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武林高手在现代[古穿今]最新章节!

他不悦了。

    听着怎么感觉像是一对小情侣闹别扭呢?只是这别扭一闹二十年,果然是先天宗师寿命长耗得起吗?

    东方不败默默听着,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弧度。闫家肯定已经来来回回调查过很多遍了,也许从密林中将他救出的就是夜雪雪尊和林越彬,而东方不败又变化如此之大,说自己拜了一个高人为师才学会这一身武功,所以这些人脑补啊脑补啊,就脑补出他们以为的那个真相了。

    夜雪在密林中救了东方不败并且和林越彬一起把东方不败送到太州医院的时候,就没想过隐藏自己的行踪,他那一头标志性的银发太亮眼了,很容易就被注意到。实际上,雪尊救了东方不败并且可能重新入世的消息已经传开了,各大家族、各大势力都在翘首期盼,若不是怕触怒了雪尊,东方不败早不知被请到各方喝了多少杯茶了。

    闫家闫邵东是第一个没坐住,借着义子的名义将东方不败请到府上的。

    东方不败在沉默着,牧之暮先说话了,“义父,不管竹清知不知道,你从竹清这里能得到什么呢?得到一个消息?还是以竹清来逼迫雪尊出现?若是雪尊决定不再隐匿,重现于世,那么他总会站到你面前的,逼问竹清是没有用处的。”

    牧之暮的话让闫邵东身体一动,闫邵东看向义子眼神中带着几分旁人看不懂的冷厉,牧之暮却面色不改,似乎那针扎一样的目光不是针对自己的。

    “不论你信或者不信,我确实不知道什么雪尊、林越彬,我的师父也不是他,你若是找我来,就是为了这样莫名其妙的问题,我想我们没必要再说下去了。”东方不败冷淡地扔下这一句话,转身就向门外走去。所谓的当时第一高手他已经看到了,只觉得失望而已,若是这样也算是什么第一高手,那这个世界的武学也太令人失望了。

    武功是很神妙的,真气的浓郁、身手的高低不过是外在的,武者的心或者说武者的精气神才是决定一个武者究竟强大与否的证明。闫邵东有着大宗师的境界,却没有大宗师的心境,拔了爪牙的雄狮莫过于此。

    牧之暮对着闫邵东的背影道,“义父,九十九年了,雪尊注定要回来了,二十年都过去了,您却连这一年也得不了了,是因为等得太久还是因为不想再等了呢?”

    “闭嘴。”牧之暮的话似乎戳穿了闫邵东想要极力掩藏的心思,闫邵东几乎是在怒喝他。连伯连忙安抚,用眼神示意牧之暮快点离开,牧之暮说出这一句话也有些后悔,点了点头转身离开,还没有走出门去的他听到了闫邵东低声嘶哑说出的最后几个字,“若不是、若不是因为你的母亲.......”

    牧之暮苦笑了一下,握了握拳头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东方不败沿着一栋栋院子高高的围墙走着,天色昏暗,月色淡薄,造型好似古朴宫灯一样的路灯打下柔柔的光芒,落在地上是一个有一个温暖的光圈。

    路上少有行人,从后面打来两束车灯,一声鸣笛的响声,土豪金的敞篷跑车停在了东方不败身边。

    “上车。”

    牧之暮打开了一侧车门对东方不败说到。

    东方不败看着他,“没有留着安慰你的义父?”

    牧之暮嗤笑了一声,“二十年他都等过来了,不差这几天。快上车,带你去兜风。”

    这路是住宅区的巷子,本就不宽,一辆土豪金横在这里,已经有行人抗议了,东方不败上了车,牧之暮亲手服务给他系上安全带,启动车辆,向前奔驰。

    跑车高速行驶了进一个小时,在一片海滩边的公路上停了下来,牧之暮把车停稳,拉着东方不败下了车,从公路护栏边通向海滩的阶梯上走了下去。

    明月当空,繁星满天,海水随风冲上沙滩,海风阵阵,为五月底已经开始燥热的京都带来几分凉意。

    沙滩上很热闹,有外地的游客,有同样来兜风散心的游人,还有几波人在进行沙滩烧烤和游戏,一些卖吃食卖玩具的推车整齐的排成一排,把这片沙滩变成游戏的乐园。

    牧之暮带着东方不败距离热闹的人群远了一些,在沙滩上留下几排脚印。

    “解释一下吧,夜雪是谁?林越彬是谁?什么二十年?你义父和那夜雪又是什么关系?”东方不败声音平淡,注意力不在牧之暮和自己的问题上,而在这片大海上。

    日月神教总坛深处内陆,虽也有些分坛在靠海的城市,但是东方不败无论做没做教主之前都是没有去过的,这是教主第一次看海。

    虽然天色已晚,光线不足,但是对于身为武林高手的东方不败来说,这点小问题根本不是问题,夜色的深沉、星月的明亮反而给这片海带去了更加神秘深邃的感觉,惊涛拍岸间似乎都有着非凡的力量。

    牧之暮没有注意到东方不败的注意力全在海上,今晚的他也有些不同寻常,眉头皱的很紧,像是遇到了什么难以解决的难题,听到了东方不败的问题,他笑了一下,“这可是一段很长的故事了。”

    “说。”

    “好吧,若是细谈雪尊,这牵扯的可是九十九年的事情,牵扯到的是整个神州的过去与未来。”牧之暮口气悠悠,东方不败看了他一眼,“长话短说。”

    “好吧,简单点说,夜雪雪尊是这一代的神算子,出自算无不准、卦无不精的神算门,每一代的神算子都是空有神算之能,而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都需要选择一位半身,来作为自己的护卫,雪尊二十年前入世修行选中的护卫就是我义父,但是我义父却算不上是一个合格的护卫。”

    牧之暮停顿了一下,引来东方不败的一瞥,继续啊。

    牧之暮就继续道:“二十年前,我的母家方家还是下五门之一,也是下五门中与闫家关系最亲密的一门,我的母亲从小被作为闫家未来的当家主母培养,两家父母甚至有口头的约定要定为亲家。可是谁都没有想到雪尊会突然入世,并且指定我义父作为他的护卫,神算护卫作为神算子的半身,历代都是结为伴侣的,雪尊和我义父是命定姻缘。”

    好大一盆狗血泼下来。

    东方不败还以为能说出什么因因果果,结果听到的是个狗血多角恋的故事。

    “然后呢,你母亲怎么了?”

    现在的方家已经消失了,原本方家的地位被齐家取代,那么方家一定是因为什么被放弃了。

    牧之暮的眼中流露出痛苦和恨,“我母亲,她只是觉得应该完成自己的使命罢了。”

    方倚晴,方家的大小姐,但却从小被管教着教育着,学习的中心就是闫邵东,所学到的一切也是将来作为闫家主母所必须要做的,从小每个人就都告诉她,她是闫邵东的未婚妻,闫家将来的当家主母,可是在夜雪出现之后,一切都改变了,大家冲她叹气,说她与闫邵东有缘无分,不用在学什么了,也不用再为闫邵东做些什么了。

    人生的前二十年,方倚晴都是被安排着为了闫邵东而活,可是突然有一天被告知你可以为自己而活了,闫邵东命中注定的姻缘出世了,那种感觉......方倚晴也许只是没适应过来而已。

    “其实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我的义父他的心太软了吧,他总说别人心软,其实他才是最心软的人。”

    二十年前的闫邵东是都域最奇葩的先天大宗师,是的,二十年前的闫邵东就已经是先天境界的大宗师了,最年轻又最强大,在实力上完全满足做一个神算护卫的要求。他知道自己是夜雪的神算护卫,对夜雪是真心爱到骨子里去了,疼宠的不得了。

    但是他对于方倚晴也很好很温柔,他觉得自己亏欠方倚晴,给不了方倚晴爱情,就给她一份亲情,把方倚晴当做自己的亲妹妹来照顾,可问题在于他没有和方倚晴说清楚,他以为大家对对眼神、看看脸色就知道彼此的想法了,可是方倚晴却当做自己还有希望。

    总之中间夹杂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误会,再加上很想让自己的儿子有个孩子的闫家祖辈的推波助澜,在夜雪最重要的一晚,闫邵东和方倚晴躺到了一张床上,还被夜雪逮个正着。

    夜雪在前一晚耗尽精力算出毕生最重要的一卦,得出“东海之滨”四个字,最虚弱无助的时候,半身不在自己身边,反而和前暧昧对象躺在一张炕上,支撑着夜雪的最后一股气就散了,一夜白头之后再不见影踪。

    这就是闫邵东和夜雪的误会,其实也不是误会,闫邵东只是为自己的心软付出了代价还傻傻的以为只要找回夜雪,解释清楚,就可以冰释前嫌、幸福快乐地继续在一起了。

    东方不败听后半晌无言,只能说,“你义父......好白痴,然后你的母家就因为这件事被闫家抛弃,被群起而攻之,就...消失了?”

    牧之暮摇摇头,“不,闫邵东的心软就在于,他因为那件事和我母亲生气,但是却没有责备和惩罚,他忙着寻找失踪的夜雪,也没有时间处理方家,真正让方家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的是姚、菲、菲。”牧之暮咬牙切齿地念出这个名字,恨不得饮其血、啖其肉。但是却没有细说姚菲菲和方家的恩怨了。

    两个人安静了好一会儿,东方不败问起另一个人,“那林越彬呢,他是谁?”

    “林越彬说起来还是你的亲戚,他是你奶奶母家的侄孙,林家当家人林玉叶的孙子,他是雪尊收下的唯一弟子,也算是护卫,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跟在雪尊身边的,现在也是大宗师境界,而且林越彬是军人出身,在军部的影响力很强。”牧之暮解释道。

    “那,真的是他们救了我?”东方不败疑问。

    “嗯,而且雪尊应当是借救你这件事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告诉大家他要回来了。今年是第九十九年了,该来的也都该出现了。”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