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求女最新章节!

    李淳一最初认识贺兰钦时,势单力薄,无依无靠。而他仿佛无所不知,于是成了她的羽翼。这事莫名其妙到突然、又似乎理所应当。从一开始,李淳一就隐约觉得他们之间存有渊源,但贺兰钦从未与她透露过半个字。

    他总说将来你会知道的。

    如此承诺给了人期待,那么今日是要将这谜题揭开?又为何会选在这样的一天呢?风平浪静的长安城夜晚,百姓都将安眠,夏虫不知倦地热烈吟唤,月光铺张地从窗子照进来——良辰美夜,并不是提沉重往事的好时机。

    “你坐下。”贺兰钦一贯平和地对李淳一说完,伸手示意她在软垫上坐了。他刚要点灯,李淳一却下意识地伸了手阻止。

    贺兰钦于是遂了她的愿,收回手在对面坐了。

    此时屋内只有黯淡月光,彼此并无法将对方的脸看个清楚。李淳一轻缓地吐纳一口气:“请老师说吧。”

    贺兰钦却反问:“知道你阿爷是谁吗?”

    李淳一略低着头,回了一个平日里谁也不会轻易提的名字:“林希道。”

    “恩。”贺兰钦轻应一声,却说:“其实不是,你阿爷起初并非这个名字。”

    李淳一惊讶抬眸,贺兰钦却不着急解答:“他也是关陇出身,但长在江南,幼年时家里出了些事,所以改名换姓。他升任四方馆通事舍人之际,四方馆恰移至中书省辖下,需夜直内宫。

    “女皇当政,因此中书省常有女官出入,并不为奇。但他那时不清楚女皇偶尔会微服暗访中书省,于是将女皇认作了女官,甚至因一件琐务较真起来。”贺兰钦顿了顿,没有太着眼细节,只道:“男女之间相识相知,水到渠成,靠的是奇妙缘分,这些你也明白……”

    他一点一点地说下去,语气不急不缓,李淳一好像落到了那年的长安城中,站在中书省外,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因宫内的人忌讳谈论此事,李淳一对父亲一贯只有模糊认知。她只知女皇比他要年长一些,知道他其实是个格外有趣的人,年纪轻轻便通晓多国风土语言,学问上钻研得极深,在政事上的见解似乎也十分独到。

    倘若不是稀里糊涂结识了女皇,他或许将来还会成为馆阁股肱。然而凡事无假设,他在中书省结识了这个英气十足、颇有气度的“女官”,竟然一往情深,等陷入其中才获知真正情委。

    他本是要悄然离开的。

    因皇夫与女皇之间,是多年的结发情谊。哪怕最初只是为了单纯的联盟,那么随着长子长女的出生,这样的关系已牢固得盘根错节,根本无法撼动。

    何况那时朝局初稳,所有人都不希望后宫再生波折,尤其是女帝的后宫。既已经有长子长女,皇嗣似也不成问题,何况皇夫还年轻体健,女皇又岂可另造殿庑?

    朝臣对女皇内宫的干涉到了蹬鼻子上脸的地步,闻得一点风吹草动便纷纷上谏。这不可、那不可,说到底不过是反对女皇再谋新欢,最后连女皇平日里一贯的自律也被当成枪使,说些什么“陛下勿为一时贪欢而毁了以往的清名”云云,满满的皆是高高在上的指责与要求。

    女皇最痛恨不过于此。因生来是女人,不论做了什么,最终坐到了哪个位置,他们仍用那一套惯用伎俩来衡量她。而她渴望抛开性别,只以一个帝王的身份来决定自己要什么,于是她罔顾朝臣的费力干涉,执拗地在立政殿东建造了一座新的宫殿,并强势地宣布自己有孕在身,哪怕为天家血脉考虑,也必须再行册立。

    林希道是这时才被真正卷入其中的。

    外朝的诡谲与争斗他其实都明白。女皇与朝臣之间的博弈,女皇与皇夫代表的山东势力之间一触即发的战争……这些都是改变他命途的导.火.索。

    女皇需要他,需要此事来表达她强势又坚决的对抗。除此之外,还有未出生的那个可爱孩子,也同样需要他。

    抛开这些,还有两人之间难言的情愫。尽管女皇不擅表达,心中喜恶悲欢也习惯深藏,但那段时日,她无疑是难得真正开心过的。

    林希道没有将她看作帝国的一个符号,而是给了她理解与尊重,将她看成了一个完整的个体。对女皇而言,那是人生中再不会有的“身为人而活着”的日子。

    而诸事越美妙,往往越接近虚无缥缈,最终便不可逆地走向了悲剧。

    腹中的孩子即将临盆,这样营营得来的短暂美好,似乎也要随羊水一道破裂,之后便是撕心阵痛。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