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终有所爱最新章节!

你以后一直保持。”

    我愣了愣,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顿了一下,撇撇嘴道:“没什么……”什么孩子啊,倚老卖老吧?

    他又看着我:“你住哪栋女生宿舍?”

    “……二栋。”问这干嘛……

    他点点头:“你回去吧。”然后抬手指了个与我刚才的反方向,淡淡地说:“出口在这边。”

    “……”我又无语了一下,这次招呼都没打就直接滚了。

    出了附院,一阵风刮来,我冻得打了个喷嚏。刚才来得着急没注意,现在感觉从头到脚都是冰的,我赶紧把帽衫的帽子撩起来戴上了。

    回到宿舍,寝室里还没人回来。我拿起手机发短信拜托书亭她们几个谁回来的话就帮我带份炒饭,然后就直奔去澡房洗热水澡了。

    洗完回寝室,书亭和闫菲都回来了。我把东西放好说:“筱晴没跟你们一起吃饭啊?”

    闫菲说:“她去文娱部开会了,一会回来,下周不是十佳歌手院选拔吗。”

    “哦。”我点点头,在桌前坐下来,拿出钱包掏钱还给她们。书亭又说:“刚才我们回来的路上听说游泳课上有个生物系的同学差点溺水了,是不是你们班上的?”

    “嗯,不过应该没事了。”我边说边把饭拿出来,刚把筷子掰断,就看到手臂上还是通红一片,可能是刚才的热水太烫,过敏症状没好反而更严重了。

    闫菲笑了笑说:“对了,还有个八卦。好在筱晴没跟我们一块回来,不然你知道吗,刚才我们上来的时候居然看见……”

    她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有人敲了敲我们宿舍的房门,我们朝门口看过去,有个带着宿管员胸牌的大妈站在门口说:“你们哪位是夏裴?”

    我愣了愣,站起来说:“我是,有什么事吗?”

    “给,你的东西。”宿管员抬手递了个东西给我,我接过来一看,塑料袋上好像打着附院的标记。

    我有些莫名地说:“这是什么?”

    “你赶紧打开看看啊。”宿管大妈乐着说:“你男朋友真有意思,我说我也不知道你住几零几,让他打个电话问你。他非不问,站那查半天花名册,你们年轻人还真是爱搞这一套什么惊喜……不过话说回来,姑娘你男朋友真是挺帅的啊!”说着就笑着摆摆手走了。

    裴益?不会吧……我忙把袋口解开。打开一看,里面却有几盒药,再翻了一下,里面还夹着一张纸片,上面写着:

    “氯雷他定片,晚睡前服一粒。氟芬那酸丁酯软膏与糠酸莫米松乳膏,混合外用。风寒冲剂,每日三次,饭后冲服。”

    纸片上没有署名,不过这清隽的笔迹我还是有几分印象的。

    呃,大妈这误会……

    书亭走过来笑说:“什么惊喜啊?”

    我把纸片握在手心里,往裤兜里塞了塞:“没什么,感冒药过敏药而已。”

    书亭惊讶说:“你感冒了吗?”

    我揉揉鼻子:“也没有,只是刚才吹了点风。”

    闫菲在一旁瞪眼道:“那还而已?多大点事啊还特地送药过来,你怎么一点都不感动啊?”我哑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干脆把药放一边,低头吃饭了。

    好吧,还算那姓叶的不是个冷血动物了,我边吃边想。

    第二天上午第二节,是专业课刑事诉讼法。虽然课本看起来很无聊,但是好在上这门课的杨老师还挺有意思的。可能是因为比较年轻的关系,上课的时候他也没有照本宣科,而是经常讲一些故事案例,所以他的课一般也没什么人翘课。

    今天课堂上,杨老师提了一个很经典的洞穴奇案给大家思考。

    案例说,有五名探险爱好者出发去一个深山中的洞穴探险,当他们五人进入洞穴深处以后,山崩突然发生了。巨大的岩石落下来挡住洞口,他们出不去了。要等救援来,起码要一个月的时间,而他们只勉强带够了维持一周的食物。在第二十天的时候,为了让其他的人能活下去,他们抽签选出了一个同伴,把他杀了吃掉了。老师让大家回去想想,活下来的这些人有没有罪,该如何判刑,下周每人交一份简单的小论文上来。

    下课的时候,闫菲跟我们讨论说:“抽签被吃,难道这些人就不怕会抽到自己吗?”

    我边收拾着书包说:“当然怕了,可是不这么做也会死啊,这就是囚徒困境吧。”

    书亭在旁边摇摇头道:“的确是无奈之举,所以老师的问题只是在法理上应该怎么考虑。”

    这时候,旁边有一个同学走过来跟我说:“夏裴,外面有人找你。”

    我回过头茫然道:“谁啊?”

    同学耸耸肩表示不知道,我只好背着书包自己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看见那人时,我愣了一愣。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