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武林高手在现代[古穿今]最新章节!

    牧之暮的生母方倚晴去世的时候,牧之暮才六岁,啥也不懂还是被母亲宠坏的熊孩子一个。后母姚菲菲进门之后,对牧之暮恨之入骨的心思从未掩饰过,对待牧之暮狠到除了直接打死毒死,其他能干的都干过了,牧之暮的凶戾和不听管教更给了她恶毒的借口。

    牧之暮也不是好惹的,姚菲菲敢打他他就报警,直接找警察和儿童权益保护会的人来;敢不让他吃饱饭,他就在有客人来的时候,去餐桌上抢客人的饭吃,边吃边喊叫,一点面子都不会给姚菲菲留。母子之间连表面的和平也没有,可是牧之暮毕竟年纪太小,反抗力不够,好几次都险些被打死毒死,有一次命悬一刻实在撑不住要见阎王了,却在再次醒来的时候见到了自己的义父。

    那个高大的冷漠的毫无生气的好像一团死灰一样的男人,安静的站在落地窗边,转身看着他的眼神像是在看什么死物,然后用平板的没有一丝情绪起伏的声音对他说:

    “你醒了就离开吧,我答应过你的母亲要保证的你的小命,活着的机会我给你,但是活的怎么样就看你自己吧。”

    然后,牧之暮就被佣人带出了那一座小小的四合院。

    闫邵东果然说到做到,除了在牧之暮的生命受到威胁时出现一下,除此之外无论牧之暮过的多悲惨多悲剧他也不会过问一句。

    可是后来,姚菲菲还是知道了闫邵东的存在,知道了方倚晴临死之前究竟给儿子留下了怎样的保命底牌。

    闫邵东是上三家之首的闫家家主,整个联邦凤毛麟角的先天大宗师之一,别说闫家,就是闫邵东本人也不是姚菲菲能惹得起的。

    姚菲菲知道闫邵东是牧之暮的义父之后,发了很大的疯,在牧家大院大骂方家、方倚晴,骂自己那不争气的丈夫牧宏泰,甚至到最后闫邵东也没有逃脱过她狠毒的诅咒。

    但是,姚菲菲再也没敢对牧之暮下过必死的毒手。

    闫邵东就一直对牧之暮超乎寻常的冷淡着,在牧之暮表现出非同一般的武学天赋之后,才对牧之暮稍微关注了一些,有时候还会把牧之暮接到他那个小小的四合院去,给他一些指点,在此之后这对义父子的关系才稍微亲近了一些,。

    牧之暮的十八周岁生日宴会在闫家大宅大办,闫邵东虽然没有亲口承认牧之暮这个义子就是他以后的接班人,但是都域所有家族脑补的也都差不多了。

    外界都猜测这一对义父子关系很亲密。闫邵东和牧之暮的母亲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虽然不知为何闹翻了,方倚晴匆匆嫁给了牧家的废柴大少牧宏泰,但是方倚晴能临终前将独子拜托给闫邵东,闫邵东还答应了,那么这两人的关系还是颇值得揣摩的。闫邵东至今单身未娶,无儿无女,这闫家的百年大业将来不交给牧之暮交给谁呢?

    所以牧之暮横行都域无人敢惹,除了其本身武力值爆表的原因,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的义父是闫邵东。

    但是对于牧之暮来说,这个义父除了在他快要被姚菲菲弄死的时候拉了一把外,也没有给他其他的帮助。

    他的命运是在十五岁的时候靠着自己的能力改变的。

    他的义父,他看不透,扑朔迷离、深不可测。

    晚上六点半,牧之暮和东方不败准时拜访闫邵东的四合院雪园。

    东方不败不得不承认牧之暮说的是有道理的,闫邵东是闫家家主,也是当世武林第一人,如果他想见一个人,总是有办法见到的。虽然不知道闫邵东要见自己的目的是什么,但不如化被动为主动,自己来探一探这闫家。

    而且他也想知道这所谓的武林第一人究竟是个什么水准,谁叫他前世身为日月神教教主时,也是个天下第一呢。

    身为闫家家主,但是闫邵东却不是住在戒备森严好似小城堡的闫家大宅内的,而是长年累月住在内城一个名为“雪园”的小四合院中。院中栽满梅花树,寒冬腊月,梅开若雪,雪落如梅,景色美不胜收,被称作“雪园”倒是名副其实。

    牧之暮将车开进了车库,一路上向东方不败简单介绍了自己义父的情况,以及自己和义父并不亲近的关系,素来在东方不败面前嬉皮笑脸的姿态没有了,眉宇间凝聚着淡淡的郁气,目若寒星,口气冷淡,“我义父这些年看中我,不过是想为自己一身武学找一个接班人,我的其他事情他是绝不会关注的,所以他找你不可能是为了你我之事,他若是问起什么,你知道便说,不知道便不说,有我在不会叫他难为你的。”

    话语间倒是对东方不败非常维护。

    东方不败似笑非笑地睨了他一眼,推开他的手自己解开安全带下了车,对他的话没有一丝回应。

    牧之暮看着他的背影,莫名其妙的笑了笑,锁了车向东方不败追了过去。

    在四合院的入口就有一位管家模样的人在等候,看到牧之暮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少爷。”

    “连伯。”牧之暮问好,又向东方不败介绍到,“猪猪,这是连伯。”

    “连伯。”东方不败平淡地喊了一声。

    连伯看着东方不败,眼神中有些难掩的惊异,只是很快就用淡笑掩饰了过去,“竹清少爷好,欢迎来到雪园。请进吧,我们爷已经等候多时了。”

    跟随连伯的指引走进客厅,一路寂静无声,牧之暮自从进入雪园后,也没有再随意地挑起话题,只是安安静静地走着。

    到主屋之后,连伯敲了敲禁闭的房门,“爷,暮少爷和东方竹清少爷到了。”

    过了半分钟之后,里面也没有传来什么回音,连伯却主动的推开了门,对着东方不败和牧之暮做出来邀请的姿势,“请进。”

    房间里悄寂无声,古旧颜色的木地板、沙发,颜色素淡的瓷器茶具,整个房间好像一副静态的素描图画,一个束着黑色长发、穿着白色常服的人背对着他们静坐在一扇窗前,明明是一个活人,却没有半点生气,对比窗外绿意蓉蓉的树木,更显的像是一尊快要坐化的古佛。

    牧之暮却早已习惯了自己义父的姿态,永远是那么安静的,死水一般的静止着,拉着东方不败缓步走过去,“义父,我来了,竹清也来了。”

    坐在窗前的人背影微微动了动,慢慢地转过了身,直眉入鬓、眼神藏刃,面色唇色苍白如纸,却是令人眼前一亮的精致五官,过目则不能忘。虽然面色惨淡,但是却不像是病入膏肓之人,整个人身上的“气”极盛,是东方不败所见之最。

    “东方竹清。”闫邵东好像喃喃自语一样的叫了一遍东方不败的名字,眼神亮了一瞬,“东方竹清,东方竹清,快告诉我,他在哪里?他在哪里?”

    东方竹清:......

    果然蛇精病什么的是家族遗传吗?义子不正常也就罢了,怎么这做义父的年纪这么大了还是神神叨叨的。

    他在哪里?——他是谁?我怎么知道他在哪里?

    牧之暮皱着眉,“义父你在说什么?你在问谁?竹清怎么会知道?”

    “肯定是他,这么多年了他还是那么心软,一点也没变。”闫邵东似哭似笑,手腕几乎在发抖,牧之暮十几年来第一次见到义父情绪起伏如此之大,更加不解了。

    连伯在一边说话了,“两个月前竹清少爷先是被王家派出的人绑架,后来牧家又派出人手去确认竹清少爷死亡的消息,可是竹清少爷却离奇地逃脱了绑架,被人送到太州市医院就诊,我们已经确切查明,将竹清少爷送到太州医院的是已失踪二十年的夜雪雪尊和林家嫡系次子林越彬。我们爷只想知道夜雪雪尊的消息,请竹清少爷一一告知。”

    东方不败听后更是莫名其妙,他知道自己在密林中昏迷过去,再醒来是在太州医院,还有军人保护肯定是被人救了,但是他根本不知道救了自己的人是谁?夜雪雪尊和林越彬这两个人他还是第一次听到。

    牧之暮的脸上闪过恍悟的神色,眼神也转向东方不败,不知道东方不败究竟知不知道这两个人。

    “快告诉我他在哪里,他教你武功的是不是?你变成现在这样也是因为他对不对?你肯定知道他在哪,快说。”闫邵东激动地站了起来,火热的眼神紧紧盯着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面色不悦,“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没有听过什么夜雪雪尊,也不认识什么林越彬。”

    可是这样的大实话却只被闫邵东当做东方不败不远据实相告说出的推脱之词,闫邵东看起来更激动,甚至有些焦躁急怒,连伯连忙扶着闫邵东轻声安抚,让他坐下继续去看院中景色。

    闫邵东重新坐下后,连伯神色认真,一脸“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你不要再掩饰”的表情说,“竹清少爷,在被绑架之前,您的身形体重想必自己也清楚,武功更是在绑架之后莫名学会,若不是雪尊神奇的手段,您对自己的变化要如何解释。您自己也说是因为在密林中偶遇高人才学会武功的不是吗?那个高人想必就是夜雪雪尊吧。”

    东方不败听这一番不知道从哪得来的话,无语至极,听着好像很有道理,但是那个什么高人师父是他随口编的骗东方老夫人的好吗?

    连伯继续说到,“夜雪雪尊虽然自己不会武功,但是他学识丰富,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推算之能更是神奇,身边又有林越彬这样的大宗师在,所以你的武功才能在短短时间内提升的如此之快吧?我们爷只是想知道夜雪雪尊的下落,爷与雪尊有旧,因为一些误会才会分开二十年。已经二十年了,雪尊阁下失踪多久,我们爷就悔恨了多久,只希望雪尊能重新现身,不要再折磨我们爷了。”

    “阿连。”闫邵东带着警告的喝止了一声,显然连伯最后几句带着怨怼的话语让他不悦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