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爱去小说网 www.airizu.com,最快更新致命宠爱最新章节!

    乔谨则看了看她,眼神有些无辜,“怎么?按疼你了?我没用力。”

    想起自己在被她吐了一身后又踹上的那一脚,他就忍不住胃疼,现在身上还有一大块瘆人的青紫,好似被车撞过似的。

    阿笙摇摇头,“没有,想起一些事。”

    乔谨则盯着阿笙看了两秒,收回视线,“走吧。”

    两人走近后,靠在一棵光秃秃的树干上的申特用夹着香烟的手指指向尸体,“第二个梁沁。”

    黑色的裹尸袋敞开着,里面躺着一个面容清丽的漂亮女人,脸上甚至化着精致的妆容,双手平整的放在身侧,全身赤/裸通体雪白,胸前被残忍切除,空洞洞的,让人一阵头皮发麻,饶是如此,她的周身却十分干净清洁,埋尸的坑也很明显的看出不是在慌乱间挖好的,就像一个没有木板的棺材,从被翻动的土质的松软度来看,凶手还有闲情逸致挖了一个有棱有角的长方形。

    怀君封带着白手套走过来,手里拎着一个透明自封袋,里面装着一块颇有年头的男士金表,“和梁沁唯一不一样的地方,梁沁手里拿着一张胎儿标本照片,而这名受害人的手腕上带着这块男士金表。”

    乔谨则接过来仔细地观察,又抬起手腕对照了一下自己的手表,“这么老的手表,居然走的这么准时,表链之间连点灰尘都没有,它的主人很爱惜它……”

    “名牌金表,当然要爱惜。”阿笙看了两眼后开口。

    乔谨则看了看她,没接话,径直走到申特面前,举起手里袋子,笑着说,“你觉不觉得,梁沁和这个女人,好像被奉献给某种祭奠的仪式,明明就是谋杀,却要做得高尚完美有计划。”

    申特递给他一只烟,被拒绝后自己点上,“凶手精通人体解剖,刀口简洁刀法精确,却在被害人的尸体上留下这么名贵的一块表。”他抬手弹了弹袋子,好似自言自语道,“几十万不止吧?……”

    乔谨则转头看了一眼正在跟法医交流的阿笙,深吸了一口混淆着泥土气息的雨后空气,低声陈述,“从这两个受害人被分尸抛尸的方法来看,这是有计划的犯罪,两名受害人身上除了胸部被切除,没有明显的外伤,他一定有办法很好地引诱被害人到自己的地盘来,进行操控,最后实施谋杀,并且,他两次均转移了被害人尸体到达一个他认为合理的地方,依山傍水的公园,静谧空旷的湖边,很明显,这是有组织的犯罪。”

    “两个受害人均是浑身赤/裸,那梁沁手里那张照片和这个美人儿戴着的手表,似乎也谈不上伪饰,所以……”申特皱眉道。

    “所以,”乔谨则不急不缓地接过他的话,“如果不是用来伪饰犯罪和转移警方视线,就是在做抵消行为,凶手企图通过这种为受害人再做一些什么的想法,从心理上抵消自己已经实施的谋杀,如果凶手不是与两个受害人有亲密关系,就是他本身是一个比较有教养有素质的‘好人’。”

    申特抬手拍拍乔谨则的肩膀,对站在他身后一脸崇拜状的女孩子招手,“过来膜拜一下,这是新来的专家乔谨则,你还没见过吧?”

    待乔谨则回头,看见一个长相特别喜庆的小姑娘,穿着一身牛仔,外面披着一件宽松的灰色羽绒服,申特给他介绍,“这是曲儿。”他又指了指远处跟阿笙站在一起的男孩,冻得鼻尖发红,正好也朝他看过来,申特说,“那是顾祁,情报小能手。”

    顾祁跟他笑笑,乔谨则也很礼貌友好地笑笑,阿笙在一旁十分不爽地翻白眼,跟怀君封说,“我上辈子刨过他家祖坟,整天跟我板着脸,跟我欠他钱似的……”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