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终有所爱最新章节!

>     我匆忙跑过去:“丁姨,我爷爷呢?!”

    “刚被推进去了!”丁姨看到我,简直松一口气,竹筒倒豆子一样地跟我说:“昨天夏老说有点心绞痛,我本来想带他来医院,但是他说不用来,我就拿药给他吃了。结果可能今天太热了,他刚才在外面散步的时候突然又疼了,走也走不了,我想说回家给他拿药的,可是我还没走两步他就疼得躺地上了,我就叫了小区的医生急救。但夏老却好像休克了,所以我就赶紧打了120送这!”

    听到休克两个字,我两眼一黑,丁姨还要火上浇油地说:“我给你爸妈打电话,他们都在外地。我就给你二叔打,谁知道又老打不通,我简直急坏了!现在你来了就好了,我下一家客人的孩子还在幼儿园等着我接她放学呢,四五岁的孩子,没人带不行,他爸妈都打我好几个电话了!”

    我说:“啊?可是,我一个人……”想到那毕竟是个小孩子,也只好把话咽回去,我无奈地说:“好吧……那您快去吧。”

    丁姨急匆匆地走了,我有点慌乱地拿出手机,播了我二叔的电话,可那边的确一直是无法接通状态,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开会。我本来还想打给我二婶,可是想了想,她跟我二叔都已经离婚一年多了……

    就在这么不知所措的时候,身侧突然有人说话:“你来这干什么,不舒服吗?”我转回脸,叶泽林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跟过来的。

    “老师,我……”我刚张嘴,一瞬间却突然觉得呼吸不上来,一下子失力地往下蹲,叶泽林俯身来扶我:“夏裴?”

    “没什么……我、我喘一会……”我话也说不好了,头上一阵晕眩,胸口也堵住。这个时候,叶泽林却突然抓着我胳膊往他肩上一带,手臂在我小腿上一用力,然后我身体就腾空了。

    我有些懵地看着他迅速地把我抱进了旁边的一间空诊室里,在病床上放下。他俯身在我面前,听了听我的呼吸,手心在我额上抚了抚,然后手指搭在我颈边的动脉上。两秒之后,他突然二话不说地把我外开衫的拉链拉开,又解开了我里面衬衫顶上的两颗扣子,然后手在我颈后抬了抬,压低声音:“仰头,呼吸。”

    我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只好抬了抬脑袋,他又说:“大口一点。”

    我看着天花板深吸了两口气,听见外面有人敲门的声音:“怎么了这是……诶,叶老师,出什么事了吗?”

    我偏了偏脸,听见叶泽林回头说:“没什么,只是中暑了,能不能帮倒杯水?”

    “好,稍等啊,马上来。”

    护士出去了,他回过脸来,我感觉一片昏花缭乱的,干脆闭上了眼睛。

    护士很快就回来了:“给,叶老师。”我听见叶泽林道了个谢,护士就出去了。过了一会,我缓缓睁开眼,他把水拿在手上低声说:“好些吗,起来喝口水,慢一点。”

    我点点头,慢慢撑着床起了半身,就着他的手把水喝完,有些晕眩地说:“谢谢……”

    他又把纸杯拿过去:“你躺着,我再去给你接一杯。”

    叶泽林转身出去了,我又躺下眯了会,脚步声很快又回来了,站在我病床边。我睁开眼,看见他就把杯子放在旁边的桌面上,垂着眼睛看我:“午晚温差大,你要注意穿脱衣服。你刚才跑太快,加上着急,所以会这样,放松。”

    我嗯了声:“早上教室冷,有点穿多了……”叶泽林看着我,镇定地说:“出什么事了,慢慢说。”

    我看着他:“我爷爷心绞痛犯了,正在里面急救。”

    他怔了怔,我语无伦次地道:“阿姨说好像挺严重的,刚才都休克了……我爸妈都在出差,下午的飞机才能回来,我二叔又一时半会联系不上……万一……”

    “你别急,我……”叶泽林张了张口,我的手机却突然响起来打断了他。我拿起来看,是裴益的电话,我接起来,他在那边有些急促地说:“裴裴,你现在在附院吗?”

    “我……在啊。”我有些茫然,他又问:“在急救中心一层?”

    我说:“嗯,就在进来左拐那边。”

    “好。”他把电话挂了。我还没怎么回过神,门外已经有快步走来的声音。我撑起身子往外瞧,居然看见裴益在外面张望着。我不敢相信地叫了他一声:“裴益?”

    他回过头看见我,大步走了进来,我看着他的装束有些莫名:“你怎么会来,你不上班吗?”

    “你爸给我打电话了,让我来附院找你。”他低头看了看我,有些担忧地伸手来抬我的下巴:“怎么了,你脸色怎么这样,怎么发烫?爷爷呢?”

    我紧绷着的神经好像一下子松了:“我也不知道,我来的时候他刚送进去抢救,现在已经有十多分钟了。”我抓了抓裴益的袖子,鼻头一酸,不知道怎么就有点想哭,抿了抿嘴巴说:“怎么会这样啊,怎么办?”

    他一手环过我的肩:“好,没事,不慌……”低下头,指腹在我眼角擦了擦,“别怕,再等等。”

    情绪一往上冲,我的头又开始疼了。我伸手抓着他衣服,把头靠在他胸前,难受地闭上眼睛。裴益在我背上轻轻拍着,一遍遍地说:“好了,没事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晕沉沉地听见外面有人喊:“有没有夏建新的家属,哪位是?”

    我赶快抬起头,裴益已经先我一步走了出去。我跳下床跟上,看见有护士站在外面。她看见我们说:“你们是夏建新的家属吗?”

    我连连点头道:“对,他是我爷爷,我爷爷怎么样啊?!”

    护士出了一头的汗,但面上还是很淡定:“别担心,暂时抢救过来了。现在病人要转去icu病房,你们谁跟我办一下手续?”

    我松一口气,腿一软,一下坐倒在旁边的椅子上。裴益看了看我,跟护士说:“我跟您去办吧。”然后低头扶了一下我的肩:“裴裴,在这等我。”

    我点了点头,他就跟护士走了。我坐了一会,发现自己的钥匙钱包好像都落在了屋里,就站起身,走回刚才的那间病房。

    钥匙和钱包都还放在床上,我走过去,桌上还放着一杯水。我嗓子都哑了,拿起来喝了两口,忽然间,却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

    我四处张望着,很久之后,我才终于想起来,刚才没注意,不知道叶泽林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