偶尔会碰个面,井水不犯河水。寄人篱下的孤女察觉到“长辈”的不高兴,不论做什么都缩手缩脚,连吃饭都小心翼翼,自然也不敢主动与“长辈”攀谈。

    日子过得像结了冰的河流,看不到一点涌动。

    那时桓绣绣唯一热衷的事便是深更半夜走出房门看月亮,她阿爷曾与她讲这天下的月亮仅这一个,隔着万千山水,不论在关陇还是在长安,只要抬头,便能共赏同一轮月。

    对故乡的思念日益深,然她什么消息都得不到,她像囚在长安的一只雀鸟,无法飞,也感知不到远方冷暖。这时有个少年从院墙翻了进来,醉醺醺湿嗒嗒,不知是在哪里灌了酒,也不知是从哪个沟里刚爬出来。

    而这少年,正是宗如舟。

    桓绣绣被他这模样吓到,本要去喊人帮忙,却又觉得舅舅这样反常大约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否则也不会翻墙进宅。年幼早慧的孩子瞬时手忙脚乱,找来灯笼与帕子,给瘫倒在地板上的宗如舟擦脸。

    她擦得认真又仔细,宗如舟忽然抬眸展露笑颜,哪怕是这样的狼狈模样却依然笑得十分好看,模糊意识中又带了些孤单的、无处告解的难过。

    桓绣绣一愣,宗如舟却忽然抬手去揪她的睫毛。桓绣绣吓了一大跳,手里灯笼都落地,烛苗歪斜飞快地在一旁烧起来,她惊愕得要出声,宗如舟却恍若未见地说:“睫毛好长,送我一根吧。”

    然后他笑起来,手里当真捏了一根小孩子的细长睫毛,忽然很快乐地起身走了。小孩子后知后觉地按住眼皮,但她好像也未觉得疼,回过神,眼前一团火却烧得正旺,灯笼罩面都将燃烧殆尽。

    后来他送了一卷字帖给她,当是被照料的谢礼,再后来又像模像样督促起她的功课,树立起“长辈”的权威来。

    庭院里的春夏秋冬仍轮转,时光推着人往前走。当年幼童长成少女,而昔日白衣少年郎也肩负重担入朝为官。至此时,春日里仍可坐下来共饮一杯桃花茶,夏日里寻个休沐日摘梅子泡酒,秋日偶尔一道出门拜佛寺、站在山头看层林尽染,冬日里到曲江赏雪景,然二人之间却横亘着沟渠,难以逾越。

    宗如舟早到了婚龄,无数双眼睛盯着他,宗家甚至为他物色好了合适的妻子,然他却悉数拒之门外,转头风平浪静对阿爷说:“等绣绣再长大一些,我便娶她。”

    他有这个耐心,并十分笃定。因女皇为稳固政权需大量借助关陇力量,关陇势力一成长,桓家形势随即大变,从昔日如履薄冰,摇身一变就会又底气十足起来。

    因分家强势,宗本家的威望这些年逐渐式微,本家需要外力来维持自己的体面,而迅速成长起来的桓家对本家来说便是上选。世家之间的联姻并非一两个人的事,裙带交织起来的关系错综复杂,借着恰到好处的时局,宗如舟挑了个极好的日子填平了阻隔在两人间的沟渠。

    此后宗桓两家的势力都如乘了春日东风般蓬勃壮大,与此同时,宗桓夫妇也迎来了独子宗亭的降生。

    桓绣绣一向体弱,但常年悉心养着,倒也无大碍,至宗亭十七八岁时她还是老样子,不见好也不会变差,只是这时平静湖面却泛起波澜,起初是一圈,之后越漾越远,最后波及到了远在长安的桓绣绣。

    关陇的壮大远超出了女皇的预计,她过分放任了关陇,最后将桓家养成了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