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求女最新章节!

    李乘风言行中处处透着压迫,疾风骤雨般要将人卷覆其中,而李淳一自始至终视线却未从乌鸦身上移开过。血顺着好不容易重新丰满起来的羽翼往下滴落,每一滴的落地声似乎都清晰可闻——

    李乘风显然已经失控了,用力过猛的手止不住地颤抖,神情里是难以掩饰的狠毒与暴戾。她忽然深吸一口气,将重伤的乌鸦如废物般弃在了地上,压着声音接着恐吓李淳一:“倘你不够诚心,下场便会与它一样。”她言罢,板着一张病态的脸甩手出了门。紧接着殿门又被重重关上,殿内便一阵闭滞,只有乌鸦愈发衰微的哀鸣声。

    李淳一面上煞白,然却不是恐惧而是愤怒。她跪地将乌鸦抱起来,用手巾熟练压住伤口给它止血,乌鸦便逐渐安静下来,躺在案上任由李淳一替自己处理伤势。

    这时李淳一忽然低头咳嗽一阵,从外面便走进来一内侍。那内侍迅疾与她交换了神色,同时将案上的食盅食盘收拾一番,躬身要走时又瞥一眼李淳一抱着的那只乌鸦,心领神会地弯腰退了出去。

    此内侍正是前一晚建议李淳一往中书省去的那位,他先前在东宫做事,此时被调来服侍李淳一起居,这会儿他捧着漆盘匆匆离去,不时又带着药粉折返至门口,同侍卫道:“殿下有些不适,需将这药送进去。”

    侍卫乜一眼,打开门让他入内,他便将药粉递去给李淳一,站在一旁看着李淳一给乌鸦上完药粉又包扎好,这才走近两步压低声音开口:“宗相公今早从关陇回来了,说是拿了一道陛下的遗诏,但内容不详;贺兰先生已往山东去了,大约未能收到殿下的消息。”

    李淳一抿唇不言,那内侍便问:“殿下可有什么消息是要某带出去的?”

    李淳一忽然俯身将染了血的衣料撕下来一块递过去:“将这个想办法交给宗相公。”内侍赶紧收好往后退一步,躬身说给外面的侍卫听:“殿下若无其他不适,某便告退了。”

    “走罢。”李淳一道。

    内侍赶紧退了出去,迎接他的则是灰蒙蒙的天气。宫中仅仅这一个昼夜,就好像已经翻天覆地;而皇城外却似乎无甚变化,东西二市照常开,平康坊仍酒肉飘香,曲江聚满了登舟游览的往来旅客,大雁塔仍峥嵘矗立,迎接即将到来的雨天。

    大雨将早夏累聚起来的燥热瞬间就浇灭了,天地间竟然有些阴凉。京官们先是获知了皇夫离世的消息,紧接着到了傍晚,女皇宾天的消息也随夏雨一并踏来,带着点潮湿、和难以置信的恍惚感。

    坊间开始挂白,丧事告于南郊,人们这才陆续知道宫中的噩耗。国丧拉开帷幕,长安城仿佛也回到了暮春时节,早晚都有些凉飕飕,百姓们更是因为闭市闭坊,只能看着雨幕委地而无法出门。

    女皇大寿之夜的狂欢仿佛就在昨天,不过才大半年的工夫就猝不及防迎来了噩耗。消息飞快传出了秦川外,传到剑南酒肆茶铺,传到江淮田埂地头……桑叶愈发盛,春蚕却已死。人们后知后觉发现一个时代似乎就这样过去了,然感慨一番抬起头,面对的仍是生计,烦恼犹在——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

    皇城内只临(吊唁)了三场,连哭都要求节制。一切循着礼制走,百官谁也不敢造次,但从头到尾,吴王李淳一却一次也未出现过。

    有传言说吴王是悲痛过度彻底病垮了,连出面参加丧礼竟也无法做到;又有说吴王是被太女囚禁宫廷不得出入,而吴王夫宗亭居然见此无动于衷,丝毫没有要救吴王的意愿。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然实际却与传闻迥异——李淳一身体康健,宗亭为首的某几位朝臣也以“吴王必须参加丧礼”为由逼迫过李乘风放人。不过李乘风对要求此熟视无睹,在朝臣面前表现出了无情的强势,只责令宗正寺、礼部、太常寺、弘文馆等尽快筹备登基大典。

    宗亭承诺的“三日期”转瞬成了泡影,他的乌鸦与李淳一都被困宫中无法脱身,但他好歹时刻留意着宫内的一举一动。

    京城的雨停了,满城蝉鸣燥阳,春天总算彻底过去了。

    将作监忙于陵墓的修筑,宗正卿和礼部侍郎则整日忙着筹备登基大典。这日一大早,正在尚书省与几个小官扯皮的宗正卿,忽被喊去了东宫衙署。

    他本以为李乘风又要挑剔仪礼细节,备好了簿子等着闷头记。然进得衙署,便见曾詹事等东宫僚佐都在,心里顿时没了底。

    一众人如雁队般两边跪坐着,只在中间留了个空位给宗正卿。宗正卿装模作样对外甥女行了个礼,跪坐下来问道:“殿下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