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综全民进化计划最新章节!

    陈不疑抱着竹篮大嚼一番,然后回山洞休息,而不远处的隐蔽处,一个人走了出来,脸上露出了放松之色,仔细一看,这人可不就是风清扬。

    风清扬其实一直在暗中关注着陈不疑,陈不疑论起资质悟性,还真是他至今见过的最高的,而且他的性子,还很合风清扬的眼缘,说起来,他还真有那么一点将独孤九剑传授给他的心思,可是,一直也没真正打定主意,说白了,还是剑气之争的问题,哪怕风清扬内心深处对此嗤之以鼻,并且心中极为忧虑,但是,他毕竟还是剑宗的人,他是孤儿,是被王子复捡回去收为弟子的,王子复待他虽说未必亲近,但是实实在在有着十多年的养育教导之恩,因此,他心中真的是难以抉择,一方面不想让独孤九剑自他之后绝了传承,另一方面,却又担心陈不疑学了独孤九剑之后,气宗实力大进,导致剑宗受损,因此一直犹豫不定,这些日子被这些心思折磨得不轻,但是,却三五不时会上思过崖,在暗中观察一下陈不疑的行止。

    风清扬这次上山的时候,正见到陈不疑近乎疯魔一样重复着那一招无边落木,一开始还有些诧异,差点以为陈不疑受了什么刺激,导致走火入魔了,很快就发现,陈不疑竟是体悟到了剑意的存在,风清扬远远地感受着那缕剑意,心中竟是有一种豁然开朗,大放光明的感觉,原来,自己之前的确是走错了路,独孤九剑固然是剑招的极致,但是哪怕技巧到了极致,这些招式本质上还是死的,只有领悟了剑意,哪怕是最为粗陋的剑招,那才真正具备了生命啊!风清扬看着陈不疑回了山洞,沉吟了片刻之后,也下了山,心中却已经有了决定。

    陈不疑对此浑然不觉,他这次这么一折腾,足足萎靡了好几天,接下来的几天,他便是混元功修炼得也少了,而是全心开始恢复起自己的身体乃至心神起来。

    陈不疑修养过来之后,发现自己的心神更加凝聚,五感更加清晰起来,似乎整个世界在自己面前揭开了一张面纱,变得更加明朗,生机勃勃,似乎连自己的灵魂都得到了洗涤。陈不疑因为是附体的缘故,身体和灵魂根本算不上完全契合,何况,经过了多次灵魂脱体附生,陈不疑的灵魂肯定有受损的情况,这次领悟之后,陈不疑直觉自己的灵魂跟身体应该更契合了,这让他惊喜,却也让他有些忧心,灵魂契合,将来脱离这个世界,回到主位面自己身体的时候,会不会对灵魂造成更严重的损伤呢?但是,这种领悟,无疑对灵魂本身是有好处的,这不由叫陈不疑有些犹疑不定起来。

    对于一个某种意义上,一直在往不归路上走的人来说,谨慎是必要的,要是他不谨慎,没准早就死得连灰都不剩了。而关键时刻的决断也是重要的,陈不疑辗转反复了几天,终于决定,赌一把吧,剑意什么的,还是要好好领悟的,与其顺其自然,导致自己的灵魂在一次又一次的位面穿梭中不断受损衰弱,最终被科学院当做废品抛弃,不如赌这么一把。若是能够寻找到强化灵魂的办法,自己就能够多支撑几次位面穿梭,或许就有解决问题,摆脱科学院的控制,陈不疑可不希望自己被科学院利用到死,就算死了,连尸体都得被利用得干干净净。

    下定了决心之后,陈不疑心中一直隐藏的一块大石一下子消失了,毕竟,他是第一次看到了摆脱自个的处境的希望,而不是那根科学院吊在他们面前的,那个可能永远也咬不到的胡萝卜。

    有了这个想法,陈不疑顿时对修炼混元功的兴趣也没那么大了,反正除非出现紧急情况,系统并不会干涉宿主,或者说是试验品的任何行为,当然,在有足够能量之前,它也无法干涉,就像之前陈不疑生命指标急速下降,系统只能提醒警告,却不能强制对陈不疑进行恢复。

    陈不疑如今就跟那套华山入门剑法坳上了,在领悟了无边落木的萧瑟肃杀剑意之后,他又领悟了白云出岫的自在出尘之意,古柏森森的森然沉肃之意,其他的一时半会儿,大概是因为没有相应的情境触动,却是难以领悟了,不过,他暂时也是知足了。想到岳不群之前修炼的养吾剑法,陈不疑琢磨了一番之后,虽说还没有学到这套剑法,但是,也先做足了准备,他上辈子就学过不少儒家的经典,这辈子气宗重视养气,无论是道家还是儒家的经书,气宗的弟子都是要学习一下的,因此,他修炼内功之余,便在山洞中高声诵读这些经典,努力体悟其中蕴含的浩然正气。

    一晃,一年便要过去了,眼看着陈不疑下山的日子也要到了,他的混元功的修炼也比较顺利,十二正经已经打通了九条,全部贯通,也就是一两年的功夫了。而陈不疑看起来,整个人也与上山之前大不一样了。他本身就是正在快速生长发育的时候,又因为修炼混元功,仆役每日送来的饭菜,往往都是三五个人的饭量,因此,陈不疑如今不过十二三岁,就跟十五六岁的少年一般身高,而且显得颇为健硕,又因为领悟的剑意的缘故,身上带着一种独特的气质,叫人一见就很难忘记。

    要不是仆役送饭的时候提醒了一下,陈不疑几乎都要忘了,自己快要下山了。他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干脆照着寻常的节奏,练过几遍混元掌之后,就在洞中背诵《孟子》,他正沉浸其中呢,忽然听到一阵风声传来,他赶紧看去,却见一卷丝帛向着自己飞了过来,他伸手一捞,直接将那卷丝帛捞到手中,又疑惑地向着丝帛飞来的方向看去,不见一个人影,耳中却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小子,我这次欠了你一个人情,却是不能不还,这个给你了,至于学不学,那就是你的事情了!”声音越来越轻,想来,人已去得远了。

    陈不疑呆了一下,打开那卷丝帛,上面赫然写着——独孤九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