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武林高手在现代[古穿今]最新章节!

    入夜,回到竹贤居之后,东方不败就想对神州九玄令作出尝试,来试试将神州九玄令炼化入丹田可行不可行,可是在将三个形状各异的九玄令放到自己面前后,东方不败却犯了难。

    这一块树根、一块扁平的石头还有一块巴掌大的紫色翡翠,怎么也不像可以吸收入丹田内的。

    他要将神州九玄令炼化入丹田,用的是曾经在古籍上看到的修士炼制本命法器的法子,以精血为引,运用掌心火将精血炼入神州九玄令,在用自身仙灵之气包裹着吞入腹中,若是顺利就可成事。

    可是对着树根、石块和翡翠,这法子是没用的,这几块都不是存粹的九玄令,而是九玄令和其他物体的融合物,杂质太多无法炼化,必须先将九玄令令牌提炼出原物。

    东方不败想起器灵所说的九玄令与所融物必须以五行之物与之炼化,这五行之物.....

    东方不败想了想,五行之物他有啊,在太州市医院从那魔道修士的身上摘取下来过五样物体,器灵和他说过那就是五行之物,后来收进来整理的时候,又顺手放回魔修的储物袋中了。

    想了想,东方不败将那魔道修士的储物袋从灵宝珠空间拿了出来,从正道修士那里得到的储物戒指也被不小心顺了出来。东方不败也没在意扔在一边,用意念在储物袋中搜索,不多会儿就从储物袋中找出了五样奇怪的东西。

    把玩着那块象征五行之火的凤凰梧桐木,东方不败眉头皱着,这些虽然也是五行之物,却不是器灵说的那些,不晓得有没有用,还得查些书籍好好考虑一下。

    正深思着,东方不败的眼角却瞥见被自己随意放在桌子上的储物戒指微微亮了下,东方不败警惕起来,他确定不是自己的幻觉,也不是灯光反射的原因,戒指确实闪了一下光。

    难道正道修士还留了什么后手?

    可是东方不败警惕了十多分钟,戒指也没有再亮第二下,东方不败疑心是不是自己太多虑了,但是总归小心无大错,这个戒指以后若无必要还是不要拿出来了,心神一动,戒指被收回了灵宝珠空间中。

    今天已经很晚了,明天早上还要去学院参加十强对垒,短时间内是不能搞定这些东西了,东方不败手一挥,将桌子上零零散散的东西全部收回了空间里。

    去浴室洗了个澡,东方不败换上一套粉白的丝绸睡衣,真气蒸干了头发,躺到了床上。

    平心静气,运转功法,准备修炼一整夜。可是东方不败却难得在运功的时候走神了,突然又想到了牧之暮。

    无所不知的牧之暮,牧之暮无所不知,就像他早就知道宋亚媛手里有一块神州九玄令,甚至知道宋亚媛会在这一晚去耿家。知道宋亚媛的九玄令是从哪里来的,知道绿屏山为什么会毁灭。

    牧之暮究竟是谁呢?他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多?

    他是什么时候知道宋亚媛手里有一块九玄令的,在东方竹清还在的时候还是他来到这方时空之后?

    东方不败确信牧之暮是在东方竹清还在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件事。所以他不抗拒和东方竹清的联姻,如果他坚决拒绝,以他的实力和身份,姚菲菲和牧伟根本不可能做到让联姻成功;所以借着未婚夫妻的名义故意接近东方竹清,逼他减肥无聊的时候就逗弄逗弄东方竹清。

    但是大概是东方竹清的个性让他太不喜,不能忍受,所以牧之暮玩了两天就不想玩了,对东方竹清又开始不耐烦,不再对东方竹清抱什么关注,甚至他就算知道东方竹清会被绑架会死,牧之暮也没有一点兴趣再管什么。

    宋亚媛手里的九玄令,牧之暮自己也可以搞的定,借助东方竹清只是走点捷径少费点气力罢了。

    总而言之在牧之暮的想法和计划里,东方竹清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有点价值但是这点价值不提也罢,所以牧之暮对待东方竹清的态度才那么变化多端,一会儿晴一会儿雨的。

    而东方不败的出现,用一句很酸的歌词来说就是:遇见你,是我最美丽的意外。

    牧之暮对东方不败一见心头泛起思绪,二见倾了一半的心,三见就神魂颠倒,之后就直接要告白了,可惜被东方不败毫不留情的堵了回去。

    东方不败睁开了眼睛,从床头柜上摸过手机,点亮屏幕,解锁,5241。

    联系人里的第一位:牧之暮。

    第一次编辑短信的感觉有点新鲜,东方不败面色平淡地打出一行字,“恭喜,目标达成。”

    大家都是聪明人,只说一句就够了。手机刚扔到一边就亮了起来,牧之暮竟然回复的这么快。

    牧之暮:【我的目标是你,一块九玄令我还不看在眼里】

    【哦】

    【很晚了,休息吧,晚安,明早我去接你=3=】

    =3=是什么意思?

    东方不败疑惑了一下,复制了一个过去【晚安=3=】

    想着没话说了就把手机关机了,放远了点,据说这东西辐射很强。

    他安心开始运功,却不知另一边的牧之暮在床上滚了两圈,笑得一脸奸诈。

    中岭山域·西荒山

    群山环抱、叠嶂重重,亭台楼阁隐山野、逍遥神仙在云中。

    这里是正道修士门庭——玉玄门。

    崇灵殿明兰阁。

    干干净净的一间屋子,正对门的一张乌木方桌供奉着三清道祖,东西两面墙,一面上刻了一个大大的“静”,另一面墙前放着一个灰扑扑的蒲团。

    盘腿端坐在蒲团上的人乍一看让人觉得有些可怕,因为这人半边脸都像被什么剧毒腐蚀了一样,乌黑焦灼坑坑洼洼,伤痕从脖颈上一直延伸到道袍里,想必衣袍之下的伤痕更多些。

    虽然坐在静心静气的房间内,毁面人却好像人不能静、心不能平,额角青筋时而暴起,半边没毁容的脸看着扭曲,但似乎这房间又有着什么神奇的力量,让这年岁不大的毁面人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又恢复了平静。

    房间的门被推开了,毁面人立刻睁开了眼睛,一对中年夫妻和几位年轻些的修士穿着同样的道袍走了进来。

    看着年轻人毁坏的面部,几人眼中都闪过心痛,尤其是那中年女子,她是做母亲,看到自己千娇万宠的孩子受这样的苦,无论看了多少次都不由自主红了眼睛。

    年轻的毁面人看到父母和师兄师姐们的反应眼神一暗,勉强的勾起一边的唇角,声音嘶哑的如同锯木头的杂声,“爹、娘,师兄师姐你们怎么过来了?”

    他遭大难,身受重伤且心魔入体,静修在这静房,若无极其重要的事情是不会有人来打扰他的,何况这么些人一起过来。

    “鸿源长老的命牌碎了。”年长的修士沉声说。

    只这一句,年轻的毁面人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激动地站了起来,几步冲到父母面前,“那鬼老贼在哪,爹,快告诉我,我要亲自去找那鬼老贼报仇!”

    “小七,你别太激动,对身体不好。”中年女子连忙劝慰自己的儿子,生怕儿子太激动,再影响到脸上身上的伤口。

    大家是否还记得在太州市医院出现过的那群正道修士。鸿源老道是带着玉玄门中数位精英弟子去历练的,却横遭祸事,鸿源身损、只来得及将身后的一干弟子送了出去。

    这年轻的毁面人也就是那个自称玉肆狂的中二少年玉小七,他当时被魔修鬼幽子一巴掌打进住院部的墙里,没有逃出结界范围。

    不过他已经算是很幸运了,最起码他没有死,在混沌之气刚刚扩散到他身处的地方时,老年干部楼上一切已成定局,鬼幽子和鸿源身死,东方不败借着器灵之力成为最后的赢家,所有的混沌之气也被器灵吸收了,所以玉小七逃过了一个死劫,但却毁了大半的容貌身体,也因为身体重伤心结过重而生了心魔。

    玉玄门的所有人都认为鬼幽子借助那些莫测的手段害死了鸿源,达成了目的还逍遥自在的活着,一心想找到鬼幽子报仇雪恨,自身也受到极大伤害的玉小七更是这么想的。

    鸿源当时将储物戒指留给东方不败,并不是指望着东方不败能把戒指送回玉玄门,而是因为鸿源借此留后手。

    那储物戒指本是玉玄门秘宝,后来交给鸿源使用,鸿源用自己的心火炼化,戒指与其神魂相连,就算鸿源死了,他留在宗门的命牌也不会立刻破碎,而是会在一段时间之后再次感应到储物戒指的位置,并将消息传递给宗门才会破碎,这样玉玄门就可以借此找到储物戒指所在的地方,从而拿回戒指。

    可是鸿源和玉玄门的人却想不到,拿到戒指的人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反派boss鬼幽子,而是看起来像炮灰的东方不败,而且东方不败根本不稀罕这么一个戒指,随随便便就扔在了灵宝珠空间。灵宝珠空间与外界隔绝,那命牌自然也感觉不到储物戒指在何处,也不能发出感应。

    凑巧的是,在时隔一两个月之后,东方不败偶然的将戒指带出了灵宝珠空间,所以那戒指亮了光,鸿源的命牌也终于碎了。

    玉小七的父亲玉靖翯面色哀愁而为难,“没有感应到具体的地方,只能确定在京都。小七,你真的要去吗?那鬼幽子肯定已经成丹了,以你现在的实力是斗不过他的,爹不能看着你白白送死。”

    玉小七面露冷笑,目光冰冷而嗜血——那个冲动的中二的会管自己叫玉肆狂的少年终究是消失了,在太州市医院一场变故的打击下,只有一个心中充满的仇恨的玉小七了。

    “爹,这是我的心魔,如果我不亲手破了它,亲手将鬼老贼杀死,我永远也过不了这个劫数。”玉小七声音冰冷。

    看着亲人们关切真爱的目光,玉小七的心里泛起些暖意,“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