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求女最新章节!

    震声恍若冬雷,宗亭双手捂住李淳一耳朵,将她安全覆在躯体之下,任凭屋外嘶喊惊叫声接踵而来。

    整座长安城都颤动了。长安百姓从晨间睡梦中惊醒,或滚到床底桌案下躲着,或连冬袍也未裹便奔出了门,在昏暗长曲中看着晃动的屋宅与草木相拥发抖;还在衙署值夜的司天监判官从胡床上跌下来,起身飞奔出了门,偌大承天门街上灯火全熄,天昏地动,马嘶驴嚎,值夜官员们皆撇下案牍狂奔出门,聚在一起喘着气不知如何是好。

    长安城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迎来了一场大雨,太阳不再露面,温度陡降,寒雨倾倒,冻得人瑟瑟发抖。待震感骤停,坊正里正便四处奔走巡查辖区内的受灾情况。

    京兆尹焦急万分,连早饭都未吃就匆匆赶去了衙署。司天监官员未能预测到这天象,一众人胆战心惊跪在殿内等候惩罚,但他们未料到,更大的危机还在后头。

    长安城的大雨仍未停,山东却传来了急报。长安地动的当日,山东大震,廨宇庐舍悉数崩毁,地裂断流,死伤不计其数。上回已经被罚了俸的司天监官员这回再跪到殿内,监国的太女面上酝酿起了之前没有的怒气。

    那怒意一触即发,似乎随时都要烧到面前这一群无用的家伙身上。

    如果说长安地动带来的损毁尚在能接受的范围内,那山东这罕见的大震造成的损失就令人狂躁不安了。年迈的司天台监沉默跪着,就在他打算请罪之际,女皇却从昭应回了宫。

    太女交出了监国大权,女皇重新坐回主位,即刻召集了皇城内五品以上京官入殿议事。没有廊餐、没人敢议论,踏着大雨而来的官员们带着潮气雁行入殿,黑压压一阵,数支宫烛也挥散不去这强烈黯色。

    入殿前贺兰钦与李淳一迅速交换了眼色,各自站于两旁,便再无交流。宗亭坐轮椅姗姗来迟,因腿脚不便也免去了行礼,安安静静坐在西侧。

    沉默大殿内能听到外面如涛般的雨声,空气湿冷,费力燃烧的炭对此也毫无建树。女皇低沉又威严的声音缓慢响起来:“山东逢此大灾,开国来从未有过,天意之难测,朕甚惧之。倘这是天谴,还请众卿明言朕之过失,切勿有所忌讳。”

    这言辞对老臣们而言并不陌生。从开国到现在,凡帝国蒙受大灾,女皇便主动检视自身政行得失,请朝臣上书直言其过错,如此一来,反而令朝臣不能痛快攻击时弊,今日也不例外,殿内果然一片静寂,无人吱声。

    就在众人悉数沉默之际,李淳一却站了出来转移了话头:“山东蒙此大灾,不好再多耽误,儿臣愿为陛下分忧,即刻往山东救灾。”

    她主动请缨出乎众人意料,山东势力内部一团糟,从来都难厘清,又逢这种天灾,李淳一去简直是孤身入虎穴。宗亭闻声眸光骤敛,却瞥见了她脸上的无畏与坚定,但他接道:“吴王年轻,尚不足担当此要事,陛下应另遣贤能往山东去。”

    大殿内只有他二人开口讲了话,坐于上首的女皇听了不做声,看向左手边的贺兰钦。贺兰钦道:“按说吴王新婚是不宜远行,但依臣看,吴王治淮南水灾时颇有建树,在赈灾重建一事上并不生疏,倒是很合适的人选。”

    他说得虽然轻飘飘,但这样一来,大多朝臣却迅速做出了决断。山东是个大泥坑,除了太女党,谁也不乐意踏一脚,既然李淳一想去蹚浑水且她老师贺兰钦也十分支持,那便让她去。三省六部及诸寺监在内各主官几乎对此毫无异议,并陆续附议贺兰钦,表示赞同李淳一前往山东赈灾。

    山东自古要地,遣亲王作为使臣前往检覆赈灾,听起来似乎更能震住场子,这理由搬出来,女皇仿佛更无法反驳了。

    李乘风却道:“淮南水患与今日的震灾又岂能相提并论?吴王对山东甚不熟悉,此行又危险重重,还望陛下三思。”

    她拎出李淳一此行之安危来提醒女皇,是说到了点子上。与天家子嗣的延续比起来,山东的灾情在女皇心中,似乎也没有那么重要。

    但山东倘不趁此一治,恐怕将来机会难逢。

    女皇的念头几乎是在瞬间扭转,她看向李淳一道:“既然让你去赈灾是众意所向,朕便命你为巡抚赈给使,可量事处置;都水监、水部司、常平署、仓部司、太仓署从旁协助,不得推诿。”她下了决定却又补充道:“山东灾情严重,还望吴王多保重才是。”

    “喏。”她顷刻间跪下领命,身后被点到的各司长官亦纷纷下跪,齐声称喏。

    殿外雨声又大起来,宗亭眸光变了又变,最后瞥了一眼不动声色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