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一尤未尽最新章节!

    说是一个小时,可江寄白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尤念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听到钥匙的开门声才惊醒过来。

    “怎么睡在这里,小心着凉。”江寄白责备着,把她抱进了卧室。

    “出什么事了吗?”尤念小心翼翼地看着她。

    江寄白沉默了片刻说:“大姐和二姐碰到了点难处,想让我帮着解决一下。”

    尤念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爸又出什么新招了呢,吓得我都不敢睡觉。”

    江寄白笑了笑,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睡吧,别胡思乱想了。”

    第二天就是元旦,尤念带着江寄白回了一趟父母家,这阵子工作不忙,尤念常常回家,江寄白也因此和尤启军、纪昀已经相处愉快,平常都能听到江寄白和纪昀他们打电话问候些日常。

    尤启军则总和尤念来唠嗑,说这阵子公司总有莫名其妙的大业务上门,可问问江寄白,却总是被他泼冷水,这个征信不好,那个拖欠货款。

    “怎么就这么多不靠谱的人给我们家碰上了?不至于啊。”尤启军唠叨着。

    尤念也有些纳闷,不过,这个念头一闪即逝,江寄白的话不信,她还能去信谁的啊。

    最让人纳闷的是,尤念接到了一个电话,居然是很久以前替她看过病的一个心理医生打来的,电话里很热情地聊了聊她的现状,还邀请她什么时候方便的话,可以回去复诊。

    尤念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江寄白,不知怎的,江寄白的脸刷地一下白了。

    “那唐医生人挺好的我记得,”尤念回忆着,“他在g市挺有名气的,当初还是我爸妈辗转托了好多人找到的。”

    “不许去。”江寄白简短而生硬地说。

    尤念原本也没打算去,不过江寄白这样倒有点奇怪,她困惑地问:“为什么?”

    江寄白勉强笑了笑:“秦丰已经在替你看病了,同行相忌,你要是再去就是对秦丰的不尊重。”

    尤念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元旦假还剩下两天,江寄白忽然兴致大发,带着尤念去了h市旅游。

    h市是国内最为著名的旅游城市,也是解磊和聂天然的老家,虽然是冬季,h市的景致却依然透着别样的风情,一望无际的东湖水波潋滟,湖堤旁的残雪仿佛古典美人的妆容,

    到了解磊的地盘,自然是解磊做东,解家的香格大酒店就坐落在东湖边上,推窗见景。

    两天的时间,两个人的足迹踏遍的东湖的每一个角落,三株桃花一株柳的湖堤,灵秀的宝山,庄严肃穆的灵潜寺……末了,两个人骑着双人自行车,一前一后沿着湖岸慢悠悠地骑行。

    和繁忙摩登的s市不同,h市就像一个优雅的古典女子,行云流水,慵懒惬意。

    尤念靠在江寄白身前,有一下没一下地蹬着车轱辘。天高云淡,空气清新,恍然间,就好像能够这一辈子这样终老。

    气氛一直延续到酒店里,晚上的烛光晚餐更是气氛浪漫,红酒、烛光加美味,尤念不知不觉就喝了好几杯,眼神氤氲,脸颊酡红,令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江寄白却依然绅士风度得很,在房间门前和她道了晚安,正要离开,衣角却被尤念拉住了。

    “我不想和你分开,陪我好不好?”酒意让尤念的胆量见长,她晃着胳膊撒娇说。

    江寄白哭笑不得,威胁说:“你想好了?到时候可不许哭鼻子。”

    “我才不怕呢,你不会欺负我的。”尤念大着舌头说,拽着他就进了房间。

    房间里是一张两米多的大床,从最顶层往下看去,整个湖光山色尽收眼底,湖堤旁的灯光把整个h市点缀得如梦如幻。

    尤念有点晕乎乎的,脚踏出去就好像踩在棉花糖上,倒在床上的时候身体一歪,差点躺到了地上,幸好被江寄白拉了一下。

    洗完澡钻进被窝,尤念潜意识中有点兴奋,双眼发光,脑子里都是绮丽的粉色泡泡。

    江寄白却美美地泡了一个澡,等他穿着睡衣出来,尤念已经迷迷糊糊了,他轻手轻脚地半躺在了尤念的身旁,犹豫了片刻,抬手抱住了她。

    尤念在他怀里轻唔了一声,像小猫一样地缠上了他的身体。

    一股幽香袭来,江寄白整个人发热了起来,心里立刻念了几句清心咒让自己冷静下来。

    暖意让尤念下意识地蹭了蹭,她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嘟囔了一句:“怎么才来啊……”

    江寄白吻住了她的唇,浅尝了片刻,低头柔声说:“睡吧,我陪着你。”

    这一觉,尤念睡得分外踏实,半夜里迷迷糊糊中醒来,一时都弄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

    台灯没有关,江寄白靠在靠枕上睡得正香,总是澹然的双眼轻闭着。尤念偷偷地看了一会儿,越看越欢喜,抬起身在他的眼睑上亲了一下。

    江寄白动了动,紧了紧手臂把她往身旁抱了抱,喃喃地说:“别闹。”

    尤念乖乖地不动了,靠在他的胸口,听着那咚咚的心跳声,重新沉沉地睡了过去。

    -

    从h市一回来,江寄白忽然就忙了起来,好几次晚上都很晚回家,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也经常看到他接起电话到另一个房间说话。

    秦丰那里的治疗照常每周一次,不过,有好几次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