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

    先一步醒来的是朱诺。她微微撑起身, 靠坐在床头。旁侧的菲恩睡得酣沉, 清晨朦胧光线中,朱诺注视着他消瘦的脸庞,骨型线条被光雾柔化, 面色宁和安然。

    她探出手去,沿着凛冽的下颌线抚摩上来,停在额间拨走他汗湿的金发。他无意识呢哝一声, 光洁额头抵在她掌心, 温柔地蹭了一蹭。

    记忆里的他一直都是这样。头发绒软, 眼神明亮,执拗地守在她的左右, 想将一切完完整整地交给她, 为她展示自己灵魂最本真的模样。

    他所拥有的不多, 但全部都是她的。

    朱诺把呼吸放得更轻了一点。

    他不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也并非不会受到退怯、犹疑和困惑的折损销磨。可他是那样恳切地渴望成为她的依靠, 就像他将她当作全部的倚赖和寄托。艾薇死后, 她沉寂了那么久,总归遇见一个热情赤诚的他。

    到了这个时候, 他们终于能够相互拥有, 相互搀扶着走去更远的地方了。

    菲恩张开双眼,枕边空荡荡的,床单已经凉透了。

    剩下的只有他自己的体温。

    他呼吸一紧,立刻翻身下来,急促地撞开门,才听见浴室的水声。

    僵直的脊梁一节一节地松弛,菲恩放任自己等在外面,安静地聆听了一会,然后抬手推门进去。

    朱诺背对着他,黑色长发在蓬松丰盈的泡沫里胡乱卷成一团。她的背骨形状比以往更加清晰,像是垫着一串小珠子,上面的皮肤薄细苍白,找不出些微血色。

    水液在她的身体上流成一层致密的膜,看起来是一种近乎于通透的视感。

    他的目光越过这一层模糊,细数着她裸背上凹凸错落的疤痕,嘴里泛起苦涩味道。

    有些愈合的刀口上长出了粉色新肉,因为处理得当几乎和周遭皮肤融在一起,要仔细寻找才能看出端倪。

    “你醒啦。”

    朱诺没有回头,淡淡地说,“多久没有好好睡过了?”

    菲恩这才恍然记起,刚才窗口洒进来的分明是午后最浓烈的日光。

    比起睡眠,他更像是陷入了更深的、器质性的昏迷,连一场梦也没做。

    “不知道。”菲恩回答说。

    那些守在监视器前、失去时间概念的昼夜,早在找到拳馆里的朱诺时,就从记忆里突兀地消隐了。

    这些日子下来,为什么没有垮?

    他会累,会感到疲惫,痛苦和绝望也如影随形,他却一直强撑着从未倒下。

    他知道这是为什么。

    那个原因,所有的解释和全部的意义,此时就站在他眼前。

    菲恩的手指陷进泡沫和发隙里,轻缓地按揉着。她的发质不算软,被水濡湿过后,触感却比泡沫还要绵糯细腻,亲昵地缠裹住他的指节。

    朱诺终于回过头来。

    她的眼神格外亮。鼻尖与眼缘有些微红,脸上湿漉漉的,不知道是不是在流泪。

    菲恩往前更近一步,她发间残剩的白沫混着液滴淋落,浸透了他光裸的上身与棉质睡裤。

    一手撑着墙面,一手将朱诺托起来,他的头略微侧了侧,紧接着从迷濛水汽里找到她的嘴唇,小心翼翼吻上去。

    菲恩感到她展开双腿,揽住他紧绷的腰腹,将自身完全交到他手里。

    她的回应好像用尽了力气,厮磨的唇齿间除了热,还压出了丝丝的疼。

    “想见你。”朱诺的声音是发着抖的,“只要能再见你一面……我什么也顾不上了。”

    这是一次蹩脚而鲁莽的逃亡,若非足够幸运,迎来的将会是彻头彻尾失败的结局。

    但那时的她认为自己别无选择。

    除了再次见到他,再次拥抱亲吻他,她没有其它出路。

    “我明白。”

    他低低说,“我好想你……”

    每一天从监视器里看到她的脸,菲恩却只能感受到逐步加深的孤独。好像灵魂被软禁在世界的另一头,他遥远地望着,却怎么也不能靠近。

    “疼么?”

    滚烫的指腹落在她胸前一处伤疤,害怕触破般地轻微摩挲,力度接近于无。

    朱诺说:

    “不记得了。”

    她鼻尖抽吸,眼里大颗的泪水容不下了,终于完全倾坠出来。

    怎么会哭呢……

    在他面前,她单薄又脆弱。

    囫囵冲洗过身体,他们离开浴室,各自换上整洁衣物。

    朱诺用毛巾擦着头发,一回眼,看见桌上那封被拆开的信。

    “带佩妮回纽约,应该是布莱登经过考虑作出的决定。”

    她转头迎向走出卧室的菲恩,“毕竟……就算菲尼克斯倒了,这里还是凤凰城。”

    “我不知道弗兰克带走了佩妮。”

    菲恩的视线在信封上碰了一下,而后又迅速避开,音色分外黯淡,“前些日子,除了你我什么也没想……”

    “佩妮现在很安全。”

    她走过去,将他的胸膛收进怀里,轻声说,“……只是我还没有顾得上向布莱登道谢。”

    如果不是他,她在纽约的调查不会进行得那样顺利。

    菲恩的手覆过来,先放在她的背上,最后慢慢地抚摸她光滑的后颈。朱诺只觉得脖颈温温热热的,还有他分明的指骨轮廓。

    “我们去看看吧。”他突然说,“回那个地方。”

    公寓楼很高,影子的范围也尤其广。他们出了楼门,一眼便望见阴影里的唐纳德,和他身后颇有年代感的警车。

    “等你们很久了。”唐纳德掐灭烟头说,“不知道你们是不是睡饱了,所以没有贸然按门铃。”

    朱诺问:“要录口供么?”

    唐纳德替他们拉开后车门,比了个手势说:“如果方便的话,现在就去吧。联邦指派的检察官也联系上了曾为菲尼克斯做事的律师,姓麦考伊的那一位。”

    他嘀咕着又补充:“早上劳森监狱那边出了点麻烦,调查组也希望听到点好消息。”

    朱诺没有动。

    “我们想去……案发现场看看。”寻找适当的措辞分外艰难,她这句话说得有些不连贯。

    自菲恩租住的公寓到菲尼克斯家老宅,约莫要横穿整个凤凰城。一路上菲恩默不作声地开车,车速照例缓慢到极致,像是在攀援一座险峰。后面跟随的警车偶尔鸣笛,他也不为所动。

    朱诺从背光的角度看着他的侧脸。他瘦了一些,线条依旧很好看,只是更锋利清楚。

    轿车与警车一道驶入庭院,红砖墙间已拦起了警戒线。他们下车步行,在石阶外与数步之遥的老宅相对而立。这个从不被菲恩视为“家”的地方几经岁月沉淀,直到此刻才终于抽干了生命,成为一具枯萎的尸骸横陈在白日之下。

    朱诺与菲恩绕开警戒线,进入房后的花园,唐纳德跟在他们后面。这里草木疏于打理早已荒颓,角落的两层白色小楼却隐约亮着灯光。

    “菲恩先生。”

    年迈得端不稳的声音在身侧响起,是管家听到了动静。

    “还有朱诺小姐。”他转向朱诺和唐纳德,低头致意,“和不知名的先生。”

    菲恩气息收敛,眼睫低垂到遮住了一半瞳孔,忽而问:“你还留在这里么。”

    “因为我的眼盲,联邦法庭不认为我是重要证人。”

    管家对他稍稍欠身,说,“我侍候了菲尼克斯五十多年,除了这里我无处可去,也不愿到别的什么地方。”

    唐纳德的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他稍加示意,便避到一旁。

    朱诺对管家说:“你帮了我。”

    “我不该那么做。”

    管家双目仍无焦点,脸转到朱诺所在的方位,说,“只是菲恩先生与弗莱先生一样,都姓菲尼克斯。”

    “再也不是了。”

    菲恩唇角紧抿,声线里出现断裂的豁口,“我不会继承这个姓氏。如果可以,我也不想继承这一脉血缘。”

    管家再次躬身。

    “在那之前。”他说,“在你还姓菲尼克斯的时候,有一件东西我想展示给你看。”

    语毕,他转身向落满尘埃的白色小楼迈出几步。

    菲恩没有动,也不出声。

    只有胸膛起伏显示出他在喘息。

    管家说:“菲恩先生,请跟我来。”

    菲恩神情茫然,直到朱诺握了握他的手。

    “去吧。”她说。

    管家再度开口:“菲恩。”

    生平第一次,他直呼了他的名字。

    菲恩牵着朱诺,迟疑地向他走去,然而管家回过身来,礼貌地说:“我只服侍菲尼克斯,还请你留步。”

    朱诺深看他一眼,放开了菲恩的手。

    “我和警官在这里等你。”她告诉他。

    目光追看着他一路进了小屋,朱诺心头有些发沉,微妙的、不可捉摸的感觉,在一瞬间将她胸口充满。

    唐纳德这时回来了,他面色凝重,一手掐在鼻梁上对她说:“今天凌晨劳森监狱发生了哗变,囚犯切断了对外联系,局势不明。”

    他歇了口气接着道,“他们现在准备强行突入了,正在调集所有能响应的警力,我……”

    话音戛然而止。唐纳德的眉角拧起,回头看往老宅的方向。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