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综全民进化计划最新章节!

    宁清致这会儿并不止陈沂一个弟子,还有个弟子,却是岳不群,也就是他看到的那本书里头最被人唾弃的伪君子,但实际上,站在岳不群乃至华山派的立场上,他做的事情,还真不能简单说一个错字!岳不群作为华山掌门,接任的时候,接到的就是个烂摊子,华山上头有名有姓的高手要么死了,要么就是剑宗归隐的那几个,跟气宗已经是结下了私仇,哪怕碍于誓言下了山,但是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反悔打回来!原本最为煊赫的华山派,只剩下了大猫小猫两三只,比起满门都是女流的恒山派,还要弱势一些,岳不群想要光大门派,谈何容易!他要是心眼稍微少一些,华山派早就让人给坑死了!若非遇上个天生脑后生了反骨,空有一身武功,却被人耍的团团转的令狐冲,岳不群他就成功了!

    这些也是后话了,岳不群如今其实不过是个比陈沂大个四五岁的小小少年,岳家在华山可是根深蒂固,岳不群的先祖,在郝大通开创华山派之后,就拜入了华山门下,后来,岳家也就是在华山繁衍生息起来,早就跟华山休戚相关,岳家的祖先,在元末明初的时候,因为当时华山派出了个败类掌门鲜于通,做的恶事被当时的明教教主张无忌当场揭穿,并且很不光彩地死在光明顶,华山不仅因此丢了一些传承,还因此在江湖上丢尽了脸面,原本跟少林武当齐名的华山派,后来便开始没落下来,也因为这个,华山派后来跟明教关系极为恶劣,一直延续到了明教因为朝廷的打压变成了日月神教,仇恨依旧延续了下来。岳家的先祖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接任了华山掌门之位,力挽狂澜,让华山派成功度过了开国那会儿朝廷对武林的清洗,虽说衰弱了不少,但是还是延续了下来,相比华山而言,当年同为六大门派的峨眉、昆仑、崆峒如今差不多连传承都绝了,可见当年那位岳掌门的手腕。

    而那位当年偷看了葵花宝典,一直坚持气宗理念,最后在魔教攻打华山派的时候战死的岳肃,却是岳不群的叔祖,岳家一脉如今也就剩下岳不群一个人了,岳不群的父亲前几年过世之后,宁清致就将岳不群收入了自己门下,成为了他这一脉的大师兄。

    除了岳不群之外,陈沂还有了一个师妹,那就是宁中则,宁中则按年龄跟陈沂差不多大,她是宁清致的亲女,不过,之前一直没有正式拜师,一直到陈沂入了门,她才缠着闹着要拜师,结果成了小师妹。

    陈沂,嗯,现在应该叫陈不疑了,陈不疑如今也算是“恢复”了一些孩子的本性,毕竟,若是经历了家族的剧变,亲人一夕之间就全部亡故,哪怕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也不会真的没心没肺,什么都不会体现出来,陈不疑代入了当年自己不得不离开陈正德关明梅夫妇还有师妹霍青桐时候的心境,因此,很是心情低落了一段时间。

    如今的岳不群,还不是后来那个心机深沉,满脑子都是光复华山的掌门人,他如今不过是十岁的孩子,虽说父母已经去世,但是已经有了很久,那时候的记忆都已经淡忘了,宁清致与其妻对他也是视若亲子,宁清致的妻子并不会武功,原本也不是江湖中人,她是华阴县里一个杨姓举人的女儿,因为宁清致当年曾经救了那家人,因此,宁清致的岳父杨举人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了他,杨氏是个温婉贤淑的人,嫁给宁清致多年,才有了宁中则,一辈子最愧疚的事情,就是没能给宁清致生一个儿子,事实上,这也怪不了杨氏,对于习武之人来说,内功本就是炼精化气的过程,内功修为越深厚,想要生儿育女也就越困难,因此,宁清致并不会因此责怪妻子,但是,杨氏却不知道这个,只当自己肚子不争气。后来岳不群的父亲岳清林去世之后,宁清致将岳不群抱了回来,杨氏便将岳不群当做自己的亲儿子一般看待,因此,如今的岳不群虽说面上摆出一副沉稳可靠的大师兄模样,实际上,性格还是比较开朗温和的,尤其他很有耐心。

    岳不群自觉自己是大师兄,因此,对陈不疑这个跟自己某种意义上有些同病相怜,也就是都失去了全部亲人的师弟很是照顾,何况,陈不疑某种意义上也是气宗的嫡系,他祖父也是气宗出身,对于岳不群来说,自然更添了亲近之意,因此,每每对陈不疑温言安慰,堪称体贴非常。

    而宁中则如今也不是后来那个“无双无对,宁氏一剑”的宁女侠,她如今还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见陈不疑这个小师兄总是有些郁郁不乐,就想办法要哄他高兴,按照自己的性子,带陈不疑去看华山的猴子,还有自己养的一只小兔子,要陈不疑帮她拿着菘菜喂兔子,还偷偷摸摸地问陈不疑会不会爬树,她屋子后面的一棵大树上有一窝黄鹂鸟,叫起来特别好听,宁中则很想要,之前想要岳不群帮她,但是岳不群不会爬树,至于轻功什么的,更不必谈,他如今刚刚才将基础打得差不多了,正在学华山的入门剑法,为了不让他好高骛远,宁清致压根没传他轻功提纵的口诀,因此,还真没这个本事。

    陈不疑看到宁中则,就想到了当年的霍青桐,自然不忍心拒绝她,他如今还没有开始修炼,不过,爬树却是会的,这是在主位面就学到的技能,用于野外生存的,因此,很是干脆地趁着那对黄鹂不在,掏了它们的鸟窝,将里头毛还没长齐,只知道张着一张大嘴嗷嗷待哺的几只小黄鹂掏了出来,让宁中则养着。偏偏小黄鹂得吃虫子,宁中则终究还是个小女孩,根本不喜欢虫子,最后,眼看着小黄鹂一两天就蔫了,那对黄鹂父母又焦急地在树上嘶鸣,心中不忍,又让陈不疑把那几只小黄鹂给送了回去。

    一来二去的,陈不疑慢慢也显得开朗起来,正好之前刚刚主持了拜师仪式,就因为有事外出,将陈不疑交给自个大徒弟的宁清致也回来了,看陈不疑如今不像之前那样有些失魂落魄的了,便直接宣布,他可以开始习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