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求女最新章节!

    有些事成败与否全在于速,譬如贺兰钦与颜伯辛的李代桃僵之计,一旦落实过程中遭遇耽搁,便漏洞百出,最终很可能落得一败涂地。

    好在登基大典在即,使者急得恨不能立刻回去复命,哪还能容他们再拖延?于是乎,只安排了另一名使者去元家通知,而“元嘉”本人竟是连家也不必回,带“伤”带兵,一行人仓促用过午饭就浩浩荡荡出发了。

    元家近来因频繁被查已是收敛低迷了许多,元信、皇夫接连去世,对他们更是不小的打击,而喜事这时传报而来,元家上下多少舒了一口气——因这意味着元家仍有庇护,太女一旦即位,册立了新皇夫,元家便又可扬眉吐气了。

    元家人担心仓促上路的元嘉能否顺利抵达长安,身为一家之主的老太太忍不住过问:“可是有人陪他去了?”

    执事回道:“方副将陪同,又带着五千精兵,您老放心吧。”

    老太太这才松口气,期盼这仅存的嫡孙能够安全抵京,为她元家再谋荣光。

    长安城的夏日来势汹汹,热烈的日光与大风将城中堆聚的阴霾都拂散。

    按大周制,帝王陵墓应在死后营建,因此下葬基本是在三个月之后,这便意味着太女登基之时,女皇及皇夫的灵柩仍是没有下葬的。而本朝国丧并不禁嫁娶,太女册封新皇夫便无可厚非,相关衙署为这数十年才得一见的登基大典及册封大礼忙得不知东西之际,朝中因为权力更迭带来的悲苦与伤感气氛已是一扫而空。

    众人热火朝天筹备着大典,掖庭宫内却冷冷清清。李淳一住在多年前居住的小殿里,仿佛回到了幼年时,好几次午夜梦回,都惊出一身冷汗,坐起来回过神,却只有身旁乌鸦的低鸣及屋外夏虫不知倦的叫声,分明又与幼时不同。

    偏北的屋子常年阴冷,在这夏日里也不例外。窗户慢慢亮起来,她下榻洗漱,脸被冷水逼出一些血色,她紧接着给乌鸦换完药,转头就听到外边的脚步声。

    殿外侍卫没多过问,可见只是例常的送餐。殿门打开,晨光迫不及待扑进来,还是那老内侍,捧着盛了饭菜的漆盘走到案前,将食物放下后双手收进袖中,道:“请殿下用早饭。”

    李淳一坐下来不声不响地吃饭。此时距太女登基大典只剩了一日,等明早太阳升起大典结束,皇位就会彻底易主,局势便再难更改。内侍朝她看过去,却并未从她脸上捕获到慌乱与茫然。

    待她吃完,内侍上前收拾杯盘,压低了声音向她传达道:“元嘉昨日过了潼关,今日中午就会到。”他说完将空盘子重新放回漆盘,李淳一抬眸问了一句:“相公那里可有动作?”

    内侍小心回道:“风平浪静。”

    李淳一敛眸不再出声,只起身抱过乌鸦往殿门口走去。此时殿门难得大敞着,李淳一走到门口,侍卫立刻警觉起来,怕她要出逃似的连忙握紧了腰中的剑。而她不过是站在原地抬头看了天色。

    夏日的燥热在不断累积酝酿,然晨光浑浊,风里蕴着泥土气息,天际是白茫茫的一片。

    或许明天,长安百姓未必会见到太阳升起的壮景。

    内侍端着漆盘迅速离了殿,侍卫们便不由分说关上了殿门。

    殿内重新陷入昏昧,而宗宅这时却曝露在惨白日光下,明媚又燥热。

    宗如莱去井边打了一盆水,宝贝似的将一碗熟透的杨梅泡了进去,刚打算去厨舍寻一些酸酪,却见执事脚步匆匆地往宗亭房里去了。

    宗如莱心中腾起一些预感,他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外界都传宗亭将与吴王和离,但如莱却是不信的。他们两人之间的情谊似乎已超越寻常男女爱欲,难割难舍,和离应只是权宜之计,传言所说的“宗亭对吴王被困一事冷漠至极”如今看来也一定是假的,因宗亭这阵子与外界的走动并不少,如莱甚至能够确定宗亭正为营救吴王筹谋着什么要紧事。

    又或者,这件事比他预估的还要大。

    这时执事进了宗亭房间,宗亭拢着一盆小菖蒲静静听他讲话。执事道:“太女的医案在左春坊药藏局,纪御医抄了近期的一部分送了来。”说罢将抄录的李乘风医案递到了宗亭面前。

    宗亭翻开来瞥了一眼:“纪御医如何说?”执事道:“太女近日来似乎都避开药藏局太医署求医,纪御医并无法亲自诊断。”

    “东宫呢?”

    “东宫的消息是,太女已有近一个月未召过人侍寝了,且也不轻易让人近身。”执事如是回道,“对外只说要为先帝及主父守丧。”

    这借口太蹩脚,别人守丧都可信,偏偏搁到李乘风身上就十分奇怪。避开宫中药局求医已是一重疑点,突然禁欲又是一重疑点,不让人近身更是自曝弱点。宗亭腾出一只手来翻完医案,心中大约有了数。

    他合上医案,抬首问道:“掖庭有消息吗?”

    “没有。”执事顿了顿,“千牛卫谢中朗将这会儿在西厅候着,可要领他来?”

    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只是要委屈李淳一在那阴冷的鬼地方再多待上一晚了。宗亭忽将手里的金钱蒲放回了案上:“让他来。”

    谢翛这时已等了有两柱香的工夫,执事喊他过去时,如莱恰好端着杨梅要送去给宗亭。谢翛瞥了一眼那来自南方的稀罕物,又看如莱一眼:“你便是宗相公的小叔叔吗?”

    如莱点点头,示意他先入内,自己则在外等着。宗亭听到动静,却说:“三十四叔也进来吧。”

    谢翛疑惑地又看他一眼,只身踏进了门槛,如莱这才跟了进来。

    如莱进屋后放下杨梅就要走,宗亭却说:“你留下听。”随即抬头对谢翛道:“今晚元嘉便到,太女会设宴招待,届时左右千牛卫、东宫内军值宿宫禁,该准备的都要准备妥当,此事就交给你了。”

    宗亭给出了十足的信任,谢翛十分受用。东宫内军负责太女安危,是太女势力的心腹所在,在这坚壁中凿出一条路来相当不易,然宗亭做到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