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反派大师兄最新章节!

    蓝的天,白的云,阳光刚刚升起,照着红的花,绿的叶。而叶子上,还带着些许晶莹、透明的新鲜露珠,风轻轻吹过,那滴露珠便已坠地,悄然的落在我的墨玉上,然后被击碎,就那样消失不见……

    抬手擦去水痕,我轻轻抬头,静坐了一晚的身子有些冰冷,但更冷的,却是我的心。

    我是祝红衣,出生于微末,乃是人间界,中州景洪第一世家的天才子弟。

    从小,我最喜欢的人只有一个,他就是我的兄长,名‘祝雪’。为了他,我什么都可以做,他的话——总是有道理的。

    说实话,其实祝雪并不是我的亲兄长,但在我的记忆中,他却是一个十分温柔的人,虽然表面看上去有些冷漠、不近人情,但实际上,却是一个最刚毅不过的男子。

    年幼时,我还记得,多少次,我曾经看到过他站在祝府最高的琉璃瓦上,面容严峻得如同练武场的黑色玄武岩。风从他的脚下汹涌而起,好似咆哮的海啸,他的墨发飞扬起来,就好像无边无际的黑色翅膀,恍惚中,我似乎看到了一只展翅欲飞的雏鹰。

    “红衣,你可知,天的尽头为何样?”

    他总是这样问我,神情坚定而执着,我不明白……明明差不多的年纪,为何他总是成熟得过于惊人?每当这时,同样还是小小的他,就会摸着我的头顶,很是忧伤:

    “天的尽头是另一个世界。……而我,必须看到它。”

    我想,这大概就是他痴迷于修真的原因。

    后来,一场花灯会,他不知从何处买来了一双云纹墨玉,材料也许并不珍贵,但花纹……却据说乃天下独二无三,再不可能出现一模一样的第三只,而其中一块,就被他亲手挂在了我的腰间。

    再后来……他失踪了……就在我的眼前,只因为一场魔道突袭。慌乱中,他将我藏在一方竹篓里,告诉我:

    “红衣,你以后会很强,天底下,再没有人比你更强,所以……若我没有回来,你要珍重!”

    然后,他引开了附近两个魔道,从此,音讯全无……

    多年后,城中忽然传来消息,有仙影门真传弟子要挑选有缘人,从而有机会参加仙影入门测试。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息隐。也是第一次接触到,真正的修真界之人,离接触到祝雪口中的‘天之尽头’,最贴近不过。

    所以,我参加了灵根测试,然后……变故横生,踏月门真传弟子燕炎演焰骤然出现,欲让我加入踏月门,但息隐却好似天神一般挡在我的身前,冷冷道:

    “他,我的。不服,战!”——

    我很仰慕息隐,并不全是因为他修为傲视群雄,而是……我总能在他身上,看到兄长的影子。

    息隐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

    他容颜绝美,天资聪颖,身份高贵,可以说,人世间,大家所羡慕的东西,他全都有了。因此,他冷漠,他固执得像一个孩子,他总是把自己放在一个最高的位置,不允许任何人接近他,却又骄傲而自豪。

    偶然一次机会,我奉师尊白曼青之命,前往幻隐天传信息隐,我看到他独自一人站在一株高高的绿竹顶尖,面朝天空,伸手似乎想要抓住一些什么,凌冽的狂风无止无尽地刮起他的衣袍,他过长的黑发,幽暗的天空上孤独地飘过一片又一片的云雾。它们泛着的幽蓝的浅光,美丽而诡异,那一瞬,我似乎又看到了我的兄长,看到他站在高高的琉璃瓦上,然后对我说:

    “红衣,天的尽头为何样?”

    那一天,息隐站在高处看景,而我,站在竹下看他。直至他主动回转过身,来到我的面前,我将师尊的口信传下,离别之际,他突兀像是第一次注意到我一般,仔仔细细望着我的容颜,望着我的衣裳,望着我的墨玉,而后一如既往的冰冷:

    “若再擅入,严惩!”

    届时,我修为已初入辟谷。

    后来,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我似乎总能遇到故意来找我麻烦的弟子,他们的行为或含蓄,或偏激,但却逼迫得我必须更加努力修行,只有修为上去了,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修真界,才能更好的活下去。

    可是……我突兀的发现……这些人,似乎都与息隐有些小小的联系,我告诉自己……我只是思虑太多,以息隐大师兄的身份,又怎么可能故意命人来给我这个内门记名弟子添堵?

    然而,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便不可轻易祛除。从此,我与息隐本就脆弱的关系,似乎更加单薄了起来,我甚至开始不愿意见到他,不愿意看到他冷漠,毫无表情的容颜与俯视蝼蚁一般的寒冷眼眸。

    直至有一天,门内不知何时出了一个流言……师尊白曼青,有意收我为真传弟子,那一次,我的一些猜想,终于成为了现实——

    息隐说要去一个小秘境历练,师门便让他随意挑几个随身弟子,于是,不知为何,我也在其中。秘境中,危险重重,与其说,这是息隐的试炼,不如说是,他保护着我们去试炼,我终于再一次见证了他的强大,令人颤抖的强大。

    而然,就是这样强大的息隐,就在回归师门时的最后一晚,他将我单独唤到一处悬崖边,毫不留情的亲手废掉了我的修为,将我推入深不见底的悬崖,我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了什么,他冰冷而饱含轻蔑:

    “仙影门七位真传弟子已然足够。”

    我不可置信——直至修为被废的最后一刻,我仍是那么相信着他,相信我过往时所发现的端兀,仅仅只是我太过杞人忧天,而现在,我对他的仰慕有多深,就对他的恨意有多深……他亲手击碎了我最美丽的一个梦,他毁了我最纯真的心灵!

    坠落的过程,风很冷,冷的刺骨,悬崖出乎意料外的幽深,我以为我会就此摔得粉身碎骨,但我最终并没有死去,因为我遇到了另一个人——即墨幽诺。

    即墨幽诺是一个令人心疼到呼吸似乎都快窒息的男子,他将我从空中救下,他的身影充满落寞,孤寂和忧郁,他的面容并不出色,却很柔和,眸中永远都被一股淡淡的清愁所填满。

    最初,我和他并没有多少话讲,因为他总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崖底的茅草屋顶,吹着手中的一只短萧,萧音寂寥而苍茫,整个人似乎都已经被世界所遗弃,直至日子久了,我的伤好的差不多了,虽然没有了修为,可总能日久生情,我们的关系也从陌生人逐渐到了朋友。

    从长久的相处中,我发现……即墨幽诺似乎从未出过这悬崖,他没有见过崖顶外广阔无比的星海,只在茅草屋顶看见过稀稀疏疏的几点零星;

    长久的孤寂中,他也没有见过外面红如莲花的喷薄落日、没有见过如同黑色淡墨一样模糊氤氲的阴雨绵绵、也没有见过雪花飘落如蝶的翩然飞舞。于是,除了吹奏他的那支短萧,他最喜欢的事,便是听我叙述万丈悬崖外的风景,然后在心中一点一点地想象它们,想得面容越来越难过……

    每当这时,我就会轻轻坐在他的身旁,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望着他还算俊柔的容颜,温和微笑:

    “即墨,没关系,等我将修为重修回来,我会带你出去。”

    然而——我知道,我也只能只是这般安慰罢了,即墨幽诺的修为比我高得多,我不知道他究竟是元婴还是更往其上,但既然他这般都没有出去,我就算修为没废,也只是个辟谷期的小修士,又能如何呢?

    于是,我们两人就这样呆在悬崖的最底部,度过了将近两年的时光。

    两年中,我看着逐渐消亡我的岁月无声无息的流走,忘记了外面的喧嚣,过着与世隔绝的重修生活,看着命运的线,孤独地将我与即墨幽诺缠绕——

    我的修为,早就在即墨呕心沥血的帮助下恢复如初,甚至更进一步,我不是没有尝试过,要登上崖顶,但在接近崖顶的半空中,似乎总有一股无法突破的禁制,阻拦了我们两个。于是,望着即墨幽诺安静柔和的容颜,我忽然发现……其实这样也不错,至少,我的身边有即墨,只要我们能一直这么生活下去,其他的,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

    然而,很快,事情的转机就来临了。那是在我结丹成功的第二天,即墨告诉我,他在崖底不远处的一片枫树林下,发现了两只同归于尽的灵兽,于是,我与他并肩而行,我们一起挖了一个很大的坑,将死去的灵兽埋葬,却在不经意间,发现其中一头银白色的狐狸腹部微动,很显然……这只狐狸已经快要临产了,只可惜却在争斗中死去。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