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终有所爱最新章节!

电话,叶泽林却又很快叫了我一声:“夏裴!”

    我说:“啊?”

    他稍微停了一下:“你喜欢这边的什么吗?我给你带回去。”

    我怔了怔:“特产吗?”他“嗯”了声,我就饶有兴致地想了想:“唔……好啊,我记得我上次买的糕团和五香豆还不错。”

    “好。”他低声应着,我笑了笑,又过了两秒,他说:“你也去睡吧,太晚了,不要熬夜。”

    “哦,好好好,晚安啊。”我连忙醒悟过来,听他轻声说了个“再见”,就赶紧把电话挂了。

    周末的时候,裴益如他和我说的,到我家里来了一趟,自从几个月前那次摊牌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过来。家里的气氛始终还是有些微妙,我爸妈也没说什么,只是和他闲话家常。但他们好像都小心翼翼地,刻意避开和我们有关的话题。我在他们跟前呆着也无话可说,甚至觉得似乎有些压抑,干脆回房间去看书了。

    后来,到了六月中下旬,我在检察院已经实习了两三周,前期的一些工作熟悉之后,我就跟着吴绮和另外几个侦查员,还有一位姓杜的检察官一块办一个林业局副局长的挪用公款案。这个案子他们已经跟了有一段时间了,一直没什么重大进展,可那天周一一大早,吴绮突然很紧迫地从外面跑进来跟我说:“夏裴,快,订机票!”

    我那时还犯困着,有些懵懂地说:“订什么机票啊?”

    “林业局那个姓曾的,我们找到另外两个有牵连的人了!”她兴奋地道:“玉林福州各一个,今晚就去蹲点!”

    我一听,连忙打开电脑:“这么匆忙啊,你们要去多久?”

    “就算明天立即拘留审讯,也要三天,得到周末吧。”

    我打开系统说:“哦,那就订下午的机票行吗?”

    “行。”吴绮又说:“对了,你家离这特别远对吧?你看看你要不要中午早点回去,收拾东西?”

    我愣了半天:“我……也要去?”

    吴绮瞥我一眼:“当然了!两个地方分开跑,我们就这么点人!”

    “不能去完一个地方再去另一个吗?”我呆滞地说,吴绮又翻了个白眼:“给他们时间串供啊?”

    “……”我没话说了,赶紧订完票,把手头剩下的东西整好,然后跟老爸老妈报备了一下,中午就滚回家收拾东西去了。

    后来的几天工作强度很大,我跟杜检他们去的是福建,在监视地蹲守了一天一夜,他们就把犯罪嫌疑人拘捕了。因为他反复翻供,讯问的三天基本连轴转,白天我旁听讯问完,晚上接着搞一堆法律文书和整理笔录。他们正式的侦查员比我还要惨,吴绮基本后几天就没睡,好在赶在周四那晚通宵后的清早,天刚刚亮,市公安局那边配合检方拿到了一些确切的书面证据,犯罪嫌疑人才供认不讳了。我们又去走流程,申请逮人。

    后来一切搞定,杜检就让大家去睡了半天觉,中午醒来的时候,我看到吴绮在外面的阳台打电话,过了一会,她走回来收拾东西。我问她说:“是你爸妈么?”

    “没有啊,我男朋友。”她苦笑着说:“这几天我都没接他电话,他生气了,我哄他半天。”

    我笑了笑,她又指指我放在对面桌子上充电的手机:“对了,刚才也有人打电话找你呢,我看你睡太熟了,就跟他说你一会打过去。”

    “噢,谁啊?”我说。

    “不记得叫什么了,不过声音很好听的,是不是你男朋友啊?”

    我有些疑惑地爬下床,走过去拿起手机看,竟然是叶泽林,我有些没想到。

    我也走去阳台,然后拨通了他的电话,过不多久就有人接了,我说:“叶老师,你刚才找我吗?”

    叶泽林在那边嗯了声,迟疑了一下:“刚才接电话的人说,你昨晚通宵了,怎么了?”

    我说:“哦,没有,我不是在检察院反贪局实习么,我们组的人出差,昨晚连夜询问来着。”

    他了然地应了声,我嘿嘿地说:“你呢?你的交流访问结束了吗?”

    “昨天结束了。”他淡淡地应,又顿了顿说:“你要的东西我都买了,这几天我打算在舟山周围走走,所以想顺便问问你,你还有没有什么喜欢的,像这边的海工艺品之类?”

    我却好奇地说:“舟山?是那个海洋主题的群岛市么?”

    他又嗯了声:“还有几座名山。”

    “对了啊,我记得你好像挺喜欢爬山的。”我笑了下,忽然想到了什么,我说:“诶,我现在在福州,离那儿远吗?”

    叶泽林静了几秒,沉吟着道:“不算太远,火车三四个小时,再坐个大巴。”

    “这样啊,那其实……”我想当然地往下说,可是又蓦地停住了。我抿了抿嘴巴,讪讪地笑了声:“哦,那的确不算远。”

    那边又安静了很久,然后,他低低地,很小声地说了句:“那……你来吗?”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