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终有所爱最新章节!

    晋.江.独家

    支教的三个星期一晃而过,七月末离开的时候,有好多孩子都哭了。杨一昊还是经常逃课,但那天他却在。我过去揉他的头发说:“你要听爷爷奶奶话啊,也别总去掏鸟蛋了,那也是生命来的。”他就躲了躲脑袋,倔强地甩开了我的手。陈希也在哭,我奇怪地问她说:“你不是每天都叫嚣着要赶紧回去的么,怎么现在感情这么深沉了?”

    她抹着眼泪道:“你懂什么啊,我这是激动的!老娘饿得罩杯都缩了一个字母了!”

    我就更好奇地小声说:“你原来不就是a吗……”结果被她痛扁了一顿。

    回去的火车上,我特意换位置跟陈希坐到一起。陆新阳走过来的时候愣了一下,我跟他笑笑,他就去找别的同学一块坐了。陈希问我:“你不跟你陆学长一起坐啊?他看起来挺伤心的。”

    我装傻着说:“没有吧?你别乱说啊!”其实他这些天是有些殷勤得不对劲,我还是能躲则躲了。

    陈希却又问:“你已经有男朋友了?”

    我顿了一下,摇摇头,她又挑着眉说:“那就是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我沉吟了会,打了个哈哈:“谁没个男神啊,我当然也有喜欢的人啦。”估计陈希知道我懒得说,也没再问了。

    整个八月我都在休养生息中度过,悠哉得跟我爷爷有一拼,不过间或还要练一下游泳。市大学生运动会在九月中旬举办,其实这个运动会不像国际性的大学生运动会那么有含金量,不过游泳是在我们学校的游泳馆主办,作为主场,老师还是希望我们奖牌拿得越多越好。我其实短距离的游泳成绩相对更好些,但是长距离是我们学校女生的短板,所以每个人限报的两个项目中,老师除了给我报了自由泳200米,还报了个800米,叫我加强耐力的练习,我每次都练得气喘吁吁的。

    九月初开学,那周的周四晚上,照例开年级大会。对于我们这种刚升上大三的学生,学校的重视程度仅次于大四的学生,年级辅导员一直强调我们要思考清楚自己未来人生的方向,他说得很宏观,但总结到最后其实主要只有三个方向可选:考研,出国和就业。大家都被鼓舞得兴奋而紧张了一晚上,导致第二天早上的第一节课差点起不来了。

    就那么浑浑噩噩地过了第一周,第二周的周二是教师节,大家本着一开始就要跟老师搞好关系而不是到考前才临时抱佛脚的原则群发了祝福短信。因为老爸的关系我认识很多院里的老师,所以当然更得发了。编辑好信息,在翻着通讯录的时候,我扫见叶泽林的名字,就也顺手将他拖进了群发名单里。最后的结果是,我发了三十三个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老师都给我回了,没回的是老爸老妈,然后还有叶泽林。

    后面比赛前集训几天,我就很忙了。不过还算有成果,运动会开赛之后,我的两项比赛都进了决赛,800米还好,我们学校的另一个女生也进了决赛,不过200米就只有我自己孤军奋战了。让我没想到的是,小组预赛那天下午,800米我是第一组。比完下赛场,我换好衣服去观众席的茫茫人海中找我们寝室的人等结果的时候,刚坐了半分钟,旁边就来了个人。他叫了我一声:“裴裴。”我抬头一看,居然是裴益。

    “你怎么过来了?”我有点不敢相信地说。

    “今天休年假。”他笑了一下,然后跟我左手边的筱晴说:“能不能让我坐一下,我很快就走。”

    筱晴和闫菲是第一次见到他真人,早都有点懵了。书亭又叫了筱晴一声她才蹦起来,指着位置说:“请坐请坐,坐多久都可以!”然后蹿到另外一边去了。

    裴益就在我旁边坐下来,说:“我们学校不错啊,第三组快比完了,现在看第一名应该是我们的。你暂时排第二,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就看决赛在什么泳道。”

    我“嗯”了声,又说:“你来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怕你分心。”他轻笑了下,我就嗤了声:“怎么可能啊,就算跟你比我也不会让着你的。”

    “那倒是,毕竟谁让谁?”他挑了一下眉,我就抿抿嘴巴没话讲了。

    又静静地坐了阵,等决赛排名出来,看我最后排第三,跟我们排第一的那同学决赛泳道挨着,裴益就跟我说:“挺好的,那我先回去了。”

    我愣半天:“这么快走?我请你吃晚饭啊?”

    “得回去收拾东西,晚上飞机,机场随便吃点了。”

    “又出差?”我有点惊愕地说:“那明天决赛你不是……”

    “嗯,来不了了。”他歉意地抿了抿唇角,“拿奖了告诉我一声。”

    我有点闷地摇头:“谁知道能不能拿奖。”

    “可以的,你保留实力了,我还看不出来?”裴益笑了一下,又安静几秒,“过两个星期我们公司要过来招聘宣讲,到时你如果没什么事就去看看吧。”

    “我才刚上大三啊。”我莫名地说。

    “也有寒假实习。”裴益又说了句,我还没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他就笑了笑站起来:“好了,我得赶紧走了。”抬眼跟我们寝室人打了个招呼,裴益就转身离开了。

    他才走不到几步,筱晴就坐回来问:“这就是你那个表哥啊?!”

    我点点头,闫菲就说:“裴裴,这么好的窝边草,你可千万别放弃,别让别的兔子啃了!”

    什么比喻啊,我无奈地用手压着嘴巴叫她小声点。广播里刚好叫我名字去集合,我赶紧站起身走了。

    第二天决赛,先是200米自由泳。原本事前我们老师的战术安排得很理想,但由于小组赛的时候我们学校的另外一个同学差半秒被意外淘汰了,所以决赛时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