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对面的男神看过来最新章节!

    王泽生很少来医院,最近的一次是去年他爸花粉过敏的时候,除了不喜欢那股刺鼻的消毒水味之外,白色冷清基调的环境也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两人匆匆赶到所打听到的那家医院,还没在呼吸内科门口站稳,周硕就一股脑地往里面冲,王泽生连忙把他拽住,喘着气问他。

    “你知道他住在哪间病房?”

    周硕愣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地一拍脑门:“对啊,我不知道啊。”

    王泽生:“……”

    周硕也没理他有些鄙视意味的眼神,又返回来趴在护士站台上问电脑前的办公护士。

    “你好,请问这里有没有一位叫余时航的病人?今天早上进来的。”

    “请您稍等片刻,我帮您查询一下。”

    经过护士一番核对查实后,两人很快就知道了余时航所在的那间病房号码,快走到门口时,王泽生的脚步却突然减慢了下来,直至走到门口顿住了脚步。

    “怎么了?”周硕问他。

    王泽生看了看眼前紧闭的门又转头看了看他,动了动嘴唇:“我害怕。”

    周硕愣了一下,有些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你怕什么啊?”

    王泽生没说话,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周硕却全当是他怕余时航的病情严重,便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余学长不会有事的,只是肺炎而已,你别太担心啊。”

    “……我没有,”王泽生猛地抬起头看着他,到后面的底气却渐渐不足了,“我只是……”

    周硕好笑地看着他:“得了吧,刚才赶得比谁都急的人是哪个?”

    王泽生:“……”

    “行了,矫情个啥劲,开门啊。”

    看着对方还略带犹豫的模样,周硕也不再细说什么了,直接抓住门把就将他直直推了进去。

    在来医院的路上,王泽生辰不止一次在脑海里想象两人再次见面的场景,但是等这一幕真的发生在他眼前时,他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又或是该做什么,脑海一片空白地站在门口,双腿也僵在那里难以移步。

    病房是单人病房,余时航穿着一身蓝条病服侧坐在床上,放在被子上的左手连接着一根又长又透明的输液管正在挂盐水,目光呆滞地怔怔地看着窗外,听见门口的动静也不转头,坐在那里就像是毫无生气的木偶。

    “你怎么傻愣在这儿,走进去啊。”

    周硕嘟囔着又在身后推了他一把,王泽生被迫往前踉跄地走了一步后又停在那里不动了。

    周硕:“……”

    周硕有些纳闷,这小两口不是在交往么,怎么弄得像是被逼上战场似的?不过显然他也没想太多,见王泽生不肯主动走过去便自己率先上前打了一个招呼。

    “余学长,休息的怎么样?我们来看你了。”

    余时航的反应很出他的意外,既没有转过头也没有说话,整个人无动于衷就像是没听见他的话一样,搞得周硕更加郁闷。

    “哎,泽生,你说他咋回事啊,不会是一个肺炎烧坏耳朵了吧?”周硕用手肘捅了捅王泽生的肩膀,却见对方只是握紧拳头没有回答他。

    似乎是周硕口里的“泽生”两字传进了余时航的耳朵里,他僵了一下终于缓缓转过头来,看见站在门口的王泽生明显地怔住了,眼睛里燃起亮光却又很快就熄灭了。

    余时航的脸色看起来很差,嘴唇发白,眼袋下的黑眼圈也很重,整个人看起来与平日谦谦斯文的模样相差万里。

    “你来干什么。”

    余时航看了他很久很久才动动嘴唇声音干哑地吐出这么一句话,有些刺人的自嘲意味。

    “想要继续被我恶心吗?还是改变主意想被我/操了?”

    王泽生的脸色有些僵硬,似乎也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么一句话,顿了半响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卧槽,什么情况?”旁边的周硕似乎被余时航一反往常的态度吓到了,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余学长,你怎么可以对泽生说这种话?”

    余时航不说话,只是抬头看着天花板,然后缓缓地低笑起来。

    他的笑声很沉闷,就像是在喉咙里打转出不来一样,听起来让人心里莫名的难受。

    “王泽生,你知道我拒绝不了你,所以给了我绝望之后,又打算来这里给我一点希望吗?”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王泽生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地发颤,他努力压抑住这种颤抖,一字一顿地说,“我来到这里只是偶然。”

    余时航不说话了,他直直看着王泽生半响后,突然伸手按住自己的左手背,将那上面安置好的头皮针狠狠地扯了出来,也不顾整个手背就被流出的血弄得一塌糊涂,翻开被子就下了床。

    王泽生看着他手背上的血顺着指尖滴在地上,咬紧了嘴唇,哽着喉咙半响才吐出几个字:“你疯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