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

r />     “怎么了?”朱诺不由问。

    唐纳德示意她噤声。

    “你听。”

    日光此刻已然消减了,老宅深处满室漆昏,隐约传出琐细的声响,是稍不留神便难以察觉的动静。

    “跟我来。”唐纳德抽出枪来端在汗湿的手中,拨开警戒线往屋里走。朱诺跟在他背后。

    一楼走廊构造曲折深长,借着窗外清淡的光线,唐纳德捕捉到人影一闪而过。

    “站住!”他来不及细思,便拔腿追了上去。奔跑的速度太快,等到朱诺勉强跟到了拐角,他已经高举着枪,将一个穿着监狱制式囚服的人钉在了原地。

    朱诺看清了那个人的面孔,脸色骤然一变:“这次劳森监狱的哗变,是你……”

    唐纳德看也不看她,忽地出声道:“把刀放下。”

    他一字一顿,饱含了太多情绪的音节沉甸甸的,掷地有声,“我要你告诉我,艾薇是怎么死在你手上的。”

    弗莱指间握着一柄短刀,嘴角向上讽刺地翘起。他听见这句话,将头歪了歪,一个古怪笑意逐渐成型。

    与他目光在空中相碰,朱诺头脑一凛,忽而察觉到他眼神的含义。

    他知道了!

    他看出她曾经心软隐瞒,他看出对于艾薇死亡的细节,唐纳德并不知情……

    “既然你这么想听,我正好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弗莱说,“我把艾薇带回了凤凰城,软禁了半个月才决定对她动刀。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能不能猜到?”

    朱诺呼吸的节奏越来越快,紧迫的心跳几乎撑破体腔。

    参不透他究竟盘算着怎样的诡计,但她清楚自己必须制止。

    “不是这样的!”她急切地拔高音量说,近乎撕破了声带和喉咙。

    弗莱并不理睬,讲述仍在继续:“在我第一次——唔,和她发生关系以后,她怀孕了。”

    “不是这样的——”

    朱诺渐渐开始懂了,她顾不得唐纳德感受如何,高声抢白,“在纽约,弗莱亲自动手肢解了艾薇,他的同伙切下了她胸前的皮肤——”

    与此同时,弗莱也语速飞快道:“艾薇死前产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婴,我给他取名叫菲曼,一直寄养在菲尼克斯家的疗养院里。”

    朱诺:“三天!艾薇在他手里只活了三天——”

    “所以,约翰.唐纳德警官,”

    弗莱嗤笑一声,瞥向唐纳德手中剧烈颤抖的枪口,“你更愿意相信谁?”

    朱诺:“警官,他在说谎!”

    弗莱神态闲定,悠悠然道:“艾薇的遗腹子体内还流着一部分跟你相同的血。”

    朱诺:“艾薇没有孩子……”

    弗莱咬重每一个有力的字眼:“你亲生女儿留在人间的唯一血脉,你仅存的骨肉至亲,在我手上。”

    朱诺几乎嘶叫出来:“他在说谎!”

    “你想见艾薇的孩子,就把她铐起来。”弗莱对朱诺仰起下颌,眼角微眯,显得致趣十足。

    已经是胜券在握的模样。

    朱诺向后退却,喉咙在收缩战栗:“警官……”

    唐纳德的枪口终于转向她。

    他一步一步趋近了。

    她的双腕被拧到后腰,喀然一声脆响便彻底锁死。唐纳德警官起身前,又往她手里塞了什么冰凉坚硬的东西。

    朱诺摸索出了形状——那是一柄钥匙。

    唐纳德粗喘回头:“你还要我做什么?”

    弗莱抬步向他走去。

    “现在,我要你——”

    来到他身边,弗莱话里带上笑音,蓦然有刀光在袖口一闪,没入唐纳德毫无防备的腹间,“要你的命。”

    唐纳德警官倒在光整平滑的地面上,痛呼着蜷起身体。血滴腥热而黏腻,飞溅到朱诺额间和发间。

    她感到一阵沉闷的窒息。

    “至少他比那个霍恩聪明点,可惜那不必要的职业操守拖累了他。”

    弗莱蹲下身去,轻巧地拨出枪握在自己手里,耸了耸肩欷歔着说,“要是他刚才就向我开枪,说不定这个时候我已经见到死去的艾薇了。”

    “艾薇是会上天堂的。”

    朱诺深长地吸一口气,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钥匙对准了手铐的锁孔,“但你只配下地.狱。”

    一瞬的振动过后,双腕得到释放。

    她把手铐丢开,向他走去。

    “随便吧,我不在乎。”弗莱举枪对准她,唇角扬得更开,“你最好乖乖等在原地。”

    他往后一退再退,漆黑枪口始终对准她。

    不能放他走!

    这个人残忍地肢解了艾薇、林赛、露西,还有不计其数连姓名也无从知晓的女孩。她们沉默着死去了,泪水和痛苦封存在残碎的躯体里,一同腐化成脚下泥土。他活在世上的每一步,都是在她们曾经白皙鲜活的身体上践踏行走。

    不能放他离开——

    哪怕她不得不死在这里,也要拖着他一起下地.狱。

    她步速愈快,一再逼近。

    弗莱皱起眉头,眼也不眨连开三枪。一枚子弹擦过朱诺腰间,破绽的衣料内皮肉翻刻出血缝。还有一枚径直击入肩膀,朱诺身形一跌,被强大的力量掀倒在地。牙关死咬到酸沉,她强撑着手脚并用站起身来,拼尽全力撞在弗莱的胸膛上。

    这时后方突然传来一句:“是弗莱先生么?我们听见了枪声……”

    听出是管家的声音,弗莱略一迟滞,朱诺抓准时机,用没有受伤的那只胳臂猛地别开他持枪的手。

    手.枪松脱飞弹出去,落在一个人的脚边。

    时至黄昏,老宅之中光调迅速暗沉下来,数步开外那个人的面貌看不太真切。

    她只听见他呼唤自己的名字:“朱诺——”

    朱诺站在原地,竭力将脊椎撑直,不许自己倒下:

    “菲恩,我没事,不要过来……拿枪!”

    菲恩弯腰拾起了那柄枪,扣在手上沉重而充满实感。

    弗莱慢慢与朱诺拉开距离。

    “听着,菲恩……”他冷静地说,“莉莉没有死。”

    朱诺霍然抬头。

    一阵颤抖从菲恩指尖涌出,一路连到弯折的肘关节。

    他张大眼睛。没有了光源,眼珠看上去是一捧涩然的灰雾。

    弗莱重复了一遍,他的双眼满溢神采,似乎浑然兴奋了起来:

    “莉莉,你的亲生母亲,她还活着。”

    一时之间,长廊里静极了,所有的响动都被沉默吞噬,只有弗莱克制不住的笑声,一声比一声更短促刺耳。

    “那时候她吸毒过量昏死过去,我告诉弗兰克她已经救不活了,他就要我来处理。”

    他笑够了才接着说,“我在你们曾经住过的那栋两层小楼下面挖了新的监室,这么多年来她都在那里。”

    他松开一直紧攥的左手,给菲恩展示那枚泛着铜质色泽的钥匙。

    “只有我才能拿到打开监室的钥匙。你放下枪,它就是你的了。”他顿了顿,语调上扬,“你不会想不通吧?我之所以还要回到这儿,本来就是为了接莉莉一起走……”

    菲恩嗓音喑哑,低低说:

    “不可能……”

    “你难道不知道么?我喜欢能把红裙子穿得很美的女孩,当然不是因为菲奥娜。她穿红裙是想要模仿莉莉,去勾引爸爸。”

    弗莱摇晃了一下脑袋,入夜前最后一缕霞光就在他的金头发上闪烁,“但我必须承认,她身上的确有些莉莉的影子——因而我总是误以为我爱上了她。”

    他摊开手,做了个无意义的动作:“无所谓了……最后得到莉莉的是我,你明白了么?”

    菲恩定定看着他。相隔太远,很难看清他脸上的表情。

    “我明白了。”菲恩最终说。

    砰然一声枪响,在森冷杂灰的空气中爆裂开来。

    弗莱的身体应声而落,在地上不住抽缩着。

    紧绷的神经一旦放松,知觉在这一刻完全复苏,朱诺倒嘶一口凉气,伸手扶住另一侧肩背上的伤口。全是血——满手浓稠的触感,满身甜腥的气味。

    菲恩抢身而来,在她倒下之前,他的双臂在她两肩收拢,形成一个牢固怀抱,带有安稳可靠的力道。

    “吓到了么?”

    菲恩搂紧她,哑声说,“我不想在你面前开枪,但是他离你太近了……太危险。”

    “菲恩,我……”

    她话到一半,遽然消匿了声息。

    菲恩感觉到湿热的液体从她身上大量涌出来。借着窗外漏进来的少量光线,他看到自己一手的猩红。

    载有唐纳德和弗莱的救护车绝尘而去。

    菲恩跟着朱诺的担架向最后一辆空车走去,管家却硬生生拦下他的去路。

    “让开。”菲恩说。

    管家纹丝未动。

    “弗莱先生并没有说谎。”

    他脚步扎根原地,并不挪动位置,只深深鞠了一躬,“你的母亲的确还活着……这就是刚刚我想要给你看的,菲恩。”

    管家朝他摊开手,里面放着那枚铜色的钥匙。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