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冷情王爷的小医妃最新章节!

    “不孝子?父皇,此话差矣,您看,这些天不都是儿臣在这里尽孝吗?”南宫宣此时面容扭曲,满脸阴鸷,语气很是不满地说道。

    “你…若不是你隔绝了消息,他们会不进宫吗?你还强词夺理了”南宫霸天愤怒地大吼着,喘着气,快要窒息的感觉。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眼里闪过一抹悲伤之痛。

    “哼,要不是你偏心,儿臣会如此做吗?”南宫宣轻哼了一声,愤愤不平的说道。他就不明白了,同样是儿子,为何会偏差如此大?现在能怪他吗?若不是被他逼的,他也不会走这一步!

    “你们都是朕的儿子,凭良心说,朕有亏待过你吗?”南宫霸天眼里闪过一抹失望与痛色,他怎么也没想到竟是这个儿子把他逼得如此地步。

    “是没有亏待过,但却不是儿臣想要的,如果父皇真的是疼爱儿臣,那就把这位置让给儿臣吧,否则一切都是废话”南宫宣眼神微闪,似乎有点动容之意。便随即又愤愤不平地说道。他不能心软,做大事者必须得狠得下心,不拘小节才能成功。

    “你…这,这位置真的很重要吗?竟让你变得如此…”南宫霸天看着眼前的南宫宣,有点寒心,这就是他养的好儿子?为了位置居然这么逼迫他?

    “哼,重不重要难道你不清楚吗?儿臣会如此,不也是父皇你逼的?现在又何必如此说呢?”南宫宣轻哼了一声,面带狠色地看着南宫霸天,视不罢休的感觉。

    “朕问你,历儿的事是你做的吗?还有朕身上的毒是怎么回事?”南宫霸天见南宫宣态度如此强硬了,便也不想再跟他讨论这个话题,便直接问出他最想知道的事情。

    “四皇弟不是儿臣做的,不管你信不信!至于,父皇身上的毒,儿臣的确有让人做过,但似乎不是这效果”南宫宣闻言,便也不再隐瞒,直接告知。心里其实也有疑惑,不知参与这些事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但现在他顾不得了那么多,只要能把这位置坐上,其它以后再说。

    “是吗?真的不是你?那事情就可能更加复杂了”南宫霸天看着南宫宣,喃喃自语着,似乎也闪过一抹无奈之色。

    “父皇,你什么时候肯写遗嘱?别逼儿臣下狠心”南宫宣不理会南宫霸天的低语,凌厉出声,他只能尽快解决此事。

    “罢了,只怕你只是为他人作嫁衣了,再给朕一晚的时间考虑吧”南宫霸天眯起双眼,略带深意地看着南宫宣。心里无奈叹息,这宣儿太过急躁了,做不成大事的,希望他们来得及吧?

    “好,儿臣就再给父皇一晚上的时间,明天儿臣就要答案”南宫宣闻言,不理会南宫霸天的话意,便点头同意着,并挥手转身离开。

    “林立,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南宫霸天见南宫宣走了出去,便问着一直呆在一边的林立,淡淡地问着。

    “皇上,现在已接近子时了,您要休息了吗?”林立看着南宫霸天有股心酸之意,这原本是高高在上的王者,如今却只是病殃殃的老者,这似乎比常人的老人还不好呢,子女多又如何?真是世事无常啊!

    “嗯,歇吧,明天或许还有一场大战呢”南宫霸天若有所思地说道,目光往外看,神情有着说不清的淡淡忧色。

    夜,漆黑如墨,寂寥的天空中挂着几颗残星,透出微弱的光芒。皇宫内一片静寂,偶尔有几个侍卫走过,便鸦雀无声了。忽然,夜空中两道黑影踏风而来,全身黑衣,显得有点神秘。

    “是谁,竟敢擅闯皇宫”林立看着南宫霸天睡着,正打算出去拿点水进来,却见到两抹人影,便有点颤栗着出声。

    “林公公,是本王”南宫煜和艾微一下子站在林立面前,两人皆是黑衣装扮,淡然低语出声。

    “呃,煜王,煜王妃?太好了,你们来了,老奴一直在盼着你们来呢!快,快去看看皇上”林立闻言,紧张地看了看外面,激动地看着他们说道。天知道他每天都送不出去消息,心里多着急。没想到,今晚这煜王和煜王妃竟能进来了。

    “林公公不必惊慌,外面的现在都在昏睡,一时半刻没法醒来的。父皇怎么样了?”艾微知道林公公在担心被外面的人发现,便轻声说道。他们进来的时候,已经对他们用了药,现在他们正熟睡着呢!

    “唉,皇上的情况是越来越糟了,你们赶紧跟他说说话吧,这宣王可多疑得很,说不定等会会过来呢”林立闻言,叹息了一声,便赶紧领着他们往南宫霸天的寝室而去。

    “皇上,皇上,您醒醒,煜王和煜王妃来了”林立紧张地叫着刚睡着的南宫霸天,目光还紧张地一直注视外面的情况,虽然说外面的人是昏睡了,便还是有点忐忑不安的感觉。

    “你们来了?”南宫霸天悠悠转醒,有点讶异,没想到他们居然这个时候冒险过来,心里有点激动也有点担忧。

    “父皇,这是怎么回事?三皇弟怎么会如此做?”南宫煜见一脸憔悴的南宫霸天,便急色出声,他知道南宫宣行动了,便没想到他竟会跑进宫来禁锢着他。

    “唉,别给提这不孝子,竟想趁朕这模样来逼朕立遗嘱”南宫霸天闻言,竟生气地低吼着,他实在寒心,没想到他会如此做。

    “微儿,要不你先帮父皇看看他的身体怎么样?”南宫煜见南宫霸天的样子,实在不忍,便回头,看着艾微说道。

    艾微点了点头,走上前,把着南宫霸天的手脉,沉默着,脸色越来越凝重。随即也快开了手,淡淡地出声:“父皇的毒已蔓延全身了,估计拖不了多久了”

    “微儿,没有其它办法了吗?”南宫煜闻言,略带悲伤之意地看着艾微,眼里似乎也闪过一抹期待之色。

    “没有,目前我也无能为力了,只能让父皇再延长一点点时间寿命了”艾微无奈的摇了摇头,她是人不是神,不可能每次都能化险为夷的,这南宫霸天身上的毒已经渗入心脏及各个重要部位了,根本无法救治了。

    “煜儿,不必担忧朕的身体了,朕这把年纪也够了,现在能延长几天时间就不错了,等事情解决完,朕也无憾了”南宫霸天闻言,便释然出声。他现在心里最担心的是怕这皇位会落入其他人手中,会引来不必要的杀戮。

    “父皇,打算怎么做呢?”南宫煜闻言,按照南宫霸天的意思,似乎知道还有另一人的存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煜儿,你记得好好保护着这皇朝,将来就靠你们了。这件事明天必须解决了,朕的时间不多了,恩怨也该结束了”南宫霸天略带深意地看着他们说道,也不管他们听不听得懂,独自一个人喃喃自语着。

    南宫煜和艾微两个人默契地对视了一下,眼里闪过一抹疑惑之色,这南宫霸天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恩怨需要明天解决?难道他知道下毒之人是谁?

    “煜儿,你过来,明天你们这样吧,按照朕的想法,准备一下吧?”南宫霸天招手让南宫煜来到他身边,并让他低下头,附耳在他耳边说着心中的计划。

    “是,父皇”南宫煜眼里闪过一抹诧异之色,没想到父皇竟用这一招?可,那人明天真的会到场吗?这消息若是放出去,他会信吗?

    “好了,你们也回去作准备吧?明天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赶紧回去吧,别让那不孝子发现了”南宫霸天此时变得浑身无力,有点嘘弱的样子,倒回在床上微喘息着,却还是挥手示意他们赶紧离开。

    “大胆,你们这里在干嘛?居然在睡觉?”就在南宫煜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愤怒的大吼声。

    南宫煜和艾微默契地对视了一眼,糟了,南宫宣来了,两人看了一眼南宫霸天,便赶紧从窗外离开。

    只见大门“砰”的一声,南宫宣走了进来,眼睛四处环视了一圈,并未发现有任何不对,而床上的南宫霸天似乎在熟睡。

    “宣王,您这是干嘛,皇上在休息了,别吵醒他”林立见南宫宣走了进来,便赶紧迎上来,小声地说道。

    “刚才是不是有人来过?”南宫宣眯眼双眼,阴阳怪气地看着林立,还不忘再四处看一下,想看看有没不对劲的地方。

    “呃,没有啊!老奴一直在侍候皇上,并没见过有任何人进来,宣王不会弄错了吧?”林立一脸疑惑表情地看着南宫宣,小声地说道,生怕吵醒南宫霸天一样。

    “是吗?你真确定没有?”南宫宣显然有点不相信林立的话,脚步也四处转了一圈,并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便再一次疑惑出声。

    “真没有,宣王,您看这么晚了,还是别折腾了吧?免得吵醒皇上”林立点了点头,便低下头,轻声劝说道。心里其实紧张得不得了,还好他们走得快…

    “哼,最好别耍什么花招,否则,别怪本王对你不客气”南宫宣轻哼了一声,瞪了一下林立,便走了出去。

    林立见南宫宣走了出去,便赶紧去关门,心里松了一口气,好险,差一点就被他抓到了。赶紧擦拭了额头上的冷汗,走过去床边,看看南宫霸天休息了没?

    “他走了?”南宫霸天略带疲倦之意地睁开眼,看着林立问道。

    “是的,皇上,还好他们走得快,不会被发现”林立有点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看着南宫霸天说道。这实在太险了,幸好一切来得及。

    “嗯,你也下去休息吧”南宫霸天会意地点了点头,轻声低语,慢慢地闭上眼,休息着。

    第二天一大早,南宫宣一起床,就往南宫霸天的寝室而去。心里有种迫不及待的感觉,满脸兴奋之意地走了进去。

    “见过父皇”南宫宣一走进南宫霸天的寝室,看到南宫霸天已醒了,便礼貌性地行着礼。

    “宣儿来了?这么早就过来看父皇,可真有心了”南宫霸天看着意气风发的南宫宣,意味深长地说道。眼里闪过一抹轻讽与失望…

    “父皇,您就别跟儿臣打马虎眼了,您知道儿臣此时此刻最想要什么?”南宫宣见南宫霸天今天难得的精神气爽有点奇怪,便也并没多想。一心只想拿到他接位的圣旨。

    “宣儿,你真不后悔,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南宫霸天面带痛色地看着南宫宣,语气略带着哀伤之意。这是他的孩子呢,竟为了皇位想置他于死地?

    “父皇,您若是现在心甘情愿把位置儿臣,儿臣保证会好好孝敬您,直到您终老。如若不然,便别怪儿臣狠心了”南宫宣闻言,微愣了片刻。随即想到了自己最终的目的,便又狠起心,阴沉地对着南宫霸天说道。

    “好,既然如此,那朕便成全你,去拿笔纸吧”南宫霸天目光深邃地注视着地南宫宣,淡然地说道。

    “来人,笔墨侍候”南宫宣闻言,眼神一亮,这一刻他终于等到了,便赶紧吩咐人把笔墨纸砚拿进来。

    “林立,扶朕起来吧”南宫霸天因吃了艾微给的药丸之后,整个人精神了很多,手脚也暂时能缓解动得了了!只不过能维持的时间很短,也就一天的时间!不过,对于南宫霸天来说,一天已经足够了,他可以处理很多事情了,已经心满意足了。

    南宫宣因听到南宫霸天的话,此时正心里高兴得很,并未去注意到他的变化,也没正视过他的身体突然变好的原因,眼里心里就是要那一份圣旨。

    “宣儿,你真的决定这么做,不后悔?”南宫霸天坐在书桌前,执起笔,还是不忍心地看着他,淡然地问道。

    “父皇,儿臣等这一刻已很久了,怎么可能后悔?”南宫宣闻言,并未细想,便脱口而出。目光一直注视着那金黄色的圣旨…

    南宫霸天面带失望之色地看着他,停顿了一会,便会意地点了点头,开始低头执笔挥霍着龙飞凤舞的大字,拟着圣旨。

    不一会儿,只见南宫宣讯速拿过圣旨,只看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几个字,便哈哈直笑了起来,还来不及再细看下面的字,便被一阵慌乱之声打断了。

    “大胆,谁如此大胆,这么大声喧闹做什么?”南宫宣手里紧紧攥着圣旨,愤怒地大声责怪着,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皇兄,宣侄儿,这么有趣的事怎么可以缺了本王呢?”只见南宫靖意气风发,面带笑意地走了进来,意味深长地对他们说道。

    “十,十皇叔?你,你怎么会来这里”南宫宣有点不可思议,这皇宫的人现已换成他的人,怎么可能会让他进来呢?难道是出事了?

    “呵,本王来这里很奇怪吗?你都可以来这里,本王为何不行?”南宫靖目光幽深地看着一眼南宫霸天,又一脸古怪之色地看着南宫宣,淡然出声。

    “难不成皇叔也是想要这位置?可惜已经太迟了,父皇已民拟好圣旨了”南宫宣闻言,有点愣然。随即又得意晃了晃手动的圣旨,一脸鄙夷之色地说道。

    “宣儿,你不觉得这位置很不适合你吗?上至有叔叔,哥哥,下至有弟弟,怎么也轮不到你吧?”南宫靖走到一旁的椅子坐着,悠然地说道。似乎在陈述一件很平凡的事一样。

    “你…不管怎么说,这圣旨已拟成,休想改变”南宫宣轻哼了一声,一脸深沉,心里却略恐慌之色,外面究竟是出什么事了?为何他能够轻易走了进来?

    “十皇弟,你终于来了,朕以为你还要多久才肯出现呢?”南宫霸天不理会南宫宣的话,镇定地看着南宫靖,淡然说道。

    “呵,看来皇兄一直在等臣弟啊?真让人意外”南宫靖眼里闪过一抹诧异,随即变得阴霾,心里的怨恨慢慢涌了上来。

    “的确让人意外啊!朕没想到其实隐藏最深的人竟是你”南宫霸天敛下眉,略带伤感之意,甚至也有点不明之意。

    “呵,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比如你身上中的毒,你该感谢你的好儿子也给你下毒,否则,你的命早已没了”南宫靖冷冷一笑,神色淡漠如冰,一脸阴狠之色。

    “是吗?只是朕不明白,朕一向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这么做?”南宫霸天回忆起这一生所有的事,并不觉得有什么事是针对南宫靖的,如今对他的说法,真的有点疑惑不解。

    “哼,皇兄可真健忘,你还记得7年前的陈家吗?原本本王与萌儿情投意合,却因你的好大喜功,竟抄了他们家,也让本王不能与萌儿成亲,导致她最后郁郁而终,这种痛你能体会得到吗?”南宫靖此时面露狠色,一脸扭曲,又略带着痛苦之意。

    “你…你是说陈家?这,这就是你想报复朕的原因?”南宫霸天有点愣然,当初年轻,一心只想一统江山,听到陈家有叛变,便不顾一切抄了他家。没想到却是种下了这种因。

    “没错,如果你不那么冲动,也不那么固执,好好调查后再作决定,臣弟绝无怨言。可惜你…结果也证明陈家是被冤枉的,而你却害死了臣弟最心爱之人,难道不该报复吗?”南宫靖一脸恨意,他本不想争什么的。然而,而萌儿的死,却大大打击了他,让他明白,只有得到至高权重的位置,才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与物,所以便有了这一切事情。

    “十皇叔,这么说,煜儿身上的毒也是你下的?”此时,南宫煜从门外走了进来,声音冷冽,神色如冰地走了进来,淡然地看着他。后面跟着太子,南宫澈和艾微。

    “没错,这只能说你是个替死鬼,本王的目标是你父皇,谁让你自多作情跑去替他挡的。不过,父债子还,你中了毒,不是也让皇兄很痛心吗?”南宫靖看了一眼他们,也觉得没必要再隐瞒下去了,便实话实说。

    “你…十皇弟,朕待你不薄,你怎么可如此做?”南宫霸天闻言,满脸悲伤之意,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他当初实在没想那么多,也并不知情他与陈家女儿的关系。

    “哼,不薄?这些年要不是本王装疯卖傻,四处游走,你会放本王好过吗?皇兄,你的不薄可真特别呢”南宫靖闻言,冷哼了一声,鄙夷之色地看着南宫霸天,语气非常的愤恨不满。

    艾微站在一边冷眼旁观着,心里却很震惊,没想到这十皇叔弄出这么多事来,竟只为了心爱的女人报仇血恨?可他的想法会不会比较偏激一点?那这么说,小智真的有可能是他和那个什么萌儿的儿子了。

    “不管你信不信,朕从来没想过伤害你,至于你的四处游走,朕以为是你的兴趣爱好,便纵容你自己的选择,没想到,如今却成了这样的说法,唉”南宫霸天闻言,有点讶然,没想到这南宫靖对他的怨恨竟这么深?而且还是为了一个女人,看来,爱情这东西有时真会让人散失最理智的念头。

    目光随即也看着了南宫煜和艾微,心里叹着气,这煜儿不也把感情看得很重?把煜王妃当作比他命还要重要,嗜命如痴地守护着她。

    “哼,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你身上的毒也发作了,估计也活不了多久,本王今天只拿想回本王想要的东西,谁也阻止不了”南宫靖重重地哼了一声,显然不信南宫霸天的说法。一脸阴沉之色地看着他说道。

    “十皇叔,你别忘了,父皇已经把圣旨拟好给本王了,这位置只能是本王的”南宫宣闻言,瞬间不满了,他布置了那么多,怎么可能就这么拱手相让?

    “是吗?那也要看你有没这本事拿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